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四十二、决裂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956 2013-04-23 09:43:19

  房门“吱呀”一声响,有人进来。仲姜以为是眉生:“姐姐怎又回来了,记得把门合上!”

没人回应,仲姜擦干泪回头却见诸儿一言不发地端坐面前。她惊叫坐起,心抚胸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诸儿面容冷峻青丝略显散乱,仲姜想起他昨晚一宿没睡陪在榻前局促得低下头来不敢看他。

“药吃了吗?”诸儿冷冰冰的问,仲姜点头。他的眼睛扫在案前满满的那碗粥上。

“你没有吃东西?”他问。

“不饿!也不想吃!”仲姜不敢看他。

俩人默然,气氛凝重得快令人窒息。

“对不起,昨日不该出言伤你!”许久,诸儿才吐出一句。

“殿下并没有错,是奴婢自不量力让殿下见笑了!”仲姜淡淡说道。

“自不量力?哼!”诸儿冷笑一声:“你是指对他还是对——他?”

“啊?——”仲姜面色苍白,我心里明明只有一个他,什么时候还有另一个他?

“一直以来我只是在一旁静静地欣赏你,默默地想着你。我以为你是我殿里的人,迟早一天会属于我。我真是低估了你啊!仲姜!”诸儿盯着她轻轻地说。

“奴婢不明白殿下所指的‘低估’是什么意思?!”

“哼!改盐田、批农商水利不是出自于你的手吗?”诸儿长眸扫在她脸上。

原来他已得知我帮大王批奏章一事,这倒是没有想到!仲姜一怔。

“几个月前大司行下朝后悄悄地恭喜我,说我代理政务眼光卓越以后还要多多关照之类的话。我莫名其妙看了奏折才知道他误以为奏折是我批阅的。宫里面跟我字体几可乱真之人除了你又还有谁?”他冷笑。

仲姜心里释然,难怪他上次下朝问自己晚上睡得可好。

“我暗暗观察你,果然发现莫总管晚上常接你出去。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召你是在以前的大公子府私会对吧?”

原来那里是以前的大公子府,难怪会有那么多叔昆王爷的遗物。

诸儿双眉紧锁,神色幽然:“父王从不许女人涉政却准你批阅奏折,可见你在他心中的地位!”

仲姜连连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

“你不要告诉我,你是身不由己或是被他胁迫?”诸儿冷笑。

他愤怒地一把抓住仲姜的双肩:“骊姬打伤你,你瞒着我却找他哭诉。他一怒之下惩罚骊妃为你出气,现在变成了宫里的惹不起,你暗地里很得意吧!”

仲姜错愕不已,没想到齐王高惩罚骊姬是因为自己。

“我去军中为质一事只有朝中人知晓,若不是他告诉你,你又怎会知道?你花那么多心思说服我母后不就是为了讨他的欢心吗?”

“是啊!我一直在挖空心思吸引他、接近他。那又如何?有错吗?他成熟睿智、英明决断,又有着至高无上的王权。试问哪位女子不会动心?”仲姜索性认了,好让他放自己走。

诸儿铁青了脸,“既然动了这门心思,你为何还要勾引陌玉?游离于这俩个男人之间是为了满足你的虚荣还是证明你有多么鲜廉寡耻?”

提起陌玉仲姜心中一酸,眼圈顿时红了。

“你以为你可以玩弄他们于股掌吗?你能中止得了陌玉与宣姜的婚约吗?”

诸儿寒眸咄咄逼人,“就算他们对你动了真情,你也永远只是个侍妾,侍妾你懂吗?”

他眼中满是不屑:“自甘堕落、无可救药!”

“殿下!”仲姜昂起头正视他:“我自甘堕落也好、无可救药也罢。那都是奴婢自己的事情跟殿下没有半点关系。至于殿下刚才提到的侍妾想想也许不错,至少比做奴婢要好很多,我会认真考虑的!”

“你”诸儿狠狠地拽住她的手,眼中快要喷出火来。“你想做侍妾,那我现在就成全你!”

“啊!”仲姜被他死死压在榻上,她越用力挣扎他越疯狂。他边吻她边大力撕扯,哗拉一声撕开了她的衣襟。

他粗暴的手地在她身上用力揉捏,恨不得把她搓成碎片。

嘴被堵住几乎不能呼吸,手被死死抓住不能动弹,他的小腿弯曲紧紧地夹住她的大腿。

仲姜从未如此绝望,只觉陷入无尽的黑暗马上要坠入无穷的深渊,脑中一片空白——

他疯狂地亲吻她,舌头撬开她的唇肆意的挑衅她。仲姜猛然一咬,一声闷哼诸儿一把推开她,痛苦的弯腰捂嘴,吐出几口血水。

仲姜顾不得衣衫不整翻身下榻顺势将案上的利剪对准自己的咽喉,“仲姜虽微不足道但也不是任人欺凌之人。殿下若再用强大不了——鱼死网破!”

诸儿缓缓拭去嘴角血迹,“你就那么不情愿跟我在一起?”。

“是啊!我对殿下从来都只有敬重之心而无非份之想!就算你用强得到我,那也只是得到我的皮囊罢了!”仲姜铁了心要离开诸儿。

诸儿惨然变色,“原来我的情意在你眼里是那么的不堪!”说完颓然摔门而去。

仲姜如释重负,一步一挪到榻边和着撕破的衣衫倒在榻上。想起方才惊险一幕身子犹在发软,殿下现在应已恨上了自己,晚上应该可以去王后宫里复命了。

深夜,仲姜到郭后宫中禀明情况。郭后点头,“很好,明日莫总管会为你安排好一切,你便到玉府报到吧!不过,整个事情的原由只有你我二人知晓,若有第三人知道后果怎样你是清楚的!”

仲姜岂有不明白之理,回到殿里收拾了东西与眉生依依惜别。

第二日到大殿向诸儿辞行时,他却与楚童去校场了。

“内务的调书殿下已经签了说请姑娘自便就好!”新上位的侍女对仲姜说。

终归他心里是有自己的,没有面对面告别也许是为了避免尴尬。

仲姜走出大殿外,回首长跪拜了几拜便跟随莫总管一行人去了玉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