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七十二、郭后的秘密3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610 2013-04-23 09:43:19

  兰若进来刚好见父亲出去,待母亲出去。谨玉长嘘一口气又躺下。

“你怎么跑到外面喝酒去了?”兰若关切地问道:“听说还是大公子的人送你回来的!”

“我也不知,在河边心旷神怡,没曾想就醉了。至于谁送回来的,我可一点也不知!”谨玉回道。她心中打定主意,决定对表姐隐瞒真相。

兰若看她一眼,嗔怪道:“你呀,总是让人担心。下次可别这样了!”

谨玉听话的点头又问道:“姐姐与公子高的婚事定了吗?”

兰若想想又摇头道:“这几日没听姨父提起,也不知现在怎样了?”

谨玉叹道:“姐姐好福气,公子高是人中俊杰!”兰若奇道:“你见过了?”

谨玉自知失言忙摇头:“哦,没有!只是听人说的!”兰若笑道:“说的也未必就是真的。看自己的造化吧!妹妹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兰若轻轻关上门,谨玉却怎么也睡不着。公子高俊雅的形象已牢牢的植入脑中。表姐凭什么会有这样的福气?她开始暗叹命运的不公!

几日后,她听闻父亲已将杨忌的事情处理好。牢狱之灾是没了,但为平熄事端将他发往边塞驻守,父亲赞叹公子高处事之精明。他事事不出面,却安排父亲将此事处理得很妥贴。既平息了杨忌敌对方的怒气,而且将他发至边塞,仇家也不好再找他的茬,又小惩了杨忌的傲气。最重要的是,杨忌全家对公子高的仁义感激不尽。

听着父亲的赞美,她更加确定公子高就是她心中想要的人。

两月后恰逢齐王大寿,这次齐王恩准所有朝臣携带家眷在王宫赴宴以谢众臣。郭琛夫妇很早便备好寿礼,因谨玉乃亲生之女,便只带了谨玉入宫,兰若只得留在家中。

远远地,谨玉便见公子高与其他公子王族的人围坐在一席。在众人中是那样的高贵显眼,但他对任何人只是淡淡而笑,话语不多。遇到他们一家,他只是与父母亲寒喧,看也没看她一眼。她委屈地想:“怎就装不认识了呢?”她偷偷地瞟他,心紧张得乱跳。

宴中,众人开始展示贺礼。只见尽是些珠宝器物,没什么新意。齐王口中虽叫好,但兴致越来越低。

轮到郭家,只见郭琛打开礼盒,齐王笑道:“国相大人也如他人一般尽是些器物不成?”郭琛跪道:“臣乃俗人,只能备些俗礼,请大王笑纳!”齐王虽笑,但也难掩失望之色,他看了一眼礼盒,奇道:“你旁边还有一小盒,又是什么?”

郭琛奇道:“臣不知这盒从何而来,怎会有两盒?”谨玉离席跪道:“小女乃郭琛之女谨玉,特祝大王福寿安康!此盒乃小女亲手准备的寿礼,以示敬意!”

“你亲手所做?”齐王这下来了兴致:“打开给本王看看!”谨玉打开锦盒,齐王见是一双屦。制作精巧,纹式威武。齐王不由点头称赞:“看得出来,国相的女儿是个巧手的女子!很好,本王很喜欢!你怎会想到给本王制屦做为贺礼。”

谨玉躬身道:“闻大王日理万机,政务忙碌却最伤身体。而小女曾听医师言道,身体内脏与双足是息息相关的。因而有双好屦胜过服药无数。在制作此屦时,小女将一些调理身体的草药编入麻丝之中,故能养脚排汗有安神舒缓疲劳之作用。”

此言一出,齐王将屦拿在手中,细细再看,在鼻边一嗅,果然有草药气味。心情大悦:“好,好啊!难得你费这般心思!国相大人,你这女儿可真是聪慧可人!”众宾客又是惊讶,又是感叹此举的确是心思奇巧。

待他们父女赏赐入席,齐王满意地再看谨玉几眼:“国相大人,此女可曾有婚约?”

郭琛忙回道:“小女年纪尚小,未曾有婚约!”齐王略加思索转头道:“本王的王子中,高儿最大,也尚没婚配。不如本王赐婚如何?”

郭琛忙惶恐叩头:“谢大王!只是元德王后在世曾许诺大公子与我家兰若——”

齐王摇头笑道:“本王觉得谨玉这孩子聪明、大气将来定可助到高儿。至于元德王后那一出,虽说是戏言,但也得尊重王后。那就谨玉为长,兰若为侧吧!高儿,你看如何?”

公子高起身行礼,叩谢齐王。众人纷纷道贺,郭琛夫妇喜上眉梢,没想到今日会遇到这等好事。他们却不知,谨玉为了这一天已准备了整整一月。

兰若得知消息,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脸上掩不住一丝失落。

郭夫人握住她的手:“我们也不愿如此,但大王亲下诏令,又不敢违抗。今后你们两姐妹共侍一夫,可一定要相互扶持才行!”

兰若忙安慰郭夫人:“姨妈尽管放心,我们本是姐妹,定然不会如其他人一样!”

新婚的那天,公子高将盖头揭下。他们对视几眼,谨玉害羞先低下头来。

“那日,喝醉的是你吗?”公子高轻轻地问道。她点头然后又悄悄问道:“那日你为何那么晚才到?”公子高酒意上来,嘴中含糊道:“记不清是哪日了!”言罢便给她宽衣,谨玉也从那天开始变成了公子高夫人。

兰若因是侧室,新婚三日后公子高才到她的房中。但是,她的温柔与娴淑很快留住了公子高的心。谨玉发现公子高会经常在兰若那边过夜,他们常常有说有笑。但在她这边,他就象变了个人似的,淡淡地不苟言笑。谨玉常常在想,那个曾经在临淄河上与她谈笑风生的少年到哪里去了?怎么会判若两人了呢?

一年后,齐妃入宫了。形势开始发生了变化。随着王炎势力的增长,以公子高的影响力很快成为他们的打击目标,公子高与郭琛商议决定避其锋芒。他上书给齐王,称自己年轻且无功绩,想去驻守边塞,多立战功。齐王对他的主动请求,深感欣慰,立即应允。

去往边塞的前天晚上,他来到她的屋中。两人对酌,她在这一年多中,酒量已增进不少。多少个夜晚,她是一人醉眠。

“明日将去边塞,府上大小就全交给你了!国相大人那边,你要时常联系着,有消息宫里头的姜良会通知你!”他交待着她。

她点头给他斟酒,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很认真地看着她厉声道:“看着我!不是闹着玩的!若有差池,全家人都要送命!”他的眼神是那样的严厉。

她大声道:“都记下了!”他放开她又道:“兰若是位纯良的女子,你好好待她!”

原来,今晚过来就是为了让她今后好好待表姐。她心中失望极了,她抬头看着他,为何他会变得如此陌生呢,那天他的风雅、他的温和去哪里了?为何婚后从没见他抚过琴?因他婚后的淡漠,她就没敢再问起往事了。

“我知道你一直怪本公子冷落你!就因为你是父王指给我的,所以我从心里抗拒。你为了跟我在一起,用了很多心思,我也看得出来。兰若和你不一样,她是母后生前指定的,但是你却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本公子心里透亮着!”他终于说出了他冷落他的理由。

“原来大公子心里真没有我谨玉的一席之地!”她伤心之极。

公子高摇头:“那也未必,本公子正室之位永远都是你的。这是谁也更改不了!”

他露出微笑:“明日我就去边塞,今日要好好陪陪我的正室夫人!”说完,他将她一把拉进怀里,扑倒在榻上。

她却无法再象之前那样去热烈响应他,只是睁大眼睛,任由他给自己褪去衣裙。

渐渐地,她终于被点燃,一阵娇喘后,他们释放了所有的热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