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十九、智留眉生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3513 2013-04-23 09:43:19

  仲姜这些天总有些心神不定,好像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尤其是太子诸儿对她忽冷忽热的态度,让她心里面捉摸不透。

她在他身边时,他不搭理她。但只要她外出一会,他又发脾气满世界找她。她急忙回到太子宫中时,他又视她为无物不理不睬。

“难道还在因为自己放了司马田的事吗?”仲姜暗自揣测。

仲姜掩饰不住心头的失落,加上与陌玉分开后思念惆怅常常压抑在心头情绪更是低落不已。

好在楚童经常在宫里走一走和眉生插浑打科,殿内偶尔还是会热闹一番。

有一天眉生不无担忧地告诉她,张婆婆要出宫了,很有可能会把她也带走。

婆婆只有一个傻儿子,老了总要有人照顾。

“那怎么行?你舍得楚童吗?”仲姜一把握住眉生的手。

眉生叹气:“舍不得又怎样?谁让我是婆婆捡回来的。她辛苦把我养大,我总不能忘恩负义吧!”

“可我舍不得你走!姐姐是宫里第一个给我温暖的人!你不要离开我!”仲姜抱住她。

眉生给她擦去眼泪,“别哭啊!我只是私自猜测还不知会不会走呢。”

那晚,俩人各怀心事相拥而眠。

夜深人静见眉生已熟睡,仲姜推门坐在长廊上端详着玉蝉。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好难过好孤单!殿下不理我、楚童又没空,如果连眉生姐姐也走了的话,那我就更寂寞了!”她痴痴自语。

正在沉思间,郭后宫中来人唤她过去。仲姜不知所为何事,心中极是忐忑。

郭后端坐在正殿饮茶,轻居便服看上去气色很好。仲姜入内跪地请安,郭后慈祥微笑道:“起来说话吧!”仲姜谢过站起。

郭后满面笑意招手唤她到身边来上下打量仲姜:“孩子们一转眼都长大了,看这小模样多招人疼!这些年在太子宫中可好?”

“回王后的话,太子待奴婢极好!”她暗揣王后深夜招自己进殿到底有什么用意。

郭后点头:“当年你入太子宫中时才这么小这么高。”郭后笑着比划。

仲姜不禁忆起第一次见到郭后的情景,她握着自己的手疼惜的样子至今想来心中还倍觉温暖。

“哦,对了。本宫记得当时你还有一位宫女和你一起吧?”郭后突然问起。

“是奴婢的眉生姐姐!”仲姜忙回道。

郭后点头:“时间有些久了,本宫也没什么印像了。她年纪多大?模样可有你这般俏俊?”

王后为何突然问起眉生姐姐?仲姜心中惴测。她躬身回复郭后:“眉生姐姐比奴婢年长二岁,知礼善任处事极为妥贴!”

郭后闻言笑逐颜开:“嗯,若真如此那就太好了!听说她是张婆婆抚养长大?”仲姜点头:“姐姐和奴婢一样,都是父母早亡!”

郭后叹息:“是个可怜的孩子!”她沉默半晌后看着仲姜:“相信你们朝夕相处姐妹之情必然深切!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啊!”她话峰突转。

仲姜心中“咯噔”一下:“难道眉生姐姐真的要离开?”

郭后轻轻道:“张婆婆是我的陪嫁奴婢,服侍本宫三十多年。现在年老准备回乡了,特向本宫辞行。

婆婆一生只有一子,她想请本宫赐婚将眉生配给她的儿子。本宫知你们姐妹要好,故想问问你的意见?”

仲姜此时方才明白郭后召见自己的用意,张婆婆的独子是个三十岁了还不知自理的傻子。眉生怎可以和这样的人过一生呢?

“王后万万不能答应!”仲姜跪下叩首央求。

“哦!”郭后惊讶地看着仲姜:“婚姻之事,当然要依父母之命!既然眉生由张婆婆收养,就如自己的女儿一般。你为何不让本宫答应?”

仲姜叩首:“婆婆想眉生做儿媳原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听闻婆婆的儿子连自身倘不能自理,若将姐姐配给他只怕是---只怕是会苦了姐姐!”

一时之间,仲姜方寸大乱。

郭后微微一笑:“你这孩子倒也心地善良,起来说话吧!本宫对张婆婆的情况也略知一二。眉生正是大好年华若配给那傻子,的确是暴殓天物。可她毕竟是本宫原府上的一位老人,我也不忍心拒绝于她。

唉!你说这事该如何是好?太子宫中就你们俩长大成是还像点样子。你们一直守在太子身边,时间久了若生闲话,将来又怎生给你们配好人家呢?”

“原来王后是想将我们从殿下身边调走!”仲姜恍然大悟。她躬身道:“只要不答应眉生姐姐婚事,一切但凭王后作主。”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一点就通!”郭后赞赏的点头:“碍于情面,本宫也不好直接拒绝婆婆,你若能说服婆婆最好!玉府库房那边一直缺个贴心人,本宫觉得你是最合适的!

所以,只要你能让太子心甘情愿放你走,本宫便答应你不赐婚!”

原来王后是借眉生的婚事来要挟自己离开诸儿,她应允深叩之后离开郭后宫中。

第二日进殿见眉生与众侍女在园中嘻戏,几年的时光她已出落成修长苗条、秀气可人的大姑娘。

“绝对不能让你嫁给那个傻子,我还等着喝你和楚童的喜酒呢?”

想起入宫她们相依相伴的日子,眉生偷偷给她食物、帮她做事、为她抹药,替她挡住婆婆的藤鞭。多少个夜晚,怕她寂寞眉生把她抱在怀里俩人相拥而泣。

仲姜想起便泪眼模糊,“姐姐,现在该是妹妹为你遮挡风雨的时候了!”

张婆婆将房中所有物什收拾好,又重新环顾打量了一下这所住过了好几年的房间。

要返乡了,总是会有许多难舍的情结。

依依不舍地拉开房门却见跪在直挺挺跪在门口的仲姜。

她睁大了挤成缝的眼睛,几乎不敢相信宫中最得宠的仲姜会跪在自己面前。

要知道仲姜在杂役房时,曾多次被她毒打。后来虽然常托眉生给她送钱、送吃的,那也只是看在眉生的面上。张婆婆明白,仲姜心里还是记恨她的。

“仲--姜,你这是为何啊?”她惊喜的忙扶起她。

“昨日王后告之婆婆期满要返乡,特来相送!”

张婆婆满面愧色:“满院的奴才们知我要走拍手称快还来不及,你这孩子居然还会特来相送。快快起来,真是折杀老奴了!”

仲姜摇头道:“若不是婆婆严厉教导焉能有今日之眉生与仲姜!”说完叩拜于地。

张婆婆举袖拭泪:“婆婆前些年没有善待你们,让你们受尽皮肉之苦。可是,你们不仅不记恨还时常央人送这送那。当真是让我心里有愧啊!”

说完她不由分说要扶仲姜起来。仲姜摇头道:“婆婆且慢拉我,可否听仲姜一言。”

张婆婆点头:“好孩子,你且说吧!”

“婆婆此次回乡,钱帛细软之物可足?”

张婆婆点头:“大王王后赏赐丰厚,再加上这些年的积攒下半辈子应已无忧!”

“那我就放心了!”仲姜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包钱币呈上。

张婆婆惊道:“你这是干什么?”

仲姜含泪道:“我自幼父母双亡,只能在梦里承欢膝下而没有福气孝敬双亲。难得有缘遇见婆婆,便如再生父母一般。仲姜今生无以为报,这是我在宫中几年所得到的月钱与赏赐,就当我孝敬您老人家的恳请收下!”

张婆婆坚持不收,仲姜流泪道:“婆婆不肯收便还是当我为外人!”

张婆婆只得千恩万谢的收了。

“老奴这辈子最大的憾事便是没有你们这样知冷知热的儿女啊!如今要迈入风烛残年却------哎!”想起自己的傻儿子便忧心忡忡。

“婆婆忧心得极是,虽说大哥生活倘需婆婆打理,但回乡之后娶妻照料应不成问题。

不过婆婆在世时,世俗人等可能还会顾忌几分。若婆婆撒手人寰,大哥没有背景没有亲人,那些俗人还是否会一如既往呢?

如若不能,大哥想必会是妻离子散、孤苦一人受人欺凌!”

张婆婆听她所言想到确会有其事,不由悲从中来。

仲姜话峰一转:“不过,我还有一个妥贴的法子可令婆婆无忧!”

张婆婆止住眼泪急道:“有何良策?你且说来?”

仲姜娓娓而言:“眉生姐姐现已成年,品性温良贤淑乃是宫里一等一的好女子。她与楚童情意深厚,婆婆若能与莫总管结成儿女亲家,这后半生与大哥将来又何忧之有?”

张婆婆面露诧异几乎有些不敢相信:“什么?你说眉生与楚童?这怎么可能?”她自言自语道。

“婆婆可别忘了他二人自小朝夕相伴,姐姐心中早已没有其他人等。楚童深得大王与殿下疼爱前途定然不可限量,现在只等楚童正式被大王封了官职就可结成百年之好了。

他心地宽厚定会善待婆婆与姐姐,婆婆后半生即便没有儿子照料,也会多了一位有权有势、前途无量的女婿岂不是正好!

婆婆百年之后有他俩照料大哥,世俗凡人巴结还来不及呢!”

张婆婆思量半晌:“我本打算将眉生带出宫中,嫁我那傻儿子。却没曾想这丫头居然与楚童有了情意。听你所言也极有道理,但此事已求王后作主了又怎能去推辞呢?”她神情犹豫不定。

仲姜叩首:“婆婆不用担心王后那边,仲姜可以代婆婆前去说辞。他日楚童与姐姐定会铭记婆婆大恩大德。”

张婆婆此时只觉气息顿开:“我若是强行让眉生配了我那傻儿,也不知在我百年之后能否善终。若她真与楚童能结良缘,将来能享荣华富贵善待我儿也不枉我养她一场!也罢,我就放手回乡去吧!”

心念一起忙对仲姜道:“谢谢你对眉生的情意,婆婆之前一直不喜欢你乃是眼红你爹娘能生出你这等聪明孩子。”

“多谢婆婆!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仲姜言罢伏地长拜。

眉生送完张婆婆回来兴奋地一把拉住仲姜,“今儿真是奇了,婆婆走时居然交待让我以后好好待你。她不是一直不喜欢你吗?”

“这有何奇怪,婆婆本就是口硬心软之人!”

仲姜淡淡回道,她心中正盘算如何让诸儿自愿放走自己,否则王后还是会对眉生下手。

郭后知张婆婆已走的消息,呆愣半晌不由暗自感叹:“同样是人生父母养,怎么就会有这么大的差别!若不是这么低微的出身,她倒真配得上我那诸儿,可惜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