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十七、离别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393 2013-04-23 09:43:19

  夜晚,仲姜入得军营。楚童将她拉至一边问道:“你去哪儿了?殿下在找你!”

仲姜顺口胡谄道:“今天身子有点不适,在外面走了走。”

“殿下似乎心情不大好,你可要小心些!”楚童低声道。

仲姜点头心中已明白几分,当下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入得诸儿帐中。

诸儿正在灯下看书,见她进来,眉毛微微一抬。

仲姜给他端上茶水,突然见案上放着一支断箭头血迹隐约可见。

“去哪儿啦?一天不见踪影?”诸儿双眼没有离开书简。

“今天有点不适,到外面走了走!”仲姜低声回道。

诸儿拿起那支断箭扔到地上:”认识它么?”

仲姜看一眼,情知瞒不住便道:“是奴婢的!”

“啪”,诸儿甩手便是一记耳光:“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仲姜硬生生挨一巴掌,半边脸刹时肿起。

诸儿面色铁青冷眸直视:“你仗着本太子与大公子对你的宠信私自结友、被人利用泄露军情,殆误战机也就罢了。现在又胆大妄为助司马田逃脱。你说,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怒火中烧的诸儿,跟之前的温文尔雅判若两人。

诸儿越说越气,“之前范将军已看在你戴罪立功的份上包瞒了你,谁知擅自做出这等大事?”

事已致此,害怕已是无益仲姜长跪于地。

“这次奴婢的确存了私心,既已触犯军法就请殿下军法处置吧。”

“你!”诸儿气得脸色发白,狠狠地瞪她一眼。

踱步良久,稍平静后他说,“只怪我平日太纵容你了,一切等回国之后再说吧!”

仲姜躬身退出走至帐外,远远的见陌玉在朝她微笑。

“为何躲着我?”陌玉过来。仲姜避开他的注视扭头往回走。陌玉疾步上前拉开她掩住脸的手皱眉:”谁打的?是吕诸儿吗?”

仲姜摇头道:“我做了错事挨打是应该的,你千万别声张了!”

陌玉沉着脸拉着她一口气冲到营门外,站定后抚摸着她的指痕印:“吕诸儿下手怎么这么重?”

仲姜转过身去:“若是只挨一巴掌就可以了结的话那也值了!”

陌玉叹气道:“若为其他事他敢这样打你,我定会帮你打回去。这一次换我是他也会抽你一巴掌!既然打了,气也消了。接下来他该会帮你包瞒了。”

仲姜惊讶道:“此话怎讲,难道你?”

陌玉长眸斜觑笑道:“三脚猫的功力还想救人,若不是看在你有情有义的份上我才懒得帮你。下次不和我商量再私自行动我定要把你关起来!”

难怪可以逃脱得那么顺利,仲姜情不自禁擂他一拳:“你怎么不早说啊!人家还真以为驽术越发高明了呢”

陌玉一把接住她的粉拳:“平日的聪明都到哪儿去了,哪有用自己的私驽去救人的。”

仲姜有些难为情:“不是时间紧迫吗?只是想不到你会偷偷帮我!”说完笑靥如花。

“别忘了我们已是夫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从现开始任何事情都要跟我商量,再也不许自做主张!小傻瓜,明白吗?”陌玉紧紧握一下她的手。

“好啊!以后我就在你身边做个傻瓜得了!“仲姜甜丝丝地回应。

两人边走边聊不意遇到楚童,他一把将仲姜拉开:“你的脸怎么肿了?”他打量仲姜后怒对陌玉,“你对她做了什么?”

陌玉眼色调侃哈哈大笑,“当然是该做的坏事都做了,要不你问她吧!”说完坏笑后走开。

楚童转身看仲姜急切道:“他欺负你了吗?你说话啊!“

羞得仲姜一跺脚:“是你欺负我了!”说完也不理他扭头便走了。

楚童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二人分别离去,不得其解追问道:”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了!”

一月后,鲁军回师正式解了都城之围。迫于齐郑两国的压力鲁王下诏签订停战合约并归还所占三城,战事终于结束了。

郑国将以最高礼仪将质子诸儿送回,喜讯传到营中众皆大喜。

随着归期的临近,仲姜却日渐担忧起来。他们之间的事情不知陌玉跟诸儿坦白将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若是宣姜、楚童知道了又会是怎样的反应?

“仲姜,快!”楚童在帐外焦急大喊。

她闻声忙跑出去,只见几名侍卫抬着诸儿进帐。诸儿面色惨白,满头大汗已陷入昏迷之中。

“殿下怎么啦?”仲姜急问。

“他从马上摔下来了!”楚童声音小得只有他俩可以听到。

“啊!”仲姜惊慌失措,心中隐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军医过来诊断后摇头:“太子的性命虽然无忧,但头部有受创、手臂也骨折了。恐怕要有些时日才能恢复!”

众人一听性命无忧这才放下心来。

仲姜按军医的吩咐细心地给他换好衣服、上药包扎。

她不禁叹口气,陌玉还准备今晚跟他讲明白,现在这种情形又如何能讲。

难道是天意在阻挡陌玉和自己在一起?

“怎会这么不小心?”陌玉进来皱眉,他脸上的抑郁和仲姜一样。

“殿下接到解禁的消息,一时高兴便拉我出去陪他骑马。谁知突然冲出来一只野狗,殿下的马受惊后就摔下来了!”

楚童边说边懊恼捶头:“都怪我没看好他!”

陌玉与仲姜对视一眼满面忧色,仲姜以洗衣服为名与陌玉走出帐外避静处。

仲姜沉默半晌,“殿下现在受了伤,我若随你走于情于理都会说不过去!”

陌玉苦笑,他又怎不理解她的苦衷与善良。

“我一直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现在果然应验了!”陌玉长叹一声。

“我们有的是时间,等殿下好了我跟他坦白,你再来接我好不好?”仲姜安慰他。

陌玉拥她入怀,“雪儿,无论如何你都要相信我、等我!我不仅要把你风风光光地接走还会帮你完成慕家的遗业!”

“我相信你!我会用一生守住这个约定!”她笃定地看着他。

“若不是怕百姓受苦,我真希望这仗可以一直打下去!”他的手轻轻抚着她脑后的青丝。

仲姜心里又何尝不是这样想,这段时光虽然坚苦却是她出生以来最开心快乐的日子。未来没有他的陪伴将是怎样的漫漫长路,她都不敢去想。

陌玉取下玉蝉放在她手里,她迟疑着推却:“这是你祖上的东西,怎么可以——?”

陌玉执意相送:“正因为是祖上的东西才能表明我的心意,我想请历代祖先为证,今生今世我陌玉只娶你雪儿为妻!”

那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惆怅、不舍各种心绪涌上心头。众目睽睽之下,他们都只能黯然把情绪打包放在心里。

陌玉脱下战袍换上玄色礼服,这段时间军营的风霜吹黑了他的肤肤依然掩不住他的英姿与轩昂。

枯草、黄土与寒风,荒凉的断龙岭下,他目光追随她上了撵车。

揭开车帷,陌玉潇洒上马将大拇指放在自己胸前嘴角上扬朝她挤出一丝微笑。

她明白,他是在暗示————她永远在他心上。直至陌玉的身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仲姜才放下车帷。泪水滴在晶莹剃透玉蝉上,一滴、两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