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七十八、出走前日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15 2013-04-23 09:43:19

  他似乎消瘦了好多,瘦长的身子越来越像齐王高。多日不见,那个笑容温和宁静的诸儿不见了。面前的他堵然增添了几份苍桑与玩世不恭。

他看了仲姜一眼,露出一丝嘲弄的笑:“这帮宫人们真是不懂事,连夫人大驾光临也不通传一声,也好让本公子亲自来迎接!”

仲姜忙口称“殿下”行礼问安,一如当初在宫中一样。

诸儿哈哈一笑甚是意味深长:“不敢不敢,夫人折煞在下了!”

仲姜见他对自己极尽嘲讽,知他心里还在误会与记恨自己,也无心与他辩解。低首欲前行。诸儿一把抓住她,狠狠的盯着她“想跑?为何要来?哼!你真是有本事!不仅姬昕迷你,连父王的心也被你抓住了!不要在本太子面前装得什么都没发生过!”

仲姜被他抓得生痛,她咬牙忍着,心道与诸儿这些年情同兄妹,如今也快要天各一方,今生也许再也不会有见面机会。现在他怎样骂自己,怨自己都无所谓,总有一天,他会明白自己。

“夫人怎么不说话?在下原以为夫子不同于凡俗女子,以为夫人会对姬昕始终如一。却没有想到夫人也跟那些庸脂俗粉一样!我替姬昕不值啊!”诸儿凑近她的耳边继续羞辱。

“殿下可以不信仲姜,姬昕却不会像殿下?”仲姜迎着他的眼神轻轻说道。

诸儿闻言一怔,狠狠地盯她看。仲姜一脸倔强地看着他:“奴婢就算不得以苟活于世,姬昕也会明白奴婢。只有殿下不会明白!”

诸儿闻言眼中似有泪光:“你以为我真不明白!”

他放开她:“可是一切都会变!既使变了也不能怪你!怪造化弄人,是我不配再拥有你!不是你的错!”他面对着她,满面苦痛之色口中念念有词。

仲姜摸着被他捏痛的胳膊深深地行大礼:“奴婢告辞了,殿下多保重!”说完流泪逃也似的跑出宫去。

诸儿看着她的背影伤心欲绝,他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掌仰头地大笑。他很清楚今生今世,她就如透过指縫的沙一样注定不会在他的掌中停留。

眼泪滴在掌心,为她的话他哭了。是啊!他们一起长大,一起习书,相依相伴了整整五年。他怎么不会明白她的为人,她又怎会为了荣华富贵离他而去呢?

楚童躲在廊柱边看着诸儿与仲姜纠缠的这一幕,看着诸儿呆立又笑又哭的样子,忧心忡忡,殿下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仲姜,这又如何是好!

“童儿,你都看见了!他们终究会毁了彼此的!”不知何时,郭后走到他身边。

“王后”楚童施礼。

“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你一定要尊本宫之意!”郭后叹气道。

楚童低首:“王后尽管吩咐,楚童在所不辞!”

馨儿踏进离宫,见仲姜坐在石凳上手握一只布偶在发呆。

“姐姐在想什么?”馨儿一脸无邪的笑意。

仲姜惊喜地握住馨儿的手:“馨儿,你还好吗?”

馨儿眼神掠过一丝忧虑,随即掩饰在笑意之中:“我当然好了,姐姐现在终于有了出头之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说着眼眶红了。

“我常叹深宫之中难觅真情,不曾想瑞香姐姐、楚童还有你馨儿如此真心待我。真是令仲姜感激不尽!”仲姜紧紧握住馨儿之手。

馨儿目光落在仲姜玩偶之上,“姐姐还玩这个?”馨儿拿过布偶细细把玩。

“这是好几年前家里发生变故,我生了一场大病,觉得人世已无意义时楚童做的。每看到它,会让我想起这世上还是会有真心待我之人。便是为了这些人也要好好的活下去!”看着布偶,想起多年前那个雪夜仲姜由衷感激。

馨儿看着仲姜,一阵愧意涌上心来:“仲姜姐姐是多好的女子,为何宫中这些人就容不下她呢?而我也何其不幸,被搅进了这局中做了这些对不起姐姐之事!”

正自思虑出神间,仲姜从袖中拿出钱囊放在馨儿手中:“上次听说你爹出事,还没来得及给你送些钱。今儿你来了刚好!”

“不!”馨儿忙推开仲姜的手:“我不能要姐姐的钱!”

仲姜坚持将钱囊放在她手中:“这几年就攒了这些,一半给了婆婆,另一半就留给你!可能也救不了你的急,但这是我的一份心意,你就收下吧!”

馨儿只觉心如刀割,哆嗦着收下钱囊,泪水如断线珠子一般滴在两人手背上。

仲姜忙替她拭去泪水:“这点钱就让你哭成这样,若再多些是否要以身相许啊!”她逗趣馨儿。

“你若是男子,我便以身相许也值了!”馨儿道:“大恩大德只能来世相报了!”

仲姜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言谢,馨儿将头靠在她肩上,两人享受着午后难得的阳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