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十二、如意草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3155 2013-04-23 09:43:19

  仲姜跟随诸儿楚童在军队的护送下浩浩荡荡从齐国出发,一路马不停蹄餐风露宿终于到达卫国边境与郑军会合。

刚到卫军帐前,出乎意料见到陌玉带着一大帮人前来迎接。

一身盔甲的军人装扮,脸上多了几分刚毅与稳重。估计世上也只有他陌玉能把贵公子、游侠、将军这几种风格转换自如。

他与诸儿等人一番寒喧,他身后一位年方三十多岁、方面大耳、眼睛细长的高个男子是郑国统领高之渠。身旁那位稍矮一些,宽肩阔胸的二十多岁男子是卫国统领范亚。

诸儿奇道:“大战凶险,玉兄怎么也在军中?”

高之渠在一旁道:“太子有所不知,此次援卫由我们大公子亲自统领!”

诸儿长身一揖以示感谢。

军情紧急,一行人当即入帐共商抗鲁计策,陌玉甚至连看也没看她一眼。

仲姜带领其他宫人一起给诸儿布置营房,其生活用品及食材虽然不能完全按照宫中标准也不能差得太远。

仲姜独自吃了晚饭,又温了茶与点心。出门一看陌玉帐中灯火通明,所有人都没有出来。

红通通的炉火暖烘烘的,仲姜百无聊赖倦意阵阵袭来,不觉伏在案上睡了过去。正是香甜时听到响动,惊醒一看诸儿正在脱去大衣。

“今天太累了,你早点休息吧!”诸儿自己洗漱不用她侍候了。

仲姜告辞出帐已经是深夜了,空旷的营地上寂静无声,一轮弯月当空清冷无比。

寒风袭来,仲姜哈口热气向自己的帐房奔去。

刚入帐房便被人拦腰抱在怀中,惊恐得她来不及喊出声唇便被压住了。

冰冷的盔甲硬梆梆时不时贴近她的下巴,熟悉的气息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辗转缠绵之后,陌玉才轻轻放开她:“近来可好?”

仲姜点头,重逢的喜悦溢满胸间。

“快告诉我,这几个月你是怎么过的?”他拉着她依偎在自己身边。

“那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这次你要亲自出征?”仲姜刚贴近他冰冷的盔甲,又赶紧缩回去。

陌玉怜爱地刮一下她的鼻头:“明知故问?”

“有人刚才都不曾看我一眼,我哪敢自做多情啊!”仲姜想起那一幕心里还有些生气。

“这里是军营,我的身份是军人当然要守军营的规矩。不过,我心里面已经看了你无数遍了!”

仲姜羞红了脸白他一眼:“才不稀罕你看呢?”

“其实我也是想见你才主动请求出战的,等这次打完仗我一定风风光光把你接走。”

未来会发生怎样的事谁也无法预知,仲姜不敢想那么长远。此时此刻,能够再见到他互相依偎她就很满足了。

第二日清晨,看到楚童率着几千精兵正在集结。原来联军打算兵分三路阻击鲁军,楚童先带三千精兵镇守小仙镇。

陌玉与高之渠等人正在与楚童交待着后面的战术安排。

在诸儿千叮万嘱之后楚童抱拳对陌玉说:“请大公子代为照顾殿下与仲姜,待退兵之后我们再聚!”

仲姜看他利落上马率队浩浩荡荡离去又是担心又是欣慰。

陌玉亲自督查众将士排阵操练,郑军军容整齐攻守有序,营地上口号嘹亮群情振奋。

诸儿冷眼旁观暗自心惊,原以为当世只有齐国兵强马壮,想不到短短几年郑军进步如此神速。

仲姜不敢到处乱走,闲时无聊便以为诸儿改善生活为名去伙房帮忙,没几下就跟伙夫头儿朱挺交上了朋友。

朱挺是个爽快的汉子,有着伙夫特征的身材。身形粗壮,力大无比。把盛满水的大锅举过头顶就象常人端杯喝酒一样简单。

大家闲下来的时候,伙房的人一起下注赌他可以举多少次。仲姜也参与其中,还小赢了好几把。朱挺一高兴常夸她最懂得欣赏自己。

“我这么看重你,你总得教我几手吧!”仲姜趁机提出要跟他学做郑国菜肴。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朱挺一拍胸膛爽快答应了。

夜晚,仲姜收拾案几看到小仙镇的地图不禁皱眉问道:“小仙镇路势平坦,易攻难守。而楚童却只有区区三千人马,如果鲁军集中兵力先攻南面,岂不是很危险?”

诸儿听到后沉思一阵道:“刚接探子来报,鲁军正向东面行进应该不会与楚童他们正面交锋,你放心吧!”

刚好陌玉进来,听他们说起也面带疑虑:“若是常人也就罢了,不过这次鲁军的主帅是司马田就不得不防了。”

司马田!仲姜曾听杨忌将军讲经典战事中有提到过此人。其人曾历经与宋、齐、莒等国的多次大战,军功赫赫是当世名将之一。

陌玉一脸慎重与高之渠等人商议决定将南面再次增员五千人。

高之渠指着地图道:“按行程推算,明日鲁军必经东南面的分岔路口。如果他们在此处安营扎寨,便更容易揣测他们的攻打路线,”

为避人耳目,陌玉直到深夜才来帐中陪她小坐一会,仲姜慑于司马田的威名甚是担心楚童的安危。

陌玉安慰道:“司马田此人虽说骁勇善战,也不是全无弱点。他为人太过正直且非常自负,只要把握这些还是能几分胜算的。”

“一将成名万骨枯,他的光环牺牲多少老百姓的身家性命又浸透了多少人的鲜血才换来这些虚名。你说正直我可不敢认同!”仲姜反驳。

陌玉苦笑,“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为臣者都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司马田军纪威严,他们不杀妇孺、不抢无辜、不烧房舍。比起那些动不动屠城杀光抢光的恶人算是好多了。”

“照你这样一说,既使这场战争失利我的小命都不用担心了?”仲姜调侃。

“你的小命在我手里,谁敢拿走?”陌玉使劲将她揽在自己怀中:“大战在即你敢说不吉利的话!看我怎么罚你!”

一把将她压在身下张口便咬,他的吻不再象以往温柔而羞涩而是肆意自如。

“今晚我不走了好不好?”陌玉在她耳边轻轻说。

“不行!你是军人,难道你想坏规矩不成!”仲姜挣开他的怀抱坐起身来。

“可是,我们明明已经是夫妻!”陌玉心有不甘抱住她又欲耍赖。

仲姜闪身顺手拿起小几上的点心往他嘴里一塞。

“朱挺教我做的,你尝尝!”

“如意饼!”陌玉咬了一口诧异道。

“是啊!朱挺说这是你最爱吃的,味道怎样?”仲姜满心期待。

陌玉又吃了几口有几分不相信“是你做的吗?”

总算转移注意了,仲姜立即如数家珍:“想不到这小小的饼做起来还这么麻烦,粟米要捣碎成粉再和水滤出浆。然后下锅煮熟等凉了再揉搓得不能粘手。放上二个时辰之后,再添加甜料做成饼蒸上一个时辰才算成了。忙乎了一整天才做了这么一盘!”

流程说得丝毫不差,陌玉相信了又赶紧吃了几个。

“如意饼是我母后的拿手点心,你这个口味倒有几分相似。不过,还是差了一样东西——”

“差什么?”仲姜也吃了一个:“大家都说很好吃了!”

陌玉略一沉吟:“罢了,反正你以后是我家的人。母后的独门绝技就不妨传给你吧!这如意饼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全因里面要渗如意草。如意草的味道非常特别,闻起来如深谷幽兰,吃起来似甘之如怡。你这个饼差的就是这个!”

“如意草?”仲姜心下犯难:“是什么样子你见过吗?”

陌玉摇头,“只听母后说过,样子倒未曾见过!”

第二日,仲姜去伙房问有谁见过如意草大家纷纷摇头说听也未曾听过。

“那宫里面的如意饼,你们有谁尝过吗?”仲姜又问。

朱挺哈哈一笑:“就凭我们这些黑不溜秋的能在打仗时见到大公子都已经是祖上有德了,吃宫里面的东西连做梦也不敢啊!”

哼!都没有人听说过,陌玉这家伙肯定在捉弄我!仲姜坐在柴草旁懊恼地想。

“姑娘可是要找如意草做饼?”仲姜寻声看去,草垛旁不显眼的角落里有位穿着军装的灰须老头正在生火。

“啊!老先生您知道吗?”仲姜惊喜地跑过去。

“燕国有个老习俗,家里有喜事时要吃如意草做的饼。咱们王后就是燕国人,当然还保留着燕国人的口味。”灰须老头边咳边说。

原来陌玉没有骗自己,世上真的有如意草!

仲姜大喜,忙问他如意草的样子,产自何处?

灰须老头捋捋胡子,“此草形状奇特,叶如灵芝,形似如意。极喜欢寒冷之地。一般的山中、平原都不会有。”

“老先生,您是如何知道这些?”仲姜见他只不过是军营里生火的小卒心里犯疑。

灰须老人浑浊的目光中露出一丝惆怅,“我祖母便是燕国人,少时曾多次与她上山采摘如意草!”

“原来是这样!”仲姜心中欢喜,“那老先生可否知道这附近的地方会不会有如意草呢?”

灰须老头眼望四周沉思片刻,“此处东南面向前二十里有座山,山后说不准可以找得到。”

“真的啊!”仲姜雀跃不已,她心时盘算着明日要想个法子溜出去采如意草。到时候做出如意饼来看陌玉还有什么话说。

她看到陌玉品尝如意饼时讶异的样子,仲姜美得差点笑出声来。她谢过灰须老头后得哼着小曲得意离开,浑然没有想营外会不会有凶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