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十四、脱险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47 2013-04-23 09:43:19

  那人解下马,正要递鞭给她。却发现四周早已围得水泄不通。

黑压压的弓箭手正对准他们,身子稍动他们就会射成筛子。

“哼!大将军果然料事如神!就知道咱们中间有他娘的叛徒!”云冲策马过来。

又上当了!仲姜来不及做出反应敦厚汉子举刀将她架住,“不许动!放下箭!否则,我杀了她!”

有没有搞错,我也可以当人质,仲姜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他们现在当你是老六的人!”汉子在她耳边轻轻说。

“哼!早怀疑你是郑国內应,六叔特意让我把你引岀来!”仲姜随机应变故意大声叫道。

云冲果然一愣,立即挥手令人收了弓箭。

“你放了她,我可让你走!否则,死了这个细作我也要弄死你!”云冲阴狠狠地说。

“等下我们往后退到马前时,你跃上去向西逃!”汉子用刀架着她在耳边悄语。

“不要冲动!”仲姜随着他的步子往后撤,一步一挪,鲁军亦紧紧跟上。

突然大喝一声“上”,仲姜被他大力一抛上马。

马儿受惊飞一般的向西冲去,反应过来的鲁军欲追,汉子以一敌十,奋力阻挡。

“帮我禀报大公子,梅奇幸不辱命!”一声狂呼,地动山摇。

飞箭——如同下了一阵暴雨把汉子整个人都淹没了。

风声呼呼而过,仲姜只隐隐听到一声惨叫便安静了。

她不知这位梅奇是谁?既然认识陌玉,那一定跟他有关。都怪自己任性胡为,不仅犯下滔天大错还连罪梅奇惨死。

马儿在急奔,鲁军竟没有追赶过来。“我真该死!”她边痛哭边骂自己。

泪眼婆娑之间,前面有人策马过来。

“仲姜!”急切的呼唤,正是陌玉的声音。

“陌玉,我在这里——”,几天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她感觉自己就象一片落叶在空中飘荡,几经辗转落在陌玉怀中。

睁眼看着他布满血丝的眼还有憔悴的脸,这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陌玉吗?短短几日,怎么就象老了几岁一样。

“平安回来就好!这几天快把我急疯了!”他心疼地抱她入怀。

到达军营时已近傍晚,诸儿闻讯而来看望,仲姜心中有愧不敢面对只得装睡。

耳听陌玉与诸儿在榻前交谈,她才得知灰须老头果然就是名嗓天下的司马家老六。他潜在卫军中多年,此次自知身份败露已自尽而亡。

“还好玉兄有内应,要不然这次损失可就惨重了!”诸儿庆幸道。

“这次多亏了仲姜,要不然我也查不出司马家老六。只是可惜了梅奇,不得已暴露了身份!”

仲姜听后更是愧疚。

“司马田这只老狐狸,恐怕也早想到军中有内鬼。故而以仲姜为饵引他现身。他们杀了梅奇,我们逼死老六,也算是打了个平手。不过,后面要更小心了!”

陌玉忧心忡忡。

原来战争不仅仅是光天化日的烧杀掠夺,还有见不到的暗潮汹涌。若不是我逞强好能又怎会引出这些事端?

“被关了几日,虽然身上没伤应也受了不少惊吓。让她好好休息吧!”诸儿给她细心盖好被子与陌玉走出帐外。

仲姜心中难受直到半夜方才迷糊睡去,朦胧之际感觉有人正抚摸着自己的脸。

睁开眼来却见陌玉正坐在榻前微笑地看着她。

“对不起!”仲姜流下泪来。

陌玉温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泪,“傻瓜,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有些事我早该提醒你的。”

他告诉她,梅奇是郑国培养多年的细作。在仲姜被利用之前就已收到梅奇的线报,卫军中可能有鲁国的内应,但具体是谁不得而知。

恰好仲姜无端失踪,他经过几天暗访已确定细作就是伙房之人。梅奇收到指令要尽快搭救仲姜,谁知司马田也非等闲之辈,将计就计引梅奇现身。

“我不该随便相信人,不该偷偷跑出去被他们利用,泄露了军机——还害死”

她的话没说完,他就堵住了她的嘴——。

这一次,他吻得温柔而霸道。她想说什么,他全部都明白。

用不着她忏悔与内疚,他付得起这个代价。

“我知道你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虽然代价花得有点大。”吻完,他拥她入怀轻抚着她的青丝说。

“我天天都在想法子逃出去,可是我又很害怕你会怪罪于我,再也不理我了!”

陌玉拍她脑门:“你犯错,我会罚你、会骂你。但绝对不会不理你!明白吗?小傻瓜!”

仲姜破涕而笑,“嗯!以后我一定多几个心眼保证不会再给你们添乱了!”

“记着,以后要一直这么听话才行!”

他宠溺地看着她:“你莫名其妙就不见了,我心里有了千万种猜测。怕你受伤怕你痛,既便知道司马田不杀妇孺,我还是担心你会遭受侮辱。如果万一你发生了不测,我陌玉这一生还有什么意思!”

长叹一声后用力抱住她,仿佛这一刻她就会消失一样。

“那一刻,你知道我心里有多愧疚没有好好保护你吗?”

“我知道——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仲姜紧紧地环抱着他,躺在他怀里温驯得象只小羊。

掳后余生,她才体会到与心爱的人相拥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