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四十、误解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493 2013-04-23 09:43:19

  宣姜公主在一旁看着诸儿的书写,“王兄这字写得越来越像父王了!”

诸儿放下笔:“有什么奇怪,我本是父王的儿子自然像他!”

楚童想起一事问道:“前几天听干爹讲,宫里头马上快办喜事了到底是殿下还是公主呢?”

宣姜含笑不语娇羞道:“那当然是有人要娶天朝公主了!”

诸儿云淡风轻,“男婚女嫁乃人生必经之事,也不知有什么好喜的?”

见他神色清寡兴致不高,宣姜与楚童俩人吐舌会意一笑不敢再语。

正逢仲姜端果点上来听到“男婚女嫁”四字,心中一凛难道是他要娶宣姜公主了。

"听说王妹每日不是郑礼就是郑乐的,最恨嫁的人应该是你吧?“诸儿语气酸凉。

”我只是图个新鲜热闹而已,王兄可别笑话!“宣姜娇滴滴地嗔道。

诸儿放下书简意味深长,”那可不行,陌玉曾对我说一定会给王妹一个举世无双的婚礼。如若王妹这么漫不经心恐怕要辜负他的一番盛情了!“

宣姜喜不自胜,”陌玉真的这样说过?他呀,就是什么都在心里,老想给我意料不到的惊喜!“

“大公子那么好公主更应该小心些,万一这些惊喜别人也喜欢那怎么办?”楚童没心没肺的调侃。

宣姜杏目一横,“就算他肯给人家也未必敢接啊!放眼天下谁不知陌玉是我宣姜的夫婿!”

仲姜心中一片凄然,是啊!放眼天下也只有她这个傻瓜才敢去等待他的惊喜。

就算他肯给人家也未必敢接,宣姜公主是何等的自信与霸气。她的底气从何而来?除了身份、地位更多应该是他给的吧!

“我要忍住,一定要忍住!--!”仲姜咬牙暗暗地对自己说。

“你怎么啦?脸色这么差?”不知趣的楚童拉住她关切的问。她摇摇头不敢说话,怕自己开口眼泪就会落下来。

“可是病了?”宣姜公主这才注意到她。她凑近跟前,星眸媚目美得不可方物。

“要不唤太医过来瞧瞧?”她问。

仲姜勉强一笑摇头:“头有些痛,休息一下便好了!”

”是心里痛吧?“诸儿看着书眼也未抬冷丝丝地说上一句。

“听楚童讲起上次打仗若是没有姐姐恐怕还要打上一些时日,谁曾想再强的人也敌不过病痛啊!”宣姜拉着她的手故意打趣。

楚童过来扶住她:“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宣姜语气讥俏:“楚童,姐姐可是王兄殿里的宝,你可要小心侍候着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啊?”

诸儿”啪“地扔下简书,冷冷回呛“只可惜我的大殿有些小,供不起这么贵重的宝!”

俩兄妹冰冷的腔调一唱一合,冷嘲热讽话中有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仲姜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

她浑身颤粟,面色惨白挣开宣姜与楚童的手,踉踉跄跄跑出书房,冲出大殿。

“我不可以哭,一定不可以哭!就算要流泪也绝不在他们面前!”

原以为我们是真情实意,陌玉会与众不同。原来他和天下男子一样,只是把女子当成一件物品、一身衣裳想用便用想扔就扔。

“仲姜,”楚童追出来扶住她,她使劲地挣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着,她眼眶中没有一丝泪水。

父亲已死家族被灭,我连掌握自己的命运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去复兴家业。可笑的是,我还曾在齐王高面前大言不惭,要受人尊敬成为自强的人,要让那些看不起我取笑我、欺负我的人去后悔去惭愧——仲姜,你是有多幼稚是有多可笑?

她长长吸一口气仰面朝天,“陌玉,难道你就是用这种残酷方式告诉我男人的诺言有多么不可信?所谓同生共死就只是你一时冲动、随便说说吗?”

她听见自己在嘲笑另一个自己,然后便一头栽倒下去,幸好楚童一个箭步及时将她一把接在怀中。

耳边隐约传来呼喊,她懒得去回应了。现在她只想这样舒服的睡下去,最好是永远也不再醒来!

诸儿一个箭步冲过去,将她从楚童怀里一把抱过来紧紧搂在胸前。

”殿下,我只想做我自己根本不稀罕做你明堂供放的宝贝。”她微微睁开眼睛,倔强地看着他说。

诸儿浓眉深蹙,默然贴着她冷汗淋漓的额头。

“传太医!”一旁的宣姜慌了!

“楚童,传令下去今后没有我命令谁也不要准接近她!————”诸儿冷冷说完一把抱起仲姜往殿内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