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六十八、楚童之忧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209 2013-04-23 09:43:19

  楚童入得宫来,见诸儿正在院中练剑。几个起落,剑花抖动,身手甚是利落。但剑气中总透着一股杀机。楚童在旁,不禁有一阵寒意。

“殿下,出汗了,先换件衣裳,当心别着凉了!”楚童冲着诸儿关切的叫唤。

诸儿收了剑,接过宫人递来的帛巾拭汗:“很久没这样练剑了,痛快!”

楚童见院中满是被剑削下的乱石与残枝,心知他是借机发泄心中的郁闷。

“殿下的剑法越发精进了,只怕齐国王族之内也难有对手!”楚童赞道。

诸儿淡淡一笑;”诚实的楚童也开始学会奉承了,看来这宫里头的确是不能久呆啊!”楚童呵呵笑道:“在下的确是真心夸赞殿下!”

诸儿神情有些寂廖,曾几何时这里总是洋溢着一阵阵欢笑。但从战后归来一切就归于沉寂。尤其是现在,那种深庭的冷清时时涌上心头。

院中,两只猫突然互相嘶咬起来。阵阵哀嚎很是剌耳,楚童忙过去驱赶。

瑞香忙过来笑道:“这段时间,两只猫为了隔壁院中的那只母猫常打架!”

诸儿止住楚童:“让他们打吧!畜生还知要悍卫自己所爱,何况还是人!”他面上露出阴冷的笑,看得精精有味。

楚童疑惑地看着诸儿,他专注地看了半天突然问道:“你希望哪只猫赢?”

楚童笑道:“畜生玩闹而已,殿下为何当真!”

诸儿眼中冷光闪过:“人畜一般,二者只能是其一的时候,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拿我的弓箭来!”他令宫人。

“殿下!”楚童惊道:“只是两只猫而已,你用不着这样吧?”他实在不懂平日温儒有加的太子今日怎会有这样的举动。

楚童和瑞香不忍直视他搭弓射箭,一声哀嚎,一只猫咽喉被箭贯穿从墙上跌落。瑞香吓得捂脸不敢直视,楚童微皱眉头有些于心不忍地看着地上那只犹在颤抖垂死的猫。诸儿脸上露出一丝冷酷邪恶的笑意,“怎么?有何不妥么?”他问楚童。

楚童不知该怎样回答,他看着诸儿邪恶的笑容,只觉得面前的太子如同陌生人一般。

“太子变了!”他心中暗自叹息。

莫总管回到宅第,夜已深了。却见楚童在屋内独自饮酒。不禁笑道:“今天怎么这好兴致?还在饮酒!”楚童忙起身将莫总管迎进来坐下。令家人多上一副酒具:“干爹,咱们父子很久没有一起喝酒了,今天童儿陪你喝点!”莫总管点头:“也是啊!从上次征战回来,咱们还没好好聊过!今儿喝几盅也成!”

两人开始你来我往,几杯下肚,楚童笑道:“干爹还是老样子,喝不了几杯便上脸!”

莫总管笑道:“人老了,跟你们年轻人不能比了!想当年,我跟你父亲经常躲在一起饮酒谈天。他可是豪爽的汉子,酒量也很好!”

楚童给莫总管斟酒:“我父亲当初给大王做事,而将我送给干爹抚养,可曾也有偷偷看过我?”

莫总管点头叹气道:“只能偷偷地远远看一眼罢了,哪敢明目张胆!那时候,大王都得处处小心,旁人自不用说!”

楚童将酒饮尽;”童儿那时太小,没有经历过那场惊心动魄的宫变。但有时会听人讲起,想着大王和我爹也着实不易!”

莫总管点头以示赞同:“为了能有今天,他们放弃了太多东西。”

楚童不解道:“可是,童儿想着这王位真的这么重要吗?”

莫总管叹气道:“你还小不明白齐家治国的道理。若是我们齐国落在王炎父女手上,那还不知会成什么样。国家动荡遭罪的是百姓,大王也是逼于无奈!”

楚童给莫总管倒酒:“童儿的确是不明白,只是觉得牺牲那么多,是否值得?”

莫总管看了楚童一眼:“值不值得自待后人评说!当年你爹将你托付于我,总算没有让他失望。”

楚童好奇:“如今此事已过甚久,干爹能否告之我生父姓名么?’

“是啊!事情已过去多年,该是告之你真相的时候了!”莫总管点头看着楚童:“你还记得宫中的总管姜良大叔吗?”莫总管问道。

楚童脑中涌出一高大男子的模糊身影,“好像有点记忆,干爹您说的可是多年前有一次在宫门前那位摸我头的人?”

莫总管点头:“因仇敌追杀,你母亲怀抱着出生不久的你逃到齐国边境与你父亲会合。当时你父母负重伤,看一家性命堪忧。正逢当时还是公子的大王出行,是他救了你们一家。你母亲重伤而亡,你父亲哀痛不已。就这样,他把你托付给了我,自己化名为姜良潜入宫中给大王做了细作。”

楚童方才明白当年那位在宫门前抚摸自己的高大男子原来是生父。

莫总管叹气:“他很思念你,常借出宫办事偷偷看你。不过他不敢来大公子府中。我常与他约好,装着在道上不期而遇。也就看你几眼,他便离去。”

模糊记忆涌上心头,楚童心中一酸,眼中含泪。

莫总管叹气:“我们天天盼着早日结束这种生活,你们父子可早些相认。只可惜在大王起事的前几天,你父亲的身份被人识破。在给大王送信途中被人追杀,至今下落不明!”

楚童疑道:“下落不明?那也就是说他有可能还在人世?”

莫总管摇头:“大王成事后曾多方寻找,没有任何踪迹。若他还在人世,早就来认你了。这些年没有一点消息,应已不在人世。”

楚童心中悲痛,对着明月将酒轻撒于地:“童儿敬爹一杯酒!”他心中默念。

莫总管又道:“不止是你们父子,其实大王父子之间又何尝不是。从殿下出生到成事之前,他们父子见面极少,感情也甚疏离。尤其因仲姜之事,殿下对大王恐生不满。童儿,你经常跟殿下一起,可要多开导他。”

楚童点头应允,莫总管语气凝重面带忧色:“大王所有的心血都给了咱们齐国与殿下。若是殿下有什么不妥,最伤心之人一定是大王!”

楚童回想着白天诸儿射杀猫时那冷酷的眼神不由心感一阵寒意默然将酒一饮而尽:“干爹放心,童儿一定会尽全力为大王与殿下效忠!”

莫总管点头,“如此最好!你若争气那你父亲在九泉之下也可安心了!”

深夜,楚童在榻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想起干爹的话语,思绪万千。因为仲姜之事,诸儿最近深居简出,性情阴睛不定。他心中深感不安,总觉会有事情即将发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