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十四、梦魂草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123 2013-04-23 09:43:19

  他情知已迷路,只得将马车在院中栓了,独自一人先去探路。

越走到后面路越窄,几乎是深巷回廊之类,家丁模样的人越来越少。整个大宅子寂静异常。一声怪啸,惊得楚童忙往墙边一躲。他悄悄地探出头来,却见回廊尽头前面竟已豁然开朗。一片广阔的深绿色草地,草地上怒放着色彩艳丽的鲜花。

微风袭来花香浓郁。

草地中央有一尊华丽无比的石椅,椅上放着一尊呈坐姿的木俑。

几声怪异的呼叫使楚童情不自禁抬头看去,上空飞翔着两只硕大无比的怪鸟。张开的双翅足有一人多长,通体乌黑,扑打翅膀之间呼呼生风。几个盘旋之后,一声怪异的呼啸朝一位白衣男子俯冲过去。眼见要撞到那白衣男子身上,只见他张开右手。“咝”的一声向离自己十几丈远的椅上木俑上投射一物,怪鸟快若闪电拍翅飞去张开利爪擒住木俑,二鸟在半空中一阵争夺撕扯。那木俑几下便支离破碎,掉在地上。

白衣男子满意的打一声口哨,张开手臂。怪鸟又俯飞过来双翅一收左右站在白衣男子胳膊上。那白衣男子背对楚童,身形修长,姿态很是潇洒。“这人应是院里的驯鸟师傅,可这种鸟却是从未见过,等下回去问问仲姜知不知晓。”

“啊!--啊”几声惨叫,楚童再看过去,只见几名家丁绑着几位衣着华丽的男子拖扯到白衣男子面前。

“饶命!少公子饶命!”那几名男子在地上哀嚎挣扎。

白衣男子放飞怪鸟,声音很是温柔:“本公子给你们最好的款待,享受人间之福。连身上穿的都是王侯的丝帛,你们还不满意呀!”

几名男子连连叩头:“小的不要做王侯,小的只想保命,只想保命!”边说边脱衣服:“还给少公子,少公子饶命!”

白衣男子依旧柔声柔气:“别着急,一会儿你们便没有痛苦了。那个位子你们还会抢着去坐!”

说完示意家人给他们喂下几碗水,那几人喝下后立即安静下来。

“好喝吗?”白衣男子问。

那几人连连点头,发出一阵嘻嘻的笑声。

“你看,那椅上还有一碗。想不想再去喝点?”白衣男子手指石椅方向。

“啊!是我的!”几人一哄而上,跑在最前面的端起碗便要喝,余下几人拽住他的胳膊死死不放。碗中水沷洒下来,那几人忙在他身上舔。沾在皮肉上的,有人张嘴便咬。少时,几人便打成一团。楚童看得目瞪口呆,冷汗不止。

白衣男子看得兴趣昂然,少时几人都被撕咬得衣衫破碎,血肉模糊,睡倒在地气喘不止。

家人又端上一碗水放在石椅上,那几人挣扎片刻终于有一人慢慢站起蹒跚过去趴在石椅上,颤抖着将水一饮而尽。

“你就是王,快坐上去!”白衣男子轻轻说道。他的声音充满着诱惑力,那人仿佛中了魔一般在椅上慢慢端正坐好。

白衣男子双手一拍,扬手“咝”飞出一物向那人打去。

又是一声怪异呼啸,两只怪鸟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驰而去。一声惨叫,那人在半空中已被撕扯成几半,刹时血腥味弥漫着整个草坪。

白衣男子爱抚着怪鸟的羽毛:“拖下去好好养着,等调理好了再用!”

家丁称是将那几人拖走。

此情此景看得楚童汗毛竖立,毛骨悚然。他心里暗叫不好调头便跑。好在这次没有走错,少时便看到自己的马车还在那里。驾上马车,只觉手心还在冒汗。按理说他在战场上没少杀人,也曾见过血肉成河的残酷场面。可是今天这一切却透着一股磔气与残忍,他只想尽快逃离这里。

“喂!你怎还没走?”管家远远的看见他。

“我,我走错路了!”楚童擦擦汗。

“哎,也难怪!这园子太大!你方才走到哪里去了?”管家语气怪异。

楚童胡烂一指,“就在前边,见不对就回来了!”

管家点点头:“园子大了,什么事都有。以后可别乱跑。否则我们可不好跟三娘交差!”

楚童连连点头,在管家的陪伴之下出得龙家堡大门。直到厚重的门关上时,他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回想那一幕还心有余悸,那白衣男子是谁?听人唤他少公子,难道是堡主的儿子?年纪轻轻怎会有那么残忍的手段?

他坐在马车上,心思重重。

“啪”肩上被人一拍,楚童本能一跃扬手便是一鞭。

“身手不错!”那人握住他的手腕,楚童一看是乐心。

“咦!你怎么在车上?”楚童惊讶不已。

“要让你能察觉,我还算八千门的人么?”乐心调皮一笑:“我和你一起进的龙家堡!”

“啊!”楚童四处查看:“你躲在哪儿?酒缸吗?哪有那么大的缸?”

乐心哈哈一笑:“快回奔月楼吧,今天算是小有收获!”

承悦接过乐心递上的红土与怀里帛布包着的红土仔细比对:“是一样的!相信在鲁国也只有龙家堡有这种土壤。”

“进龙家堡约走一个时辰,在一个回形院中。有一处地方约十丈有余都是这种红土,上面种着一种奇怪的花”乐心边说边掏出一片朵白色形似月牙肥厚叶片的东西。

承悦紧锁眉头左右翻看,最后拿到鼻边一嗅:“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梦魂草!”

“啊!”乐心与乐地目瞪口呆。

无色无味迷人于三步之内的梦魂草就在眼前,就是这种肥厚得看似可爱的花瓣。

“我曾听你承轩大师伯说过,当年他追捕一名重犯在荒漠时曾见过此物。其汁液只需几滴便可令人迷失本性如入梦境任人摆布,当时他还曾亲眼所见那里的蛮人用此切腹疗伤。”承悦一脸忧虑之色继而又道:“你承悦大师伯怕此物会被心怀不轨之人所用,便放了一把火将此物烧了个干净。又令人把根挖掘出来尽毁之,想不到今天居然又有了此物!”

“师父,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上报鲁王去龙家堡抓人吗?”乐心乐地齐问。

承悦摇头:“光凭此物不足以为证,再好好布署争取将罪犯一网打尽!”

乐心点头:“大师兄到现在还没有下落,不知是否已遭毒手!”

承悦心中也不无担忧,乐天啊乐天,你到底是死是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