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十四、望月赌石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746 2013-04-23 09:43:19

  云裳仪态万方地道个万福,“多谢各位赏脸光临望月楼中秋夜宴,今晚薄酒小菜还请大家见谅!”莺莺之声腻如蜜饯,令人如沐春风。

  菜品是临淄各个酒楼首屈一指的特色,酒是楚国红醉坊的“美人笑”,一杯便价值一金。

  如此“薄酒小菜”,望月楼果然挥金如土,豪气干天。

  云裳说完玉手轻拍,数十位桃衣少女踏着仙乐挑着精致巨大的纱灯从后台袅袅而出。

  秋风撩拔起纱裙,露出结实饱满的玉腿——男人们发出一阵阵露骨的调笑。

  一位圆润可喜的中年妇人,望月楼管事常妈妈满脸堆笑走上前来,热情得仿佛见到亲生儿子一般。

  “各位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相信都有着不同的愿望,依规矩只能满足纱灯不灭之人。今晚共十盏纱灯,每盏一个迷面。参与者百金为一注,下注最多者解迷。若能解开迷面签金退还,纱灯不灭。解错者签金不退,灯即自灭。”

  “掌灯!”随着常妈妈一声诺,十盏巨大的纱灯在厅前缓缓升起,摇曳生辉。

  跑堂的将注签一一分发到客人手中,一签为百金,每人五十签。

  “第一盏,出迷面!”常妈妈一声长唤。

  云裳莞尔一笑将第一盏灯尾的红丝线拉下,纱灯里飘下一只锦囊,展开是一个“品”字。

  云裳道:“小女子素日喜欢收藏名酒,今日特备了一些。若能全部品中酒名、产地者则此不灭。”

  宾客里大多为好酒之徒,暗笑此题未免也太容易了些纷纷抢注,从百注一直叫到千注。最终以齐国的盐商成荫一千一百注抢到。

  待酒上来顿时傻了眼,一模一样约拳头大小的酒坛一字摆开,足足有百坛之多。

  常妈妈豪爽一揖道:“请成大人每品完一种便报给判酒官,对了才可品下一种!”

  成荫常往来各国见多识广,百坛酒对他而言应不算难事。

  第一坛开封,香味浓烈,有人闻香辩味悄声道:“是桑落!”。成荫抿一小口,眯着小眼回味道:“此乃桑落之泉酿制,因风味独特,故而名桑落。”

  云裳莞尔笑道:“成大人好眼光!”

  说完启开第二坛,一股甘甜的清香扑入鼻息。成荫闻香便道:“如此清醇甜美的气息,当数竹叶青了。”

  果然是酒鬼,轻轻松松以味、色、香便识出了好几十种酒。

  “这老酒鬼今日倒对上味了。”鲁国马商离梵抚着青须笑道。魏国金石商齐候甚是不屑,“听闻老酒鬼每年去蓬莱求仙泉酿酒,十瓶仙泉便是数十位童男童女之命。求回来后自己不喝专献给齐王高。若非如此,齐国庞大的盐业又怎会落在他的手里。”

  “相对而言,齐候兄这金石生意倒是挺干净的。小弟怎么听说最近宋国了一批上好的矿土,不知道跟齐兄有没有关系?”楚国绸布商景恒笑咪咪问道。

  “景兄此话是何意?”齐候长长的脸刹时沉下来。

  “没什么意思,就是有点儿好奇。”景恒笑容可拘。

  “蛮楚小子,别以为有你那尿布遮着就啥事也没有,那些个丑事只怕三天三夜都抖不完!”齐候咬牙轻声骂道

  俩人怒目相视,离梵慌忙拱手打圆场道:“俩位千万不要冲动,今日可是望月楼中秋宴啊,给个面子如何?”

  离梵开口岂有不给面子之理,互瞪一眼生生地咽下一口闷酒。

  堂前一阵起哄,成荫居然接连品中了九十九坛,大家眼巴巴望着最后一坛心道:“往年无人留灯,今晚不会来个开门红吧!”

  坛子揭开无色无味,倒在杯中如清水一般。成荫品一口咋舌道:“寡而无味,淡而无痕。姑娘不会以一坛清水来戏耍老夫吧!”

  云裳微微一笑:“成大人莫非品不出是何酒么?”

  成荫又喝了一口细细回味还是如饮清水,思量片刻一揖道:“老夫认输了,还请姑娘赐教!”

  众人又是惊讶又是好奇,连成荫都品不出的到底是什么酒呢。

  云裳叹道:“大人现在富甲一方自然记不起初心,这酒味道虽然寡淡却改变了大人的一生。大人又怎会忘记呢?”

  成荫脸色煞白怔怔而语,“你是说——它是梨花落?”

  云裳点头笑道:“正是,大人难道忘了吗?”

  ”时—间太久了,的确是记---不太清楚了。”成荫挥袖拭汗吞吞吐吐,样子甚是狼狈。

  “灭灯!”第一盏纱灯应声而灭。众人面面相觑,梨花落这种酒闻所未闻,想不到见多识广的成荫败在一坛乡野糙酒上。

  第二个锦囊飘下来,谜面为一个“茗”字。

  新一轮竞注开始,一来二去被人以一千四百注竞中。

  堂上只有俩个人没有参与,百里奇与白衣青年淡定小酌。

  灯灭,灯灭!又是一轮,依然灯灭!富豪们红了眼,大把筹码往外丢,这种场合拼的不仅仅是身家更是面子。

  厅前第九只纱灯应声而灭,只余下第十只跃动着火焰随风摇曳。红丝线一拉,锦囊应手而落。

  云裳伸手接住,展开是一个大大的“赌”字。

  “赌什么?”宾客们仿似着了魔,红了眼在欢呼。

  “众位稍安勿躁,此赌非彼赌。”一晚上常妈妈的笑容依然灿烂。

  “咱们家姑娘从极北之地得来二块原石,今日想慧眼辩石,开石后以品相最佳者为胜出。”

  “如若二块料子里都没有宝物那又如何?”有人问道。

  “那便是我望月楼输!”常妈回道。

  赌石本身就充满冒险与刺激,玉石商贾斥巨资包下一块原石,赌得就是石头里面的精华。剖开来真有美玉便物有所值。也有剖开只是一块顽石什么都没有,那便钱打水飘。有的一夜暴福,有的倾家荡产。

  这就是行业里所谓的:一刀穷,一刀富之说。

  百里家族是著名的金石大家,在行业里如神话一般存在。相传创始人百里清曾肉眼辩千石未出一件差错,从此名扬天下。

  百里奇出手了,他慢慢放下杯子出手便是十签,金石商齐候也跟着丢出十签。

  “还有人应注吗?”常妈妈问道。

  景恒举起手来丢出二十签,一下将注提到二万金,齐候瞪眼道:“存心搅局吗?”

  景恒哈哈笑道:“小弟跟着凑凑热闹,承让,承让啊!哈哈。”

  “请加码!”常妈妈唱道。

  百里奇不慌不忙只加上一注,注金为二万一千金。齐候略思索后干脆加到二十五注。

  “大哥实力雄厚,小弟不奉陪了!”景恒插浑打科让齐候硬生生多下了一万多金,气得齐候干瞪眼。

  “请二位上场!”厅上寂静无声,观看这场金石世家与金石巨贾的较量。

  百里奇虽出身名家毕竟只是一个籍籍无名之辈,难道能战胜在金石界浸淫数年的齐候?

  二块原石分别安放在台前大案几上,一块状如婴儿头形,发出暗红的光彩。一块则为多面形,呈灰色絮状。

  所有人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想象着辩石的方法应该会与众不同吧。

  令人失望的是,百里奇只是附下身子眯着眼看了看原石,用手敲了敲便做了一个承让的手势让齐候先选。

  齐候左右相看,摇摆不定。“这块原石上暗红的色彩便是千年水渍的纹路。”他选定了第一块原石。

  “想问在下有任何愿望望月楼都能做到吗?”百里奇抱臂偏头问道。

  “除有违道德人伦、犯法之事,其他都可以满足。并且会严守秘密不透露任何信息,达成后俩不相讫。”常妈妈笑道。

  “如此甚好!”百里奇说完在第二块石上一指,“就选它吧!”

  第二块灰白无光,毫不出彩难道会有美玉?

  石匠们搬来割石器,一刀下去露出黄灿灿之色。“啊--好水头”。众人紧张得心快跳出来。

  百里奇神态悠闲地走到椅前举杯小酌,抬眸之际正好迎见白衣青年若有所思的目光,腮边微微涣起一片红云。

  第二刀“卡嚓”下来,火星四溅,尘沙飞扬哪里还见得到什么水头。

  “哦——原来是一刀料!”齐候长长地脸开始挂不住了。

  第二块没有让众人等待太久,“卡嚓--卡嚓”几刀下来没有任何期待。

  大家的心又一次揪紧了,能不能留住纱灯就看最后一刀了。

  “师傅,横一刀!”百里奇酒杯一放突然大声道。

  一刀横切开来,异光闪耀。两块断面上镶嵌着圆圆的玉石,犹如美人的眼瞳发出幽蓝的光芒。

  “美人瞳啊!”“这下发达了!”“唉呀,不愧为金石世家,今日总算见识了!”

  “纱灯长明!”堂倌一声呼唤掀起妙音阁的声声浪潮。

  齐候瞪着血红的眼珠子不敢置信:“明明是块没用的废石,怎么会有美人瞳呢?”

  “难道齐大人不知在漠北戈壁滩上,有一种石头叫万年灰么?”百里奇捡起石头沫递给齐候,“千年一洗,万年成灰。如此明显,您都没有看出来。让在下捡了个大便宜,承让,呵呵承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