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八十二、骊姬之死1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125 2013-04-23 09:43:19

  “啊!”骊姬惊叫一声坐倒在地,她紧握住那男子的秃手颤声道:“你真的是子丘哥么?”那黑衣男子迟疑片刻点头,空洞中竟流下两行泪水。

骊姬刹时泪如泉涌:“当年的子丘才华出众,风流倜傥,乃卫国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可是,为何竟成了这般模样?是谁害你成这样?快告诉我是谁害的——”

“这当然不是本宫!”郭后道:“本宫只不过帮他了个心愿而已。”

骊姬止住痛哭:“王后果然巧言如簧,把人都毁了还美其名曰是替人还愿。我恨不得扒下你那身圣人的外衣,让所有人好好看看你的心有多狠、有多脏!”

“哈-哈—哈”郭后大笑三声:“这倒是奇了,宫中一直流传骊姬夫人骄奢跋扈,毁人无数。什么时候开始也有怜悯义愤之心了!”

“我个性虽张扬,但还不曾有伤人之意。不像你,暗地里一肚子冷箭!”骊姬冷笑。

“妹妹既如此善良,可将馨儿一家的性命操纵在手中又从何说起呢?”郭后笑问道。

“馨儿!”骊姬一怔脑中灵光一闪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原来这一切是你设计的!”

郭后止住笑意:“不然你以为是谁?难道那两个孩子真会有那个胆量私奔?”

“你!你!——”骊姬气极手指郭后说不出话来,只觉脑中一片混乱。

“你姿容堪称绝色,才智着实不敢恭维。你以为将馨儿放在宣姜殿内我便不会察觉你的用意?我本可以杀了她来警醒你,但转念一想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郭后一字一句阴冷的声音在空气中透着阵阵寒意。那子丘慢慢抬起头来,脸上的两只空洞投向郭后,扭曲的五官着实看不出是悲伤还是愤怒。

“既然妹妹对本宫这么感兴趣,本宫也不能让妹妹失望,总得要让馨儿带些有价值的消息回去给妹妹助兴!”郭后面讥讽地看着呆立的骊姬。

“所以你故意借馨儿之口放出这些信息,诱我上当?”骊姬终于想清楚这所有的阴谋。

“嗯!妹妹到最后总算做了回明白人!”郭后点头:“早有这么明白又何至于买通侍卫去追杀仲姜,惹出这些祸端!”

骊姬恨恨道:“我确有杀仲姜之意,可杀一个与野汉私奔的妃子又何罪之有?”

“妹妹的确做得很对,不过是否为自己还是为大王那就不得而知了!”郭后的语中不无讽刺。

“那你设计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骊姬问道。

郭后低头沉吟:“当然是为我自己!”

骊姬仰天哈哈大笑,眼泪都快笑出来:“大王你听到了吗?平日把自己装成大慈大悲、母仪天下的圣人模样,今日总算说了实话,”

郭后长叹一声:“我们深宫的女人,一辈子都只能在这方寸之间守着那份孤独与寂寞。唯一的乐事就是费尽心思讨好那个主人。本宫的悲哀在于活不出自己的真性情,而妹妹之哀则是活得太过真实!”

骊姬想想自己平日所为片刻间竟无言以对。

“入宫以来,宫里头的女人没有谁敢对我有丁点不敬,唯有你仗着姿色和大王的宠爱,怀着改立小白为太子的野心称霸后宫。你平日那些小伎俩本宫一一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本宫知你输得不甘心,今日特地过来便是与妹妹了结得彻彻底底,明明白白!”

骊姬咬牙恨道:“对无路可走的人还要再补上几刀!世上最残忍之人莫过于你!”

郭后没有理她依旧言道:“不过我千算万算还是错看了一个人!那就是馨儿!”郭后叹道:“她不知为何改变主意出卖了你我,所以楚童临时带着仲姜往南门而逃,而在北门坐上那辆绿顶辇车的是宫女瑞香。”

“啊!”骊姬轻叹一声:“原来如此!馨儿的那份我诱仲姜出宫然后杀之的供词也是你主使的吧?”

“馨儿的供词我很早便想好了,原以为仲姜和楚童会死在你手里,谁知馨儿告密让他们跑了!这一辈子他们也不会再回到齐国,妹妹也可以放心没有人再和你争宠了!”郭后轻声道。

骊姬又问:“那晚假托卫候夫人之名让我出宫相见也是你所为了?”

郭后笑道:“忘了告诉你,卫候夫人是我堂妹。我若让她帮忙,岂不出力之理!”

骊姬苦笑:“难怪事发之后我有十张嘴也说不清。宫人、侍卫、守卫都亲眼看我出宫。你就是想做出我将仲姜偷带出去,怂恿她和楚童私奔的假象。”

“全宫的人都会相信一个事实:骊姬夫人因善妒争宠夺爱,触犯宫规,私放仲姜!”郭后得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急不忙道。

“不!这不是真相!是你阴谋!”骊姬的激动的声音响彻整个房子。

“啊---啊-!”子丘也激动地挥舞着光秃秃的手臂,骊姬“啊!”地一声奔过去握住他的右手哭泣道:“你的右手呢?”

子丘喉中模糊不清地“吱呀”几声,扭头望向郭后。

“他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连他也不放过?”骊姬怒问郭后。

“三年前我在卫国侯府遇到他,被他的琴艺所折服。有人给我说起你和他的往事,我便用了二张羊皮将他带回齐国。他被你所弃却被你所迷,哪怕只是在宫里远远地看上你一眼也心满意足,我便遂了他的心愿。不过,为了不被你认出来,我只能让他变成现在这样。”郭后转向子丘:“我没骗她吧?”

子丘点头口中“啊啊”有声,骊姬抑制不住悲伤:“子丘哥,你这是何苦来!我们都是出身卑微之人,凡事由不得自己!我被送到齐国之后,过得很好你又何必牵挂以致于把自己变成这样!”子丘拼命摇头,口不能言急得秃手捶地。

“本宫将他幽闭在宫中整整三年,最难得的是,为了见你连那张俊美绝伦的脸、技艺超群的手都可舍弃!真是可惜!如此情深意重的男子妹妹却将他抛弃。把心思花在一个对你薄情寡意的男人身上!”郭后摇头叹息。

“胡说八道!你分明是想利用他来加害于我!既然仲姜之事已将我陷害,他当然已没有价值!郭谨玉,你活该一个人空睡十几年,难怪大王宁愿一个人守在大殿也不去上你的床!哈哈—”骊姬发出刺耳的大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