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七十七、中计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215 2013-04-23 09:43:19

  “见过王后!”仲姜在离宫门前跪下行大礼迎接郭后。

“快快起来!”郭后一脸慈祥的笑意看着眼前的仲姜,肤光胜雪,黑眸晧齿,身形窈窕。如今脱下宫奴衣裳,穿上长袍华服更是清雅脱俗。

她微笑地将她扶起,细细地打量。没错,那嘴角两边牵动的笑容、那酒窝、活脱脱与齐王高是一个模子出来的。特别是那颗痣,此时是那样的刺眼,它似乎在提醒她,我才是齐王高的女儿!我才是齐国堂堂的长公主!

郭后心头一凜,收住心神。

“王后请!”仲姜奉上茶。郭后接过茶,放在案上。“这些日子,在这里住得可曾习惯?”郭后问道。

仲姜微微一笑:“奴婢自小便在宫里当差,早已习惯宫里的生活!”

郭后点头道:“那就好!”言罢又道:“宣姜之前有诸多失礼的地方,你还得要多谅解些,本宫知道你定受了不少委屈!”

仲姜摇头道:“奴婢服侍公主,不周到的地方自该被问责。王后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郭后赞赏道:“真是个识大体的孩子!我那宣姜若及你一半就好了!”

她犹豫半晌又道:“这次盟会我有见过郑国的王后也就是姬昕的母亲,你想知她给我讲了什么吗?”

仲姜心中一紧,面上却镇静道:“王后们慧心智言,岂是奴婢们所能想得到的!”

郭后轻轻喝口水:“郑后居然提出要替儿子姬昕退婚,原因则是姬昕要娶的人是你——仲姜!”

“啊!”仲姜情不自禁惊叫出声,手中茶具差点跌落。

郭后看她一眼温柔笑道:“你别紧张,本宫既然跟你说出来,自不会责怪于你!”

“王后,奴婢-----”她欲再说,郭后抬手示意道:“你且听本宫说完,我那王儿怎说也是齐国的大公主,当然不能让她受这等屈辱,所以我便答应了她。”

仲姜看着郭后黯然的神色,心中颇觉不安,不知她突然讲起这些是什么意思?

郭后又道:“本来,我想回齐国等宣姜心绪好时再宣告此事。谁知,她竟不懂事的拿了那只玉蝉过来要追究。为了平息她的情绪,大王心疼她便假意说玉蝉是他赐给你的。这样一来宣姜才相信了,你能谅解他做为父亲的这种举动吗?”

“原来如此”仲姜这才明白自己突然从内务府放出来的原因,郭后拉着她的手:“本宫知你与姬昕情投意合,他也一心一意要娶你。可是,若将你名正言顺的出嫁那对宣姜太不公平,且传出去我齐国王室也恐落人笑柄。故而,大王和本宫只能将你偷偷地放出宫去。出宫之后,你便与我齐宫无任何瓜葛。去郑国寻找姬昕吧!从此双宿双飞也算是人间一桩美事!”

仲姜呆立半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王后,此言当真么?”

郭后点头:“当然,本宫难道还会食言么?”

仲姜只觉心中快喘不过气来:“那——宣姜公主呢?”

郭后笑道:“别担心她,毕竟是小孩心性。等过了这阵,本宫会给她安排更好的亲事。”

郭后站起身握住仲姜的手:“你在诸儿身边多年,本宫看着你长大。从情份上来讲,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本宫当然希望你也有一个好的归宿。大王年纪老了,你伴着他只做个夫人太委屈了!”

她叹了口气又道:“好好收拾一下,三日后就秘密出宫吧!到时本宫会安排好宫人在北门用一辆绿顶辇车接你。上车后楚童会护送你到郑国!”

仲姜跪地叩首,含泪道:“仲姜蒙大王、王后在宫里抬爱,谢大恩大德!”

郭后想想又道:“此事只有几人知道,你可千万别走漏风声。特别是诸儿与宣姜。”仲姜低头伏地:“奴婢遵令!”她看着郭后离去的背影,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激动。

原来,是我误会了他,他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仲姜握着玉蝉,珠泪欲滴。喜悦与紧张填满了她的胸膛。“大公子!我自由了!你能感应得到吗?”仲姜心中在呐喊。

突如而来的幸福使她想起,如果这样一走,与瑞香姐姐岂不是再不能见面了?刹那间与瑞香这几年在宫中相依为命的情景浮现在眼前,不舍之情顿时涌上心头。

她决定悄悄地看一眼瑞香,哪怕不能辞别也要看她一眼。

瑞香最近一直近身服侍诸儿,诸儿很少外出。每日在房中不是温书便是与楚童饮酒。情绪喜怒无常,极不稳定。宫人都怕入他的内室,他只有对瑞香还稍稍面色好看点。也许是因为仲姜的原因吧,瑞香心里想着。不知为何,她开始有些同情诸儿。

瑞香不敢相信仲姜还会来到太子宫前,她冲上前紧紧抱住仲姜。

“仲姜,你还好吗?”瑞香悲喜交集。仲姜紧紧回应着瑞香的拥抱:“姐姐,我很好!”瑞香放开她,仔细地打量她,“嗯,脸色好看多了!我太高兴了!”说完她又抱抱她。

仲姜将随行宫人打发至宫门外,她拉瑞香在长廊上坐下,“我今天想来看看姐姐,见你好我就放心了!”

瑞香开心道:“还不是老样子!只是殿下不太好!喜怒无常的老对宫人生气!想是因为你的事情吧!”

仲姜叹气不语,瑞香急道:“跟你说笑呢,可别生气!”

仲姜苦笑道:“我哪会生姐姐的气,在这宫里我们就是唯一的亲人。要不因为有姐姐,我早在几年前就呆不下去了。姐姐的恩情,妹妹这一生永远铭刻在心!”

瑞香拉住她的手:“看你说什么话?我也跟着你沾了不少光!这一辈子还感激不完呢!”仲姜想着即将天各一方,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好啦!别哭了!咱们以后不也可以常常见面吗?”她说着又抱住仲姜。

“好姐姐,你一定要保重!”仲姜哽咽道。

“当然!你也一样!”瑞香扶住仲姜双肩奇道:“今儿见面要高兴才是,怎么好像是生离死别似的!”

仲姜勉强一笑,“仲姜只是有些伤感,姐姐别多想!”

两人正说着,宫人过来唤瑞香处理宫中事务。两人依依告别。“姐姐,一定要珍重!”仲姜转身,心中满是离别情绪,她强行没有再让眼泪滚落。

整理好情绪后,她慢慢朝宫门外走。沿路的都是自己熟悉不已的景物,如今自己将永远告别这里,今生再也不会回到这里。她四处看着,眼中充满离情。

突然,她停住了脚步,心中突地一沉,差点叫出声来,诸儿正站在她对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