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八十一、骊姬之伤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306 2013-04-23 09:43:19

  郭后微微一笑“本宫想看看妹妹如今过得怎样?下人们可有侍候不周到之处,可需要添置些物件?”郭后屏退宫人,四处打量室内简单的陈设,最后她满意的坐在榻上端庄依旧。

骊姬冷笑:“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过了?以为在大王面前装得贤良淑德就没有人知你郭谨玉是徒有其表、假仁假义之人!”

郭后淡然一笑:“妹妹说哪里话来,你我在宫里共侍一夫。这些年妹妹享尽荣宠,本宫又几时与妹妹争过了?”

“哈哈---”骊姬笑得泪花四溅:“争!你凭什么和我争?”骊姬笑完挺直身板骄傲地走到郭后面前左右端详:“青春、样貌还是风姿?哼!你哪样够资格?”

郭后也不动怒,依旧稳坐榻上温和的目光迎着骊姬:“妹妹风姿绰约妩媚动人,本宫深有自知之明故而这些年一直甘愿在妹妹的光环之下。不过,妹妹却忘了一件事!”骊姬冷笑一声:“何事?”

“妹妹忘了但凡是男人都不会长情,更何况还是有王权的男人!”郭后正色道。

“大王这些年与我情深意重、恩爱有加,只是你这女人妒忌罢了!”骊姬摇头不信。

郭后叹息一笑:“可叹妹妹久在深宫竟然对人性如此无知,你还在做梦大王会念旧情宽恕于你吗?唉!也难怪,妹妹出身如此卑微当然不会明白这些道理!”郭后讥讽地眼神看着素服妆容的骊姬。

“大王若知一切非我所为,当然会宽恕于我!”骊姬充满希望。

郭后走到骊姬跟前站定,饶有趣味看着她像看着囚在笼中的猎物:“喜新厌旧乃人之本性,妹妹也不例外。当年妹妹不也是爱上大王而弃心上人于不顾了吗?”

骊姬面容一惊禁不住倒退两步:“你说什么?”

郭后冷冷一笑:“妹妹在入宫之前可识得叫子丘的乐师?”

“识得又怎样?”骊姬不解郭后为何会提起这段往事。

“可惜啊!妹妹入得齐宫享尽尊荣便把心上人抛之脑后。却不知你的心上人为了你历尽苦难受尽非人之折磨。妹妹这心性比之大王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胡说!在卫国我的确与子丘曾经相好。可是那都是陈年往事,与现在何干?你又意欲何为?”骊姬怒问。

“本宫体谅他对妹妹痴心一片,特恩准与妹妹一聚!”郭后笑着击手。

侍从闻声架进一黑衣男子,那男子发丝盖住面容身形瘦削,双手拢在袖中,双腿裷曲,身子不停颤抖。

“你从哪里找来的人?他是谁?”骊姬声音颤抖,心中惊慌之极。

郭后屏退侍从看着坐在地上的黑衣男子:“妹妹不想与故人叙旧吗?”

骊姬慢慢走到黑衣男子跟前欲伸手,那男子低头一避,嘴里模糊不清的“啊啊”发出声来。

“难道真的忘记心上人长什么样了?妹妹好好看一看!”郭后笑言

骊姬颤抖着轻轻拂开黑衣男子面上的发丝,一张无法形容的丑陋之极的脸出现在面前。他的五官变形几乎被扭结在一起,脸上两只歪斜的大洞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整张脸上的皮肤像从滚水中出来一样涣出丝丝红肉,惊悚无比!骊姬吓得“啊”地大叫一声,坐在地上捂住胸口,惊魂未定。

那黑衣男子扭头不敢看骊姬口中“啊-啊”有声。

“他是谁?他怎么会是子丘哥?——不可能!不可能!”骊姬转头对着郭后狂呼。

郭后坐在榻上很享受地看着这一切:“是不是你的心上人子丘,你看他左手不就明白了!年轻貌美的歌姬与风流的乐师相好了。被人告发后,乐师甘愿自断其左手以护歌姬,这故事真是感人肺腑啊!”

骊姬倒吸一口凉气,趔趄上前不顾黑衣男子挣扎将他左手衣袖往上一捋,光秃如肉球一般的左手腕赫然出现在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