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六十、风雨前夜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3202 2013-04-23 09:43:19

  驿馆的生活忙碌而清静,和诸儿的默契甚至让她产生了还生活在齐宫的错觉。可内心里她很清楚之前那种纯净与美好终究是回不去了。

不管那份帛书是真是假,她的心里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

“仲姜,明天想不想出去玩?”早晨给他上药时,诸儿突然问她。

十多天过去,在她的精心照料下他的伤口恢复很快,面色由苍白如玉渐渐红润光泽。

明天就是十五的上元灯会,城中的热闹景色自入宫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她犹豫半晌,“驿馆守卫森严,我们怎出得去?”

“只要你想去,我就有办法!”诸儿很有把握的样子。

“殿下的伤还没有痊愈,况且上元灯会每年都会有,不如等来年再说吧!”仲姜低下头把弄着药罐。

上次遇险差点送命,她实不想再节外生枝。

凉风袭来,情不自禁一个冷颤。

“你在想什么?”诸儿袒露上身正等着她包扎。她“哦”一声有些心慌意乱,静静地只听到丝帛的磨擦声。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她。

“仲姜!”等给他穿好衣服,诸儿轻轻握住她的手。

“不管是母后的意思还是你自愿留下,我都很高兴!以后回到宫里,我们还象从前一样好吗?”

仲姜不敢直视他热切的眼神,她又怎忍心说她不可能回到他身边,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生活呢!

“放心吧!有我在,没有人敢为难你!让你受一点点委屈都不行!”她的犹豫使他误以为她在害怕内宫争斗。

“有殿下在身边,仲姜一直都很有安全感!”她勉强挤出一丝欢笑故作轻松。

“难得今天是个晴朗的天气,我们叫上楚童和眉生来院子里玩上一天如何?”

“好啊!你想怎样都可以!”诸儿欣然应允,他的笑容温暖得令仲姜见之心碎。

那一天,他们四人在院子里将年幼时在齐宫所有玩过的游戏全部再玩了一遍。

有些实在是俩小无猜略显幼稚,连一旁的侍卫都忍俊不禁,他们倒是乐在其中。

“看,殿下笑得多开心!很久没见到他有这么灿烂的笑容了!”眉生在她耳旁偷偷说。

不要说诸儿,就是连她自己这几年也从没如此放肆玩乐过。

入冬的阳光渗透着诸儿玉润的肌肤,他安静地坐在庭阶上挂着舒心笑容。仲姜垂下眼眸不无忧虑地说,

“以后还要烦劳姐姐好生照顾殿下!”

“楚童说你马上要回宫了,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是不是?”完全不知情的眉生亲妮地搂住她,“殿下的起居没有人比你更合适照料,想推给我啊,门都没有!”

“悄悄话说多了小心乱耳朵!”不知何时楚童跑过来,他手里还拿着一只蹴鞠。

过了今天还不知有没有机会聚在一起,我又何必如此伤感扫大家的兴呢?她将手放在嘴边朝楚童大声喊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方才眉生姐姐说她——心悦你!”说完笑哈哈便跑。

“哎呀!胡说八道”眉生羞红了脸跺脚便追。

“把你的嘴用臭袜子塞住,看你还瞎说不!”楚童三下五除二脱了袜子甩过来。

“哎呀!有人放毒了!”仲姜与眉生花容失色嘻嘻哈哈直往树丛中钻。

看着花丛中这一幕,诸儿宛尔一笑。正午的阳光照暖暖地照着盖在腿上的狐裘,一丝冬天的气息也没有,倒好象初春已经到来。

午休后大家在院子里又来了一场蹴鞠赛,诸儿有伤不能参与只得担任评判。为使比赛精彩楚童又招呼了不少侍卫上阵。

楚童和眉生加上八位侍卫一组,仲姜另带九位侍卫一组。

诸儿一声号令,院子里顿时草飞叶舞,人声鼎沸。连中院里的守卫们也忍不住过来凑热闹,有些甚至下起了赌注。

不管仲姜是生夺还是硬抢,诸儿一律视而不见,入了圆筐便大声叫好示意得分。

而只要楚童的人与仲姜稍有接触,他便大声喊停示意犯规罚分。

楚童哭笑不得,“兄弟们,那组多了一人,咱们可得加把劲了!”

眉生莫名其妙,“不都是一样的人数么?什么时候多一人?”

楚童嘴朝诸儿一嘟,“那一位虽没上场,劲气儿却全使在偏心眼上,你没瞧见么?”

诸儿悠闲地端着茶笑嘻嘻道“不服再来一局怎样?”

这一天玩得真是太尽兴了,送走楚童与眉生。她沐浴更衣后几乎连滚带爬到榻上便睡了过去。

恍惚间,有人将自己扶正睡好,把湿发从枕上理出来在轻轻擦拭。她实在太倦洗完头没拭干便倒下睡了,以前在幽峡谷,陌玉常不许她洗完头睡觉。说是谷中清寒,会容易湿气入身。

“那我已经洗了怎么办?“她故意问道。

“那就怨不得我占你便宜了!”他把布巾放在自己腿上,招呼她躺下将头枕在他腿上。

一边帮她擦头一边跟她在月下东扯西拉的闲聊。

有一天,擦完头他突然一脸坏笑:“你故意晚上洗头是吗?”

被他揭穿,羞得她差点钻到他小腿肚子里去,他却温柔抱她入怀。

“我喜欢你的故意!”

“我不是故意的!”被子上暖意融融的裘毛磨擦在腮上痒痒的很舒服,她甜丝丝地嘟哝着又睡了过去。

清晨,仲姜备了早点端到诸儿房中却不见踪影。

侍卫说他大早便出门了,难道回宫了吗?转念一想今天是上元佳节,按常规应回宫侍亲,晚上还要与大王一起在城楼上与民同乐,自然不能缺席。

昨日还热闹的院子里刹时清静得连口针掉下也听得到,她百无聊赖回到房内收拾衣服准备回玉府。

“殿下吩咐,姑娘今天不能随便外出!”侍卫没有放行,她只得怏怏又回到院内无聊地打发着时间。

下午,宫内终于有人过来。

她起先以为是给诸儿送来的物品,谁知全是她的。

一身银狐大袄清丽高贵,满盒流光异彩的珠钗涣发着令少女们为之发狂的光泽。

“殿下说让姑娘穿着这身服饰出去赏灯!”内侍呈上来说。

仲姜接过淡淡地谢了。

“在下还有一封王后给姑娘的信”内侍又呈上一只黑色锦盒,“王后吩咐一定要姑娘看完信后托个口信过去!”

“请回王后,仲姜谨遵承诺!”她看完信后平静地回复。

临淄城内上元佳节历来是齐国灯火最盛的地方,这一天过去就意味着新年已经结束,一切生活将回到正常的轨道。

城中无论是官家还是私宅与商家,彩灯早早便挂出来。整整几条街火树银花,远远望去犹如一条闪耀的长龙,弯蜒于齐城之上。

仲姜车窗里看着外面的美景,入宫后还是第一次在外面过上元节。

城门口车水马龙,大家都是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看灯的。

有王室令牌在手仲姜的车马很快通过检查,待入得城中已是华灯正盛,极至辉煌。

诸儿便没有盛装出行,不过一身锦蓝轻裘已经足够鹤立鸡群了。

见仲姜下车,他眉尖轻蹙。“为何没有穿我为你准备的服饰?”

她的头发用一支精巧的银钗随意挽在耳后,通体一身月白小袄裙皎洁明净,还好有件浅蓝大衣衬着倒也没有显得太素。

“城中看灯的大多为平常百姓,今日殿下和奴婢一起这身衣服不正好相得益彰吗?”

诸儿细看,俩人外衣都是蓝色果然十分相配。心中一喜情不自禁握了她的手倘佯在灯海之中。

随着人流的涌动,人潮时不时袭来,转眼间又恢复平静。一种不安强烈地敲击着仲姜的心房,总觉得欢声溢彩下暗流汹涌。

诸儿却兴高彩列,和她肩并着肩沿路新鲜地看过去。

快到城楼时,俩人迎面站定。诸儿从怀中取下玉锁,丝毫不顾她疑惑地目光给她挂上。

“父王和母后此时就在城楼上,我特意选在这里给你戴上我们王族的玉锁,就是要告诉齐国所有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诸儿的女人!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永远也不会让你受委屈!”

“殿下——”她紧紧地拽着玉锁不知如何是好!

诸儿激动地拥着她,“你可以不用马上答应我,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忘了他!”

忘了他?怎么会呢!就算是忘了全世界的人,也不可能忘得了和他曾经的一切啊!

“看,天灯伸上去了!”人群中有人大声说。

“哇!——”大家被半空中冉冉升起五颜六色的天灯惊叹不已。

“看那边!”大家的视线情不自禁被城楼上缓缓上升巨大无比的华灯所吸引。那盏华灯形似玉凤,通体血红,上面隐约可见巨大“来栖”二字。

是那块血玉造型的花灯!

“好漂亮啊!宫内的灯就是豪气!”人们赞叹着--

“这是父王放的花灯”诸儿仰头目光追随着华灯,“每年上元节,父王都会放一盏凤灯。年年都是“来栖”二字,也不知是何故?”他笑叹道。

“有凤来仪兮,见则天下安宁,大王是为齐国苍生赐福吧!”她突然感觉这只灯就象迷一样,盛着秘密越升越高,最后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亮点消失在天际。

就象母亲与齐王高和那块血玉的关系一样,是一个渐渐消失的的迷!

“过了今晚你就是我诸儿的女人了,怎么能不带你去城楼上和王亲一起享受这万家灯火呢?”诸儿握着她的手,越过层层阶梯走到城楼之上,而她的心却随着一层层石阶逐渐冷却。

城楼上齐王高与郭后华服而立,后面跟着妃姬、公子、公主们与王室宗亲,能来的全部都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