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七、紫鸾钗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668 2013-04-23 09:43:19

  此后,只要是眉生值夜莫总管便会悄悄将她接出宫外。依旧是给齐王高抹墨、挑灯然后在灯下发呆。

仲姜怕在一旁闲得无聊,干脆跟着宫人们偷偷学制茶点。待夜深人静困倦时呈上解乏。齐王高起先还一愣,后来便习以为常。

他最温情脉脉的时候是在仲姜每次拔烛油的时候,舒展的眉头会心的微笑,眼神中投射的温热使仲姜总算见识了什么是硬汉柔情!

“你伴读太子时可否认真听太傅讲课?”齐王高问她

“曾听过一些!”她不敢隐瞒。

齐王高放下笔,“那本国与各国之事你应该有所了解吧?”

“略有耳闻!”仲姜不知他所问何意回答得非常谨慎。

齐王高目光深敛直视着她,“在寡人面前你不必隐瞒,但凡所知都可以讲!”

“不知大王想听什么?”在没有摸准齐王高的意图之前,她打算什么也不讲。

齐王高将简书递给她,“你先看完,寡人想听听你的想法!”

在他的鼓励下仲姜接过奏折,原来是大司田上书奏请在沿海新增盐田一百亩。

“大司田说这项工程若能完成,日后光盐业一项我国就可获利百倍。可是寡人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你有不同的见解吗?”

自古女子不问政事,更何况她还是地位低下的宫奴,仲姜犹豫了-----

“直说无妨!”齐王高明白她的顾虑。

仲姜曾听太傅讲过齐国农商之事,这次又亲眼目睹陌玉与郑商交流,对齐国商事已了然如胸:“我们齐国三面傍海,故自令公以来以劝女工便渔盐之利为策略,其中尤以盐业、丝帛、农渔发展最为迅猛。不过——”

“说下去——”齐王高身子向前一探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现在我国这几大重要经济脉络都掌握在郑商手中,特别是盐业。我国人口本来就不多,除去充军务农种植之人。盐业开采、蒸发所需求的人力与技术远远不够,现在基本要依赖郑商。故而郑商掌握了我国大半盐业的买卖权,他们所获之利远远高于我们。如果再开采百亩,我们要依赖的人和技术更多。长此下去,只恐会受制于人!”

见齐王高脸色越来越阴沉,仲姜说到最后几字几乎没了声音。

气氛凝重得令人窒息,难道说错了吗?

齐王高沉思良久突然问道:“你怎敢枉言这些都在郑商之手?”

仲姜这才懊恼自己头脑发热话讲得过头了:“奴婢此次幽峡谷脱险,在路途中遇郑商接待陌玉公子。听他们交谈才知道的。奴婢方才信口开河,请大王息怒!”

齐王高脸色一沉:“寡人的国事你居然敢信口开河!”仲姜连连摇手:“奴婢不敢,奴婢是说自己的见解不当!”

“照你方才所言,是不是要否决开采盐田?”齐王高示意她起来。

“不仅要开采,还要——”仲姜只得硬着头皮将想法全部说出来,如在盐田增加的同时应大力扶植本国势力,与郑商重新签订开采契约,可以给他们技术工费而不是平分开采权。

再把盐的关价全部统一,各国可直接与齐国盐商交易不需要通过郑商。

最后开采所需要的人力则可利用冬闲之际大量征集农工,如能在一个冬季煮出成盐三万六千钟,那么平时所需的人力将大大减少。

“长此下去不仅逐步减弱了郑商对我国的威胁,还可培植出本国的大量技术人力。这不是一举数得吗?”

齐王高紧戚的眉头舒展开来,眼中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这几年你总算没白跟着太子!看来寡人要问责梁太傅了,没教出太子反而把伴读的小宫女教成了人精!”他抿嘴微笑时的酒窝使人看上去温和了不少。

“奴婢只学了个皮毛,哪及得上殿下的万分之一!只要大王不责怪奴婢卖弄就很感激了!”

看着齐王高笑了,她暗自舒口气。

“你方才的建议寡人今明日上朝便要大司田审议完成!”齐王高提笔在奏折上批阅。

连续一月,仲姜犯困得白天无精打采。诸儿与楚童不知就理还以为她生病了。

陌玉与自己分开快两个月了,就象断了线的风筝音讯全无。怕他们起疑,她也不好意思老要楚童去打听消息。

患得患失中握着他送的珠花想起临别的赠言,她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太伤感要有信心。

可是,齐王那边又怎么办?近来眉生值夜的次数越来越多,连眉生都忍不住埋怨这段日子太倒霉了,为何总是自己值夜。

仲姜心里清楚不敢明说,只能暗自叹气!

自从上次给齐王高建议后他几乎不再避讳她了,除了军机方面其他的奏折都让她读给他听。

她读完之后,他再口述由她代笔批阅。

遇到齐王高心情好时,还夸奖她的字写得不错。

人到中年按说身子会逐渐羸弱,可他的精力踩死一只猛虎还绰绰有余。大王啊大王,良宵一刻啊!您又怎心忍心辜负后宫里的满园春色。你哪怕多献一点爱心,奴婢也可以睡个安稳觉啊!

“仲姜,你在想什么?”诸儿在殿前唤她。

仲姜强打精神走过去,诸儿指着案上的器物:“明日是无知的生辰,你挑件合适的送过去!”

仲姜精挑细选见不是珠宝便是玉玩,没有一件合适做小公子的礼物。

“无知公子才三岁,这些恐怕都不太合适!”仲姜想了想:“按习俗孩童的贺礼,送些长命锁与富贵环倒是蛮好的!”

诸儿急了,“前些日子心情都在陌玉坠崖那件事上把这些都忘记了,长命锁宣姜那边倒有几把,不如你先去要一把过来,就说日后我会还一把更好的给她。”

仲姜应了前往宣姜殿中,她在宫奴们的陪伴下正在学习郑国音律。

“有女同车”熟悉的旋律传来令仲姜心头一紧,远远听到宫女四凤声音:“公主现在吃的是郑国菜肴学的是郑国音乐,依奴婢看还不用嫁过去公主就已是郑国的人了!”

宫奴们全部欢笑起来,宣姜杏眼微嗔:“你若再贫嘴,我就把带到郑国罚你一辈子不准嫁!”

“那敢情好,能侍候未来的郑国王后是四凤几辈还不止修来的福气呢!”四凤的声音甜得发腻。

果然每一位主子身边都会有一个厉害角色!

宣姜公主对陌玉的心意毫不知情,她还在为远嫁郑国一心一意准备着。如若有一天,她得知陌玉要退婚会做何想?再或者如果她知道是自己介入了她和陌玉公子的感情又会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仲姜呆立殿门,踌躇不前。

宣姜得到通传,笑盈盈的奔到殿门前迎她,一把拉住她的手言语之间极是亲热。

仲姜说明来意,宣姜公主甚是豪爽当即令四凤去库房取了玉锁交给仲姜。

“你回传王兄,都是一家人就不用那么见外了!”说完她仔细打量仲姜,

“最近怎么这么憔悴?你脸色很不好啊,不会有什么事吧?”

她的关怀令仲姜心感愧疚,只望快些离开此地。

宣姜招手让四凤过来耳语了几句,四凤应声出去。

“我这里也有一份大礼,本想让四凤送到无知那边。既然姐姐来取,那就烦你帮我一并送了吧!”

正说着,四凤将两只礼盒端进来。

宣姜打开一只礼盒,是一枚通体紫色的鸾钗。鸾凤欲飞,造型典雅,看得出已有些年头。

“姐姐在宫中侍候王兄多年,一直尽心尽力。上次又在外照顾陌玉两月有余,宣姜心里感激不尽。这支紫鸾钗是我表姨母卫国夫人送我之物,现在我把它送给姐姐!”

仲姜哪里敢接,“莫非姐姐嫌弃不成?”宣姜含笑的眼神带着一丝不可抗拒。

仲姜只得谢过,宣姜高兴地帮她理理髻发又细心地将紫鸾钗插上。

左右盼顾啧啧有声:“钗子虽然旧了些,可被姐姐的容貌一衬顿时熠熠生辉啊!”

仲姜谢过宣姜出来,径直去芳华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