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四十六、故人托辞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468 2013-04-23 09:43:19

  到玉府的第三天,仲姜见到了楚童。

集玉楼有关金玉之器的文献多得瞠目结舌,四四方方的五间大室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典籍。

她服侍诸儿读书时已是博览群书,可跟眼前相比那又是何等的微不足道。正中室内架上放着三卷用帛布包裹的文献,仲姜拿起一卷见上书《周礼》。

听梁太傅曾讲《周礼》《仪礼》《礼记》合称三礼。

展开《周礼》,见上面不仅详细讲解了玉石理论还记载了祭祀、庙制、朝聘、婚丧、盟会、车服、宫饰、器物、音乐所用之礼。甚至包罗君臣次序、贵贱等级、长幼辈份皆与玉饰有关。其内容之全是她之前从未见过的。

待她全部看完,窗外已是暮色沉沉。

“咚-咚-”窗子在响。

仲姜心中一凛合上简书,拿起扫把轻轻走到窗边。

有个黑影正探头探脑,仲姜举起扫把正要当头打下。

黑影轻叫“别打,是我!”

定睛一看,正是楚童。

一身黑衣的他翻进来不待仲姜问他便禁声说:“你别声张,我是偷了干爹的牌子过来看你的!”

他扬了扬手中的食盒,“想你是馋了吧!”

俩人跑到避静处悄悄地坐了,楚童仔细打量她,“嗯,比想象中的好!”

仲姜打开食盒,见是她平常喜欢吃的桂花糕和梅花酥还有半只烧鸡。

“眉生给你做的,这几天她一直很难过!”楚童叹气“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跑到这种阴气森森的地方!”

“这里有什么不好,有书看、有本事学运气好的话还可以谋个一官半职!”仲姜故作轻松。

楚童连连摇头,“你还习惯吗?不会有人欺负你吧!”

“你以为这里是江湖啊,哪有那么多勾心斗角!”仲姜咬一口桂花糕。果然透着眉生的味道,涌起一阵酸楚。

“那就好!”楚童放下心来,俩人尽捡些轻快的话题。和楚童的独处还是那么愉快,不知不觉已是月上半空。

远处有脚步声传来,楚童警觉站起身。

“以后每隔十天我便来看你,咱们就在集玉楼见!”

“好的,你自己小心些!”仲姜直到他消失在夜色中才拎着食盒出了扫玉阁。

“仲姜,站住!”刚要入门,紫烟突然冒出来。

打量了一眼她手中的食盒,“太子殿中的宫女果然与众不同,看来咱们玉府的饭食的确是太粗陋了,入不了您的金口啊!”紫烟的语气尖酸刻薄。

仲姜平静一笑,“师姐误会了,这是宫内莫总管托在下给清伯送的食物。因清伯已安睡故准备明天送去!”

紫烟半信半疑,冷笑道:“你撒谎!我从未听说清伯与宫里的人有什么交情。你以为打着莫总管幌子我就怕了么?”

倾城闻声而出,拉着仲姜示意她不要再出声。

“在下身份低微从不敢过问莫总管与清伯如何相识,至于师姐怕是不怕我更是不敢揣测。”她一番话说得咸淡相宜,倾城在旁急得直瞪她。

“你在讽我身份低微?”紫烟涨红了脸。

“仲姜不敢!”。

紫烟寒着脸,“你若有一天跟我一样做了一等徒人再拿身份去说事吧!”说完一把拉住仲姜,“跟我去安大人那里把事说清楚!”

倾城赶紧拦在前面,“师姐息怒,看在她是新来的份上就饶她一次吧!”

紫烟不依不饶,硬要将她拉走。

“你们吵什么?”安庭冷着脸站在院前。

紫烟便将她私自带食一事说了,“打开!”安庭冲着她令道。

仲姜只得打开食盒,看到半只烧鸡时仲姜自己也傻眼了,明眼人一看便知给清伯送食定是托辞了。

“莫总管与清伯的确是旧识,你明日清早就送过去吧!”安庭面色平常。

紫烟心有不甘还欲再说,安庭喝止她:“天色已晚,明日还有早课。你们早些休息吧!”

送走安庭,紫烟悻悻而去。

倾城拉着仲姜进了屋关上门,“在这儿敢跟紫烟顶嘴的人你是第一个!我太崇拜你了!”想是长期受她欺凌,倾城的言语之中满是喜悦。

“这有什么?不出半月我保证让她乖乖地为我俩梳头,就不知你敢不敢承受?”说完拿出烧鸡分倾城一半。

倾城疑道:“这不是给清伯的吗?”

仲姜一把捂住她嘴,唯恐被紫烟听见。

“烧鸡不过夜,点心我明日送去便是了!”她悄悄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