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十二、八千门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742 2013-04-23 09:43:19

  黑衣人与壮汉的人整天都没有下楼,所有食物都是让伙计送到房间。楚童心里满腹疑问,难不成这两帮人真的是为那块墨璧?

这日客人奇多,楚童忙到夜深方才回房。

“仲姜,你饿了吧!今天客人太多了!”房里没有点灯,黑黑的没有声息。

楚童摸黑点上灯:“你睡了吗?”他定睛一看房中空无一人。

楚童心里“格噔”一声就往外跑,“仲姜”他大叫一声环顾四周。再冲过房内,手摸榻上还有余温。

“壮汉!”他翻身便上楼,一脚踢开门,有黑影一闪冲出窗外,楚童挥拳紧追。

那黑影越跑越快,楚童越追越快。转眼已跑出城外,前面便是荒林小路。

那黑影却突然不见了。林中除了偶尔几声夜猫的怪叫静得出奇,楚童放慢脚步用最快的速度四处查看。

几滴水在落在脸上,他轻轻一擦居然粘粘的,是血!抬头一看,情不自禁倒退一步。

一位黑衣人倒挂在树上,咽喉上一记刀口深可见骨,血从刀口涌出来再流到整个脸上顺着头发往下滴。好残忍的刀法,楚童的心一紧,此时似乎有一种死亡的气息在慢慢靠近。

背后有风声,他将头一偏躲过剑峰。快速一个转身之后,发现面前站着一位黑衣男子挥剑指向他。

“你是谁?”楚童瞳孔一缩,用脚挑起地上的木棒。

黑衣男子没有答话,剑如闪电般砍过来,快得令人无法喘息。

几十招后,楚童手中的木棒已被他削得无法再用。他只得靠游走于树间以闪避对方凌厉的攻势。

“难道我今天会如这个黑衣人一般死在这里吗?不能,我不能死,我若死了仲姜怎办?”他且战且退。

突然一声哨响,那黑衣人闻声收住剑便往林外跑。

楚童拔腿紧追,穿出林外。眼前景象却使他大吃一惊。

林间崖边两边人马正对峙着,只见那壮汉站在崖边举刀架在仲姜脖上闷声道:“交出墨璧,我便放了她!”

而中年男子与两位黑衣随从持剑站在对面沉默不语,“仲姜!”楚童大喊一声冲过去。

“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她!”壮汉将刀架紧。

“别管我!”仲姜大喊。

中年男子示意楚童不要轻举妄动:“你已犯下死罪,还不束手就擒。难道还要伤及无辜吗?”

“给我住口,若不交出墨璧,休想让我放人!”壮汉气势汹汹。

“你放了她,我知道墨璧在哪里,我带你去取!”楚童此时只想救出仲姜。

“休要哄我,拿过来便是!”壮汉将刀勒紧,仲姜只觉脖子上一寒。

“你杀了我也没用,我跟他们都不是一起的人!”仲姜冷静地说道。

“住口,八千门一向自称救民于危难,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个救法,哈—”说完他大笑几声神情狰狞。

“放下她,说出你是受谁指使或许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中年男子伸手蓄势待发。

“飞花手承悦是八千门高手,天下谁人不知。别跟我玩花样!”壮汉收紧刀。

中年男子放下手摇头道:“既然如此,那只能悉听尊便了!”

壮汉大笑一声:“我数十下,若不交出墨璧。我便与她同归于尽!”说完他开始数。一、二、---,中年男子瞳孔猛然一缩,他看见了后面正慢慢靠近的楚童。

“慢着!”壮汉数到八时他突然打断:“好吧,墨璧给你便是!”他示意随从解下包裹。

“丢过来!别玩花样!”壮汉大声道。

“接好了!”年轻随从大喊一声,锦盒飞过来。壮汉伸手去接,未挨到锦盒只觉背上一凉,鲜血冲口而出。此时变化太快,楚童伸手抱住仲姜几个起跃跑出几丈之外。

“有人暗算!”中年男子挥手只见一片银光闪过,林间一阵“沙沙”之声,脚步声渐远。青年随从追过林间,早已不见踪影。

看着地上已死去的壮汉,中年男子蹲下来查看他背上的伤口。

“这么利落的刀法,也只有风云雷电四兄弟才能做到!难道是他们?”中年男子疑惑不已。

“我们走吧!”楚童抱起仲姜欲走。

“哪里走?”青年男子剑指向他们。

“你想干什么?还要再打吗?”楚童怒目相向。

“你们到底是何人?他为什么绑架你?你又怎么会知道墨璧?”青年男子连连发问。

“乐心,不得无礼!”中年男子走过来喝住他:“,我等来鲁国办案连累小兄弟受惊了待回到奔月楼再赔罪!”

“不用了!”楚童挥手便走。

俩人回到奔月楼,天已大亮。

“此地不能久留,我们收拾一下便走!”楚童进屋便道。

仲姜还没从那壮汉绑架中回过神来:“我腿脚不方便咱们又能跑到哪里去?眼下还不如让八千门的人保护我们!”

“小兄弟说得对!”中年男子与两位随从走进来。

楚童一惊忙跃到仲姜跟前,“小兄弟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中年男子微笑。

“相传楚国令伊元晰大人有四位弟子,各有非常人之技艺。因屡破奇案赫赫有功被楚王赐名“八千门”。不知这位大叔是元大人门下哪位弟子?”仲姜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