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四、寒雪奇缘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501 2013-04-23 09:43:19

  山谷的夜晚阴冷无比,雪隐冷得有些扛不住又往榻上加了件棉被这才稍有暖意。突然想起诸儿榻上也只有一床薄被,忙在箱子里取了毛裘送到卧房。

  诸儿的住所在西苑里独成一院,卧房为院后最正中的屋子。雪隐小心翼翼推开门,点亮案上烛台扭头见榻上被褥空空半个影子也没有。

  奇怪,宴会结束后明明是自己亲自侍候就寝的呀。这夜黑风高的,又能去哪儿呢?

  正自思量时,房中传来阵阵木轨的声音。屋里有暗格,来不及思量立即吹灭了烛火只身向衣橱后闪去。

  轨道声消失后,有人进得房中。屋内复又明亮,雪隐贴在衣橱旁连大气也不敢出。

  “宣姜没事了吧?”是诸儿的声音。

  “方才问过太医了,公主只受了些轻伤!”楚童回道。

  “早说过这一招太过凶险,也不知父王是怎么想的。”诸儿语气甚是懊恼。

  “那是,若不是公主舍身相救,今日恐怕要挑起两国纷争了。”

  “我有一种感觉,陌玉远非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诸儿踱步道。

  楚童不以为然:”遇点事吓得脸都白了,哪里看得出不简单。“

  诸儿不语突然拔剑刺向楚童,楚童猝不及防向后一仰连人带椅翻在地上。

  “殿下,我的话有何不妥么?”楚童从地上鱼跃而起。

  “你刚才的反应才是面对危险的正常反应,而他的冷静异乎寻常。这说明要么他是绝世高手,要么就丁点武功也不会。”诸儿收了剑。

  楚童恍然大悟:“对呀,咱们的剑过去的时候,他的确眼皮也没抬一下。太奇怪了。“

  “这些天你令人在公主院里看着,陌玉有任何举动马上向我禀报。”

  雪隐脚也麻了,他二人还没有就寝的意思。正自着急时,外面传来侍者的声音:“大王传殿下与小爷即刻去东苑。”

  诸儿与楚童整装出门,待脚步声远雪隐才偷偷出来。

  暗想,都说齐王高深不可测,原来殿下也不简单。今晚的舞剑看似不露声色竟是一场预谋,为了试探也只有齐王高想得出这损人的招。那宣姜公主到底知不知情呢?她那么奋不顾身替陌玉挡剑,已将自己陷入两难的境界。一边是亲人,一边是爱人。这场较量无论谁赢谁输,她都是最受伤害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