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七十六、左右为难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79 2013-04-23 09:43:19

  郭后还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之中,宣姜听得只觉背上一阵阵发凉。

“母后,父王知道此事吗?”宣姜小心地问。

郭后摇头:“齐妃令人割了兰若的肉,剁碎煮成汤送至你父王那里。你父王心知有异,但没有任何办法,只得不动声色地喝了,事后连血也吐出来了。你兰若姨母的死让他作为丈夫颜面尽失!从此之后,王族之内,人人自保,没有人再敢惹齐妃父女。”

宣姜惊恐不已:“还有如此恶毒的人!”想起自己今后也要入主郑宫,还不知宫内今后的情形会不会也如这一般。她不由抱住郭后一阵哆嗦:“母后,我好害怕!”

郭后紧紧抱住宣姜:“这一生我对你兰若姨母连补过的机会也不曾有。正因如此你父王需要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一来我要为失去的孩子和你兰若姨母报仇,二来我终归是个罪人!这个错纠缠了我一生,无论你父王怎么对我,我都受着。”

“可怜的母后!”宣姜搂紧郭后:“对不起!请恕儿臣对往事不知之罪,未体谅母后的心境,还以为是母后软弱可欺,但此事毕竟已过去多年,还请母后放下心结,和父王过好后面的时日。”宣姜在郭后怀里轻声啜泣。

郭后拍拍她的头:“母后这一生已犯下大错无法更改,就只能这样走下去。如果后面再有错那也由母后一力承担!”

宣姜哭着点头,偎依在郭后怀里。

“母后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委曲,只希望你可以顺利大婚!”郭后抚摸着宣姜。

宣姜坐直身子略有些犹豫地道:“儿臣曾经也害过仲姜,那日坠谷是儿臣有意所为。母后,儿臣是不希望王兄-----与她—”说到王兄二字,她几乎没有勇气再往下讲。

郭后点头示意明白她的意思,“那玉蝉不是她偷的,对吗?”

宣姜几乎不敢看郭后的眼睛,她流泪点头:“儿臣只是不明白,有哪点比不上她。为何王兄与姬昕都会那么倾心于她!”

郭后摇头叹气:“造化就是如此,你现在的心境就如我当年对你兰若姨母一样!”

宣姜疑虑道:“当年莫名其妙的钻出来个仲姜,那识玉、绘图的本事宫里头有谁教她?母后,你可曾查过她的身世?”

想起仲姜的身世,一阵酸楚涌上郭后的心头。她叹气摇头道:“母后怎会想到一个小小宫奴,会有如此魔力。当年只是觉得她较伶俐可人,陪在诸儿身边甚为贴心而已,现在想来后悔不已。”

“可是儿臣一直认为这个仲姜很邪门!据闻,她的名字还是父王赐的前公主的封号。那她的真名又是什么?儿臣那晚在内务府,明明听到她在梦里哭叫‘爹娘,带走雪儿吧!那雪儿莫非是她真名?可问她,她却不承认!”

“也许是她发梦吧!”郭后心中又怎不知仲姜便是雪儿,此事当然不能让宣姜知道。

宣姜见郭后淡定的神态便不再言语,随即想起与诸儿所做之事羞愧地低下头去。

郭后从宣姜宫中出来仔细地回忆着第一次见到仲姜的情形,仲姜的眉目,的确与宣姜有些相似!痣,对,耳边的那颗痣!还有酒窝!正是大王的特征。

郭后身子一晃,险些站立不稳,宫人忙将她扶住:“王后,您可有不适吗?要不要传太医?”

郭后不语摇头往前走!可是若大王与仲姜相认,仲姜不会成为大王最宠爱的长公主,而与姬昕成婚岂不是名正言顺!那宣姜怎么办?

不可以!万万不可以让大王知晓!现今之际只能想办法尽快阻止这件事情。一不可让大王犯有违人伦之错,二不可揭开仲姜的身世。

她打定主意便直接往离宫而去,她想再仔细看看她的面容。

莫总管刚奉齐王高之命给离宫送了些必需品,正巧遇到郭后进来。莫总管忙请躬身行礼,郭后示意平身。“本宫来看看仲姜礼训得怎样了?”

“回王后,仲姜姑娘聪明,已学得很好了”莫总管回道。

郭后点点头,莫总管在她身后低首而行。

“时间过得可真快!”郭后叹道:“想起那年仲姜入宫时,还是个毛头小孩,一转眼长成这么大的姑娘了!”

莫总管也道:“是啊!想起那些年帮老奴绘图样,还象昨日一样啊!”

郭后笑道:“说到绘图,我倒奇了。你说小姑娘哪儿学的那手艺难道是她爹娘教的吗?”

莫总管摇头道:“这个老奴倒未曾听说过,只知她是无父无母的可怜孩子。大王当年入宫时宫里头的人跑的跑,散的散。只有这仲姜被锁在那间玉苑里,还是大王救下的呢!”

“锁在玉苑里?齐妃的玉苑吗?”郭后问道。

莫总管点头:“一场大火没烧过去,这孩子也命大。第二天居然被大王遇见了。否则,早被侍卫杀了。”

郭后心道:“汝发当年要救的孩子被齐妃锁在宫里,齐妃在自杀之前暗示大王有位女儿。她为何不以此来要挟大王?可最终汝发又与齐妃死在宫中,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她思虑着这些入了神。

“夫人!若没其他事情,老奴告退了!”莫总管的话语打断了她的沉思。

“你且退下吧!”莫总管率宫人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