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五十二、寒梅报春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309 2013-04-23 09:43:19

  回到玉府,用凉水洗洗发红的眼睛。钟声悠然响起,早课即将开始。

例行典仪过后,各部照旧依次汇报事务。仲姜晚上本就没有睡觉,加上所议事务皆与自己无关,不由神思怠倦开始恍惚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倾城轻轻地碰她胳膊,仲姜才抬眼见紫烟正瞪着自己。

安庭大人正在上面侃侃而谈,仲姜仔细一听才知他们正在与技师讨论连心锁设计的事情。

玉师们对设计图拆分持保守意见,而安庭却极力赞成。

咦!前几天还为此事罚我,今日怎又赞成了呢?

文仲看图沉思良久,举棋难定。大清早也不能无休无止争论下去,当即决定两部各出一份设计图优劣比过之后再作评判。

收完早课,玉史的徒人们被传进史府。

安庭一改之前反对的态度,他颇为豪迈地说:

“我们玉史一直是静修苦寒之所,难得有升迁的机会,既然上士大人批准你们可以与玉人们一较高下,就放手去搏吧!”

他不仅宣布取消对紫烟与仲姜的处罚还同意仲姜也可以参与制图。只不过她所绘图纸要交紫烟核验,原因是若有差错怕被玉师们笑话。

从史府出来,倾城一路喋喋不休很为她不平。

仲姜却不以为然,安庭能够接受拆分的方法就已经够她惊喜了。

“怎么?不服吗?”紫烟抱胸突然站在她们面前。

倾城立即笑嘻嘻,“早上太过匆忙,还没来得及恭喜师姐面壁已完呢?”

紫烟冷哼一声,“有人刚才好象不是这样讲的!”对着倾城扬手便是一记耳括子。

徒人们猝不防及,全都呆了。

“给我记好了!以后若再有人乱嚼舌根,她就是下场!”紫烟环顾四望趾高气扬。

仲姜扶起倾城,紫烟的嚣张彻底惹怒了她。

“你也不服吗?我这双手就是专治不服的!”紫烟伸手挑衅。

“的确不服!因为你根本没资格来教训我们!”她毫不畏惧地迎着紫烟的目光。

“玉府十训中第八训有云,慎言恭谨、举止有度、谦逊有礼,戒骄戒躁。而你呢,出言不逊,蛮横无礼、刁钻泼辣、欺侮同门。试问你遵的是哪一条规矩?”

“仲姜,你好大的胆子!敢以下犯上!”紫烟手指向她。

“仲姜不敢,师姐与我们同穿一色衣服,同系一种丝带,甚至还是同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但不知姐姐是哪门子的“上”?是与玉人技师们平分秋色还是与安庭大人平起平坐呢?请师姐不妨教导清楚,也好让师妹们长个教训!”

激得紫烟为之语塞,指着她一连吐出几个“你!”字后道:“仲姜,你给我听着。我这个大师姐虽然微不足道,但如果有一天你坐上我的这个位置,你也可以出言不逊,蛮横无礼、刁钻泼辣、欺侮同门!”

说完气呼呼便走。

“站住!”仲姜大喝一声,“别忘了我们上次的赌约!”

紫烟闻言更是郁闷,咬牙回头瞪她一眼,“愿赌服输,我无话可说!”

眼看紫烟悻然离去,大家才满心欢喜的围上来。

在对面楼阁的上士文仲与安庭盯着刚才发生的一幕,“看到了吧!能伴读殿下的人岂是一般人啊!你把她放在扫玉阁,这步棋的确是走对了!”

安庭的嘴边浮出一丝微笑,他的目光随着紫烟愤怒的身影穿梭在玉史院丛丛回廊之间。

安庭给自己写过的书录只剩下《玉工杂记》没有研读了。

为何将它推荐给我难道安大人不知这本书已经失窃了吗?

安大人将它写在目录之中,是告诉我这是精要之作还是另有想法呢?仲姜寻遍扫玉阁也找不到与之有任何关联的记载。

“打死你!——叫你又偷东西!”院子里传来金风玉露的追打声。

仲姜跑下楼去见明媚被追得满院子跑。

她伸手拦住金风、玉露,“别拦我,今天要好好教训她,胆子越来越大,连大爷的东西也敢碰!”

明媚抱头躲到大树后,死活也不出来。

“明媚,他们不打你了!你快出来好不好?”仲姜轻声唤她。

“不出来!会打!”明媚半探头连连摇手。

“你看!”仲姜抛下玉露手中的竹棍,“棍子也扔了,相信我!”

明媚这才缩着身子走出来,小心亦亦躲在仲姜身后。

“这次还好被我们早发现了,否则大爷怪罪下来,我跟金风吃不了兜着走!”

玉露一脸不悦。

“她到底动了清伯的什么东西?”仲姜问。

“昨天大爷让咱们将他的楠木盒子拿出来晾晾,我一时大意放在集玉楼架上忘了收。今早上去收时,发现她慌慌张张从里面跑出来。我一看,盒子的锁被撬开了!这才和玉露去追她!”

金风手中抱着一个约双掌大小焕着油光透亮绿彩的楠木盒子,绿色的木质涣着丝丝金色纹理,一看便知是上等的楠木。盒子边缘缀以蝶彩,精雅可人。只是一把蝶形金锁锁叶已被撬开变形。

“里面的东西可有丢失?”仲姜问道。

“还来不及看呢?”金风言道。

明媚连连摇头,“我没有偷,东西在里面——”她紧紧抱住仲姜,“不要打我,我没有偷,是他给的——他给的!”

“这么贵重的东西谁会送给你啊!尽胡说八道!”玉露作势又要打她。

她拿了几块饼稳住明媚,再打开宝盒。里面的白色帛布已被翻开,一道柔光闪过,一块青润透澈玉佩出现在眼前。

虬枝旁逸梅花朵朵甚是清雅,精湛的缕雕高寒透澈。‘寒梅报春’,她屏住呼吸!这不是父亲生前所佩之玉吗?为何会在清伯手上?

“给我!这是我的——”明媚突然失态,被金风、玉露死死抱住。

“你疯了吗?这是大爷的东西!”金风一掌推开她。

明媚一头撞过来果真如疯了一般,仲姜握玉反手向后,闪过她的猛扑。

明媚收不住势一头栽倒在倒,顿时呼天抢地哀痛万分。

“金风,你将玉佩收好!我来劝她!”仲姜说完不由分说扛起明媚便往小偏院中走去。

“强盗,那是我的东西!天杀的————”明媚在她身上挣扎着又哭又骂,俩人直至筋疲力尽方才罢休。

给她洗净了身子,换了身干净衣裳,仲姜又做了些好吃的,她才渐渐安静下来。

“明媚,你见过那块玉佩是吗?”仲姜拭探问她。

“嘿—嘿,没良心的!”明媚双眼发直掩嘴傻笑。

“那你告诉我,是什么时候见过那块玉佩?我就给你做更多的好吃的!”她拿起一块如意饼在她面前一晃。

明媚笨拙地伸手抢了个空,“哇”地一声大哭。

“你也是坏人!”她委屈地指着她,仲姜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别哭了,明媚最乖!”她边哄她边将饼放在她手里。

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仲姜不由暗自叹气。此人神智不清,就算说出点什么也未必可信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