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五十、燕国人?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902 2013-04-23 09:43:19

  第二日到扫玉阁没想到金风玉露早早便在门口迎候,见她过来恭敬行礼。

“大清早的为何行此大礼?”仲姜纳闷。

金风、玉露面露喜色将她拉至一旁悄声道:“姐姐昨天做的如意饼大爷一口气全吃了不说还连声称赞,说玉府总算换了个好厨子!”

被陌玉各种嫌弃的手艺竟然得到了清伯的认可,仲姜大感意外。

“咱们大爷一向挑剔,每次上茶点都要被他骂。这次姐姐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说完又一躬身。

仲姜允诺后绪只要清伯想吃,随时可以帮忙再做。金风玉露大喜,

“我们也不能让姐姐白白帮忙,今后若有什么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姐姐尽管吩咐便是!”

“眼下就有一事需要二位帮忙!”

仲姜说完从袖中掏出昨晚绘好的图面,“这几日我看了不少典籍,其中有些问题想向清伯请教。无奈才疏学浅入不了清伯的眼。所以还要烦请二位小哥代为递呈如何?”

金风、玉露面容迟疑,仲姜也不好强求忙说:“若是太过为难那就算了!”

玉露轻声对金风道:“大爷每日下午饮茶时心情会好些,要不我们将图放在茶盒旁。他若是有批注我们便拿给姐姐,若没有姐姐可别怪我们!”

“不敢,不敢!多谢了!”仲姜大喜。

一连三天,没有任何动静。

仲姜虽然忐忑倒也不着急,闲来无事除在扫玉阁认真研书,便偷偷跑到厨房做饼。一半分给清伯,一半留到集玉楼小案上。

午后清冷的光晕透过窗棂照着书案上,看着明媚探头探脑地从窗中翻进来大快朵颐。

她装着埋头看书没有发现的样子,心中只是纳闷这位年纪倘轻,姿色也算上佳的女子是为何事而致神智不清呢?又是犯了什么错要被打跛一条腿呢?

正自叹息时,有徒人过来唤她去玉史院。

入得正门,安庭居中正襟危坐,紫烟、倾城等徒人满脸惶恐跪在堂前。

刚行完礼,安庭将竹简往她面前一掷,“将设计图纸分开是谁的主意?”

仲姜瞟一眼倾城,倾城瞟向紫烟轻轻摇动手指。

仲姜心知她的意思是紫烟已将她供出。

“是在下的主意!”既已如此,仲姜便干脆承认。

“你倘为新人不了解玉府的规矩我不怪罪于你,可是若插手其他部之间的事务不能轻饶你。”安庭神色严谨。

仲姜疑惑,“在下错在哪里还请大人明示!”

“设计图向来是由玉府中士大人下面的高等玉人亲自手绘,我们玉史院只负责入档保存。你竟然怂恿紫烟窜改图纸,此事若张扬出去恐引起两院争端。若中士大人追责下来,你可承担得起?”安庭愠怒。

仲姜打开竹简,见图面已被拆分。

想是与紫烟因赌贪功擅自改图,只怪自己在与她赌注时没将话说清楚。倒让她将了自己一军。

紫烟满脸无辜,“你说玉人们的图纸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随手绘几张也比他们强!我不信,你还要偏证明给我看!跟我打赌,说什么,只要将图纸折开。什么繁杂的工艺都解得开!都怪我这脑子太笨,就信了你的话————。大人,看在属下追随多年的份上,您就饶了我吧!属下知错了”

她连番添油加醋、真真假假的说辞,到最后求饶时更是洒下几滴珠泪,真正是楚楚可怜,谁见犹怜。

仲姜欲要争辩,倾城悄悄拉她衣角示意不要再论。

安庭黑沉了脸:“你身为大师姐理应分清是非,此次幸好没有酿成大错加之你主动认错便从轻发落吧。从即日起,到可园面壁清扫三天。”

他看了看仲姜又道:“你虽为新人但也要有所戒,从今日起在扫玉阁抄写《玉府训戒》与《三礼》各五十遍。此事就此为止不得声张!”

各抄五十遍!玉史大人好大的手笔。三礼内容之繁多她心明了。五十遍抄完,只怕见到字她都会吐。

金风、玉露帮她在集玉楼偏房收拾了一个小房间以方便她抄写。据闻这里曾是清伯煮茶的地方,后来因嫌外人叨扰过多便舍弃搬到里屋去了。

宽大的木榻上摆着一张精巧的案几,窗边的小架上还摆着玲珑的三脚玉香炉。炉盖上三只兽头龇牙咧嘴,惟妙惟肖。

“这是三瑞吐祥!”金风揭开炉盖将渗有香油的热水倒进炉内合上炉盖。只见几缕白气从兽口中袅袅而升,一股幽香如兰似芝飘然而至。

“清香怡人,幽远静致!好清新的香料!”仲姜赞道。

“姐姐的鼻子好厉害,这是咱们大爷最喜欢的如意草!”金风见她喜欢很是开心。

仲姜霎时呆住,又是如意草!在卫国苦心寻觅的如意草居然在这里不经意地遇上了。

“清伯是燕国人吗?”她情不自禁问道。

“姐姐怎么知道?”玉露奇道。

和陌玉一样爱吃如意饼还知道如意草,又有什么理由不是呢?

当晚,抄完简书搁下笔,只觉手指酸痛无力。不过,几十遍抄下来《玉府十训》早已烂熟于心。

看来老人常言,好记性不如乱笔头倒也不是没有理由。

见时候倘早,又跑到厨房给清伯做了一盒如意饼。这次她特意加了几滴如意草香油。

还倘未蒸熟只觉清香扑鼻更不用说入口消融,齿颊留香。

刚分完一半给金风、玉露便有徒人过来说玉史大人传见。

“姑娘带着食盒跟我们走吧!”来人的语气甚急。

仲姜只好拎着食盒随他们走出扫玉阁。

遇到巡卫,来人将手一扬巡卫忙低头放行。

只看这架式,仲姜便知是谁要见自己。

好吧!算你有口福了!她抱着食盒登上辇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