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八十、出走2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596 2013-04-23 09:43:19

  诸儿快马加鞭,全力追赶那辆将冲向城外的绿顶车。

此时,他只恨自己为何又要喝多。以致于小顺子叫了他很久,才醒过来。

“啪!啪!”他不断的抽打着宝马,马儿一声长嘶,箭一般的冲出去。

守卫见是太子,一脸茫然,才不久有人讲太子病了,怎现在却见他心急火燎地冲出南门外。

策马到城外,他在马上四处查看。那辇车不见踪影。诸儿心中大急,仲姜,你在哪里?我来救你了!他再策马狂奔,突然听到路边似有呼救声。闻声看过去,月光下,见那辇车停在路边。似有人声。没容再想,他拍马而过。

瑞香正在马车上想着仲姜此刻应也出城,突然辇车停了。车帘掀开,瑞香吓得连连后退。那车夫倒在一边,已身首异处。几位黑衣蒙面人正拿着寒光闪闪的刀逼近她。“救命!”瑞香吓得缩成一团,她已无路可退。那黑衣人举起刀,瑞香吓得一声大叫。良久也没见刀落下来,却见那几个黑衣人已倒下。她尖叫一声,从辇上连滚带爬跑下来。“仲姜,对不起,我来晚了,你没事吧!”。有人将她抱在怀里,瑞香吓得拼命挣扎大叫。那人感到声音不对,将她放开,两人大吃一惊道:“是你?”诸儿一怔:“仲姜呢?”

瑞香定下神来:“殿下?”诸儿又急又怒:“仲姜呢?她在哪里?”

瑞香哭道:“她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诸儿欲上马追,瑞香抱住他的大腿,哭着恳求道:“殿下,别再追了!你放过她吧!殿下若是心中真有仲姜,也是希望她可以自由自在、而不是在宫里做笼中之鸟,请殿下放过她吧!”

诸儿甩了半天,瑞香就是死死地抱住不松手。诸儿恨道:“别以为我不能杀你,快撒手!”瑞香紧紧抱住:“殿下就是杀了奴婢,奴婢也不能放手!”

诸儿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瑞香只得抬头看着诸儿。月光下,那张脸哭得梨花杏雨一般,说不出的楚楚可怜。诸儿怒不可竭,他粗野地将她推倒,而她还是没有松手,俩从一起摔倒在地。诸儿刚好将她圧在身下。“好!既然你放走了她,本太子就让你补偿!”说完,他凶狠地对着她的脸一阵猛咬,然后,粗暴撕去了她的衣服。瑞香哭叫着:“不要,殿下放了我吧!”。她越哭叫,他越用力。最后,她只能无力地用脚蹬他,而他却索性将她的脚圧在他的腿下。天突然黑了下来,月亮似乎也因害怕而躲进了云层中。

良久,诸儿才起身穿好衣服。看着已挣扎得筋疲力尽的瑞香,他将地上的衣服丢在她身上。“穿上吧!回宫去!”

她木然地穿上衣服,发衫零乱,脑中一片空白。诸儿将她一把拉上马,往宫内骑行。她曾经是那么希望长大后嫁给楚童,可是如今却鬼使神差的被诸儿夺去了贞操,她已变成了不洁净的女人。想到这里,泪水奔涌而出。“别哭了!”诸儿声音淡淡地在耳边响起:“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他握住缰绳叹道:“你也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女人!”

诸儿此时已万念俱灰,遥望着远处一片黑暗,他知道今生今世离仲姜只能是越来越远了!

在齐宫最偏远的角落,是一座废弃多年的院落。相传先王曾将一位废妃发落如此。现在这里正住着它新的主人——骊姬。

“放我走,我要见大王!我是冤枉的啊!”骊姬捶打着沉重大门,哑声哭叫。

“你就省省吧!别再喊了!”守卫捂耳一脸厌烦。从关进来,她就没有停过喊冤,侍卫早已不堪其扰。

“你带我去见大王!日后保你荣华富贵!”她对门外的侍卫言乞求道。

“夫人,你还是留点力气吧!今非昔比了!您自己都不知所终又怎能保全在下啊!”一位年纪大点的侍卫道。

“啊!”骊姬痛哭流涕,“我是冤枉的!我要面见大王,我要我的小白!他不能没有我这个娘!求求你们了!”她跪下不停叩头,不多时额头已渗出鲜血。

“唉!”年少侍卫叹息:“夫人本来在宫中风光八面,为何要私自放走仲姜姑娘闯这么大的祸呢?”

“女人的本性便是妒忌,它可以让正常人发疯!你小子平日也要本份些,小心你那媳妇!”年老侍卫打趣道。

“我这不打紧,大哥还是多操心大嫂吧!”年轻侍卫也笑道。

两人正调侃间,忽见有大队车马过来。仔细一看,宫女正扶着郭后从车中下来。两侍卫慌忙上前跪拜,郭后摆手一言不发径直入内。

骊姬见郭后入内止住哭泣:“怎么?想来看我的戏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