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六、夜陪公子府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26 2013-04-23 09:43:19

  马车在昏暗的宫灯下行驶着,穿过一道道宫墙在寂静的路面上响起’“得-得”的马蹄声。

莫总神色肃穆仲姜更不敢多问,在宫里的生存法则就是少问多动,既使知道的事情必要时也要装聋做哑。

车马停留了一会,听到有人正在问询。莫总管掏出令牌伸出车帷,立刻便被放行。

难道出宫了?宫外又有谁想见我呢?仲姜疑窦丛生惴惴不安。

一声闷响,伴随着门轴的“吱嘎”声马车又向前驶。从笨重的合门声判断,在齐国能拥有这么大两扇门的没有几个府第。

她想到一个人,可又立刻否决了。如果是他要见自己比喝口水还容易怎可能费这么大劲。

车子已平稳了许多,几个回旋之后终于停下来。

有人打开车帷,扶莫总管下车。

“到了,姑娘下来吧!”莫总管对她说。

仲姜下车,高高台阶上面华丽的明堂灯火通亮,左右屋舍层层环绕,飞檐琉壁气势巍峨。

这是哪里?到底是谁想要见我?

她忐忑不安的跟着莫总管一阶阶往上走,到了明堂门前莫总管止住步。

“仲姜姑娘已带到!”莫总管轻轻叩门。

里面悄无声息,莫总管示意“他已经等你很久了,进去吧!”

仲姜推开门往里走,堂中烛火明亮,映照着高大华丽的厅堂。

一张宽大奢华的案桌几乎占了堂中所有的位置,案上文牍、笔筒、笔掭、臂搁与墨盒、墨床一应俱全。尤其是一尊玉质的纤纤玉指,形若兰花的笔搁精美绝伦,狼豪搁之仿如素手轻拈意境绝美。

堂前悬挂着一副巨大的“风雪塞外”帛画,画中漫天飞雪一位奔马的铁甲男子正搭弓射箭。身姿矫健,形容英武。

仲姜情不自禁被帛画所吸引,仿似在寒雪飘零天地交融的原野上策马奔腾,欢快的马铃、奔放不羁的朗笑还犹在耳际!

“你也喜欢边塞风光?”声音浑厚,仲姜已知来者是谁。

慌忙转身伏首请安,身着居家常服的齐王高眉心微蹙。

“这里没有外人,免礼吧!”

他走到案前坐定,高大的身影与华案相得益彰。

仲姜的瞌睡虫早已被惊到九天之外,她不知齐王高深夜费这么大周折传唤自己所为何事。

“你到偏堂端烛台过来!”齐王高拿起一卷文牍对她说。

仲姜忙应了跑到偏堂,这是一间有着主、客两座的小厅堂。主人的案几上放着一把五弦琴,琴尾形如新月。仲姜曾听梁太傅讲音律时有提到当世四大名琴,其中尤以上古斫琴大师钟琅‘新月琴’为首。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新月古琴?

不敢停留太久,仲姜端了中间的几上的烛台。烛光所到之处案净窗明,两边厅架上放置着形态各异的陶与木制小器物,仲姜惊讶于倘武的齐王高居然还有如此高雅的品味!

放好烛台,齐王高眼也未抬依旧在看文牍。

忽明忽暗的烛火在他脸上跳跃,一如他阴晴不定的性情,谁也不知哪一刻他就会爆发。

仲姜见他伸手欲拿笔,忙小心的打开墨盒将墨料倒入墨床上合水细细抹均。

齐王高提笔轻沾开始批阅奏折。

他费老大力气传我到这个地方,该不会是让我侍候他批阅奏折吧!

仲姜站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更别说犯困瞌睡。齐王高时而眉心微戚、时而提笔深思,凝神静气的样子仿如飘零于峰岭之上的霜雪高冷无比。

仲姜百无聊赖之时瞥见烛芯渐渐变长影响照明,立即找来剪子细心地剪去发黑的烛芯,又取下发簪用簪尖拔去未燃尽的烛油。这一招还是跟着母亲学的,小时候父亲灯下赶工时,母亲常常取簪挑烛。

素手兰指红袖飘香,优雅的指尖轻轻地掇动,灯下的母亲神情是那么专注动作是那么唯美。那时候,他们一家人是如此的其乐融融。

烛火霎时明亮,仲姜插上发簪扭头却见齐王高握着文牍正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神情安祥唇边隐含着笑意。

“大王,烛火可曾满意?”她手足无措傻傻地问了一句。

齐王高瞬间恢复高冷,低头又开始看文牍。过了一会儿,他对仲姜说:“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就不用拘礼了。搬个凳子坐在寡人身边吧!”

仲姜早已站得双腿麻木,赶紧搬了凳子在侧案坐下。

“你的烛油挑得不错,寡人非常满意。以后寡人会常宣你到这里挑烛油。”他边批奏折边说。

刹那间,仲姜心中飘过千万个该死!仲姜啊仲姜,你怎么就这么倒霉,连拔个烛油也能万里挑一。

齐王啊齐王,你是不是故意折腾我啊?你身边上上下下,比我拔得好的比比皆是,怎么就轮到我的头上了呢?

天将微明之时齐王高总算把奏折全部批完,仲姜早已偷偷地打了不下百余个哈欠。

莫总管进来领她出了明堂,上了马车仲姜顾不上说句话便一头载倒在车上。

“仲姜,今天之事你不能与任何讲。连王后与殿下也不能知道,你明白吗?”

莫总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奴婢明白!”她嘴里嘟哝了一声神游太虚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