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十、太子为质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998 2013-04-23 09:43:19

  从年初开始,诸儿也要上朝议事。仲姜每日帮他抄好议事主题备好朝服,一切全部妥当后才更衣上朝。

诸儿一走,楚童便来宫里陪她与眉生闲聊玩耍。日子倒是顺顺利利又过了半月。莫总管再也没有半夜敲门,仲姜也乐得可以睡个好觉。

“仲姜,这段时日你睡得可好?”有日下朝后诸儿突然问她。

“好啊!连梦也不曾做一觉睡到大天亮!”她有些心虚地说。

诸儿换上便服默默地看着她,眼神清澈,她几乎不敢直视。

他轻叹一声点头说:“你感觉不错便好!帮我去找楚童过来,我有事传他!”

仲姜应声飞也似的逃了,殿下今天的眼神好生奇怪,怎么会突然关心她的睡眠?

深夜,眉生被差到公主殿中帮忙。仲姜一个人在房中偷偷地打开帛布包着的血玉,指尖触着凹凸的纹路,感受着熟悉的凉意泌润于掌心,就好象父母陪伴着自己一样。

她把血玉与珠花还有陌玉写给她的简书细心包好,藏在自己的梳妆盒里后又塞到衣柜的最下面。这里是她放私物的地方,连眉生也从不会翻应该是最安全的。

“咚、咚、咚!”熟悉的敲门声响起,仲姜知道一定是莫总管来接她了。

“仲姜,今日朝中发生了一些事情大王心情不太好,一会儿说话你一定要小心!”

莫总管下车前轻声提醒她。

果不其然,请安时便见齐王高眉头紧锁神情凝重,才半月不见脸颊消瘦了不少。这世上还有什么难题让不可一世的齐王高烦恼?

“抬起头来!”他生硬的令道,仲姜依言抬头。

“嗯,伤已经好了应该不会留下疤痕!”他仔细审视她的额头。

这么严肃的命令我抬头只是为了看额头会不会留疤,仲姜啼笑皆非。

“给我念一念!”他打开奏折递给她,头侧向一旁闭目养神。

仲姜接过奏折是关于修善农田水利的事情,齐王高听完略一沉思道:“准!”

仲姜提笔批下。

第五份念完仲姜等了老半天也没反应,扭头一看齐王高已倚在榻边睡着,

神情甚是疲倦。

夜深风冷,她找莫总管要了锦被给他盖好又炉中多添了柴。

她不敢睡觉只得一卷卷看奏折,折上琐事之繁杂,看得她头都有好几个大了。

看来做一国之君绝不如别人想象的那样风流快活,光每日几十上百卷奏折批完也得熬上大半夜吧!

难怪他没有时间陪着亲近的人,我上次说他是可怜虫倒也没有说错!

不过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找的,若是不争权夺利,不谋王位这一生岂不潇洒快活!

可他偏偏为自己的私利杀了那么多人,我爹爹、王姑母、敏公子都成这场斗争的牺牲品。而禅心这一生也只能永远幽居在与世隔绝的地方。

以鲜血谋权用杀戮征服,现在却用文治造福百姓。我该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只剩下最后系着红绳的折子,她曾听诸儿说过折子系红绳代表着最紧急的事项。可齐王高为什么要把它放在最底下呢?

仲姜略一犹豫,解开红绳展开折子。

原来是群臣上书恳请说服王后答应太子诸儿赴战地为质!

让殿下去战场上做人质!仲姜一惊,折子”啪“地掉在地上。

齐王高一惊坐起,慌得仲姜拾起折子不敢看他。

“你都看完了?”案上的奏折堆到了另一方。

仲姜点头,灯下齐王高很是憔悴,原来他是为殿下的事心情烦忧。

“泡壶茶,寡人慢慢讲给你听!”

今春新采的清茶,配上精致的砂陶,捧在手心袅袅香味源源不绝。齐王高缓缓吹开热气,轻轻啜一口倦意顿消——

仲姜久居宫中,从来没有想过太平欢乐的景象下竟是这般暗流涌动,汹涌澎湃。

原来因为齐国的强大已被天朝所忌讳,借口北戎入侵调走了兵力十万,实际上是想借战争损耗齐国的实力。

而郑国自新王登基以来动作频频,与宋国联姻后又欲跟鲁国结盟。若是三国联手成功,吞并周边的弱小卫国、莒国,郯国,那接下来齐国就落入他们的包围之中了。、

陌玉之所以会来齐国求亲,是齐王高为破坏郑、鲁结盟不得而为之的计策。只有利用齐、郑联姻才会使郑、鲁结盟不攻自破。

果然齐、郑联姻的消息发出去后鲁国一怒之下拒与郑国结盟。

可就在本月,鲁国突然率兵十万攻击卫国。卫与齐一向交好,卫国君亲自修书请求齐国支援。因齐军的主要兵力已调往边漠,根本不可能调回来支援。

齐王高只得请郑国出兵,郑国老谋深算为防其中有诈提出必须以太子诸儿随军为质方能出兵。

这项提议在朝中引起了纷争,卫国与齐国相邻且关系非常好。如若不出兵支援任其被鲁国吞灭的话,那等于齐国以南边境都会成为鲁国之地,后绪战争可能一触即发。

大部份臣子建议接受郑国的条件,只有少数反对者因担心诸儿上前线会有危险而不敢赞成。

王后听说后勃然大怒,顾不得女子不上朝堂的祖训大骂臣子。扬言谁若劝她使太子为质,便是她一生的仇人!

卫国三城失守,急报一道接一道。众臣没有办法只得联合上书给齐王高,请求下昭强制执行!

“寡人年青时常年在边塞,根本没有尽到做丈夫与父亲的责任。实在不想再有负于她们母子。寡人前思后想,左右为难啊!”齐王高喝完茶长叹一口气。

他如此忧心忡忡顾念王后与太子,说明他也是位有情有义之人。只是人在高处,也是身不由已罢了。

“眼下只有王后答应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可是,王后都放了狠话又怎会答应呢?”仲姜苦思冥想。

“如若没有良策,就只能以国事为重了!”齐王高提笔欲拟昭书。

“大王且慢!”仲姜想到一计,“请大王再给一天的时间,让奴婢试试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