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六十一、上元灯火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952 2013-04-23 09:43:19

  “王儿怎么现在才来?”齐王高虽问诸儿疑惑的目光却一直停在仲姜身上。

“哦,王儿前些日子为臣妾祈福,今儿才回宫!”郭后忙打圆场。

良久,齐王高将视线收回轻轻道:“起来吧!”

仲姜欲起身,诸儿却一把将她拉住。

“儿臣有一事想请父王恩准!”

齐王高声音阴沉,“何事?”

“殿下,今日是上元盛事。有事明日回宫奏请也不迟啊!”莫总管见状不对劲忙上前推辞。

“让王儿说吧!”郭后的目光充满宠溺。

“父王与母后一直忧心儿臣的终身之事,今日趁良辰美景之际,特请父王恩准与仲姜成百年之合以了却二老心愿!”

一语出乎所有人意料,人人目瞪口呆。

“殿下,你怎么——?”饶仲姜平日机智,此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仔细想过了,门户与地位尊卑都只是借口,我说你是良配便没人更合适!”诸儿倒是平静异常。

大家默然无语,有的愤怒、有的笑话更有想看热闹的,众人纷纷看向齐王高。

齐王高目光森寒扫向仲姜,“好一个门户与地位尊卑都只是借口,你又凭什么认定她就是你的良配?”

“仲姜在儿臣身边多年,我与她表面虽是主仆可实际上早已心意相通、情投意合。儿臣早已立下誓愿,今生非仲姜不娶!”

“啊!这怎么可以!不像话!”王亲们终于控制不住,议论四起。

“好事啊!”骊姬在旁突然大声叫好,“早听说仲姜冰雪聪明是宫内一等一的奴婢,有这样的人物做太子妃真是我齐国的福气啊!”

她有意将“奴婢”二字叫得忒响,听得宗亲们如刺在喉。

“仲姜虽是宫中奴婢,但也比某些歌啊、舞姬什么的强多了!给王兄做个侍妾又有何不可!”宣姜在一旁不冷不热道。

骊姬被她一句抢白,气得说不出话来。

见齐王高沉吟不语,郭后突然转身跪下,“妾身恳请大王应允王儿的请求!”

她此举出乎所有人意料,人皆暗想王后宠溺太子是不是太过了。

齐王高眼望仲姜寒眸似水,“寡人一直以为你是与众不同的女子,那些世间利禄你根本不会在意。现今太子所求的是否也是你的心意!如若是,寡人便准你!”

仲姜迎着所有人的目光抬起头来,发钗中散开的一绺青丝在额旁随风飘扬。她的眼眸灿若星辉,彩灯闪烁下肤光胜雪。

所有人不得不暗叹若不是地位悬殊,跟太子还真是一对璧人!

“仲姜,本宫感念你对诸儿一片深情。今日便当着宗亲的面向大王请准,你意下如何?”郭后的声音虽然很温柔,听在耳里却如同针刺。

她茫然地看着诸儿又望一眼温婉端庄的郭后,还有不怀好意的骊姬等后妃们以及神情复杂的宣姜公主——四面八方的人脸就象一道道栅栏将她牢牢地困在当中喘不过气来。

“你愿意吗?”齐王高目光犹如一把利刃狠狠地刺向她的心房。

“我——不愿意!”她对着齐王高硬生生地说出这四个字。话语一出,栅栏顿时消失,她禁不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不愿意?”诸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们好不容易走到现在,你为什么不愿意?”

“仲姜,你怎能如此不知好歹?”郭后面色一寒。

仲姜取下玉锁呈给诸儿,“奴婢一直视殿下为主人从无半点私心,今日之事,奴婢羞愧万分。想来是平日行为失检才会使殿下误会!请大王及王后恕罪!”

“这十多天你对我情意绵绵,难不成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扮出来的!”诸儿凄然:“仲姜,你到底在怕什么?是不是有人在逼你说谎,有人不愿意放开你是不是?”诸儿情绪激动摇着她的双肩一连声问。

“够了!”她眼前一阵晕眩,“我仲姜对天起誓,今生今世若对太子殿下有半点非分之想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她咬牙发完誓冷笑说,“殿下现在总该相信没有人逼我了吧!”

“你说过,你是不会骗我的!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对我?”诸儿大叫一声捂着伤口,方才一番用力伤口已崩开,血渐渐浸红了衣衫他身形几欲不稳。她欲伸手相扶,被他粗暴地推开。

“来人呀!速将太子抬回宫中!”郭后惊慌失措。

“谁敢过来!”诸儿慢慢站起身来,与仲姜迎面对视。她的誓言犹如利剑将他刺得遍体鳞伤,长笑一阵后他将玉锁朝城下抛去。

“你若已弃,今生今世没有第二个女人能拥有它!”

“王兄,那是家族的信物!”宣姜公主奔到城楼边,看着玉锁坠下不无痛惜。

“对不起!殿下的深情仲姜来世再报!”她不忍再看诸儿。

“是因为它吗!”诸儿说着从怀着掏出那份帛书,仲姜来不及阻止,诸儿咬牙将其撕成碎片,扬手一抛。

“殿下不要啊!”仲姜呆立在漫天的碎片中,仰望着帛丝片片眼泪倾盆而下。

“你伤了我,没有愧疚!我撕了它,你却哭了”诸儿笑着流下泪来,“我一直不相信你心里没有我,原来真的是这样!”

“太子病了,回宫休息去吧!”齐王高看着城头上飞舞的丝片和凄然而立的仲姜冷然道。

侍卫们七手八脚抬着诸儿回宫后,宗亲们都识趣地离去,只有郭后陪着齐王高眺望着城下万家灯火。

“王后准备如何处置仲姜?”齐王高突然问道。

“她虽然拒绝了王儿,也算是个懂事识大体的孩子!眼下受了这等委屈,臣妾万万不会亏待于她!”

“但愿王后说到做到,就让她在玉府清静地学手艺吧!”齐王高凝视着城头上哭泣的身影,一腔柔情从心头莫名地升起,就好像多年前他曾经义无反顾地抱着那个人相拥一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