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七十三、郭后的秘密4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876 2013-04-23 09:43:19

  而后一个月,她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兰若得知开心地来看她。这一年,她常与公子高在一起,却一直不见有喜。

谨玉此时早已将不快事丢之脑后,所有的一切都不能跟腹中的小生命相比。

兰若亲自给她端来安胎药,谨玉闻后道:“这药味闻了想吐,姐姐先放一放吧!”

兰若依言放下:“大公子已收到消息,高兴得很呢?”

她心中充满喜悦,心中想着有了孩子,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待兰若走后,她吩咐贴身家人将安胎药偷偷倒了。

她可不敢轻易喝这汤药,因为兰若的补药就是她拿的方子。为何这一年没有身孕她比谁都清楚。也许兰若是真心的给她送安胎药,但这谁又敢保证呢?

很快她有孕的消息被齐妃知晓了,齐妃定要见她。她只好入宫见齐妃。

初见齐妃,她总算明白为何齐王要如此宠爱她的原因了。华丽的宫殿丝毫没有使她的姿容与气度逊色。反倒衬得她雍容华贵,艳丽逼人。见她过来,她轻启朱唇,美目流转:“快快坐下!如今有了身子,可不能站久了!”她的声音如乐声一般清脆。“大公子可曾安好?”她关切地问道。

谨玉起身相谢言道甚好,“那就放心了,听闻你们两姐妹将公子府治理得井井有条,本宫特地将你请来多多讨教!”

“不敢,谨玉只是守着本份,府上所有事情还是有劳大王与夫人操心。”谨玉得体的回道。两人在宫中唠着家常,不觉有好几个时辰。

宫人端上补药,齐妃对谨玉道:“这是上好的补药,来得好不如来得巧。来!你也喝些!”说完令人端给谨玉。谨玉看着热气腾腾、乌黑的汤汁心中有些发麻。

“怎啦!怕苦不成?”齐妃关切地问道。

“哦!不是,是闻不得这股子味道!”谨玉说着端起汤药慢慢地喝了。

齐妃甚是满意,笑着道:“听闻太医讲,这方子补身再好不过了,你若是觉着好,我令人抄给你!”

谨玉笑着谢道:“好啊!回头我也让府上医师照着方子拿药。”

回到府上,谨玉见身体没任何不适才放下心来。几日后,她吃了午饭正在休息,却突然腹痛不止,兰若见状忙唤太医。待太医到,下身血流如注,已小产。

谨玉在屋内整整躺了一月,但身体上的损伤远远比不了心中的巨痛。她不相信自己这么小心还会小产。兰若还是每天来探望她,还是那样的嘘寒问暖。可是,不管怎样,她都觉得那些温柔背后一定有秘密。

一月后,她开始下榻走动。那日在后花园,她忽然有些饿了。家人便给她端上煮好的鸡汤。她喝了一口想了一下问道:“我们园子里换师傅了吗?”

家人回道:“没换,还是那位麻子师傅!”她放了盘,奇道:“那怎和上次喝过的汤味道不一样呢?”

家人道:“夫人上次喝的鸡汤是侧夫人屋里做好端过来的,味儿可能要重一些!”

“啪!”谨玉手中的小盘掉在地上,汤汁沷了她一身。家人吓得赶紧擦的擦试,看的看她有没烫着。滚热的汤倒在裙上,她却一点感觉也没有。那天小产前她的确是喝了很多鸡汤,还连声称赞那汤极好。原来,是兰若屋里送过来的。

亏她一直那么小心提防着她,还是被她得手了。好啊!我让你没有喜,你便让我生不下来。我们走着瞧!她暗自咬牙!

自此,她不再对兰若爱理不理。而是相当恭敬与亲热。公子高在两月之后回来,见她们有说有笑,心中甚是宽慰。

那日深夜,他们在亲热后,谈起失去的这个孩子。她伤心的哭了,他一直柔声的安慰她。“别哭了,我们还会有很多孩子!只是,下次要小心点!”他拍拍她的背,抚摸着她的头发。她在他的安抚声中渐渐地睡着了。

快天明时,她一觉醒来,伸手枕边却是空空如也。她知道,他到她这里只是为了所谓的按规矩办事。因为她是正室,所以要先来陪她。可是这第一晚上还没过完,他便去兰若房中了。她流着泪,将枕头狠狠地从榻上丢下去:“总有一天,你给我的,我要加倍还给你!”

她终于见到叔昆了,原来他与公子高真的不是同一个人。当公子高深夜带着他来到密室,与她和兰若相见时,那一刻她的心都快成万千碎片。天啊!世上还有如此相似之人,连长相、身材、酒窝。她和兰若简直就快惊呆了。

两人四目相对,只差没有叫出声来。好在,他们控制得极好,马上装着互不相识。公子高给她们讲了后面的计划,因为齐妃之故,所以今后叔昆要做他的替身了。而所有的训练从今日便开始,由她来负责完成他的训练。

公子高在边塞与杨忌一直在谋划筹建军队。他们已选定齐国最荒凉的地方,设立秘密兵营。为不引起齐妃父女的疑心,他必须随传随到。所以有了这个替身,他便可以替自己来应付齐妃父女这边,一切静待时机。

她不无担忧的给公子高讲,这样会不会很危险。他会一直这么顺从他们吗?他让她放心,并拿起一包药丸道:“以后每过十日便给他一颗解药!若是他不听从,只要过十日,他便毒发身亡!”她颤抖地接过解药,心中一阵悲哀,那么优秀的一条生命,竟然只是他手中朝不保夊的卒子。

他看了她一眼道:“他是我的孪生弟弟!”谨玉闻言惊讶不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