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八、错误的决定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342 2013-04-23 09:43:19

  谁知刚好在宫门外遇到姬昕,姬昕的笑容足以暖化她的心,那一刻她下定决心要让这种笑容永远属于她靖琪。

“刚还在想这些天你跑哪里去了,这么巧就来了!”姬昕将她扶上辇车

靖琪向手心哈了口热气打趣道:“昕哥明日便大婚,不安心做新郎却还有闲心到城外逛!”

姬昕手指后面几辆辇车道:“制办了些她喜欢的器物正准备送过去。成亲之后,我不能天天伴她。但有了这些东西,想来她也不会寂寞。”

“昕哥真好!”靖琪由衷赞道。

她想了想道:“我也想备些礼品送给未来的嫂子,昕哥,你陪我一块去挑吧!”

姬昕欣然应允。

时间就在街市走走停停,挑挑拣拣中不经意地过去。

姬昕看天色已不早便催促道:“天不等人,大小姐这样挑下去可不行!”

靖琪撒娇道:“昕哥以后成了亲我便是外人了!这会子让你多陪陪我有错么?”姬昕被她可爱的样子逗笑了,只得依她再逛。

好不容易挑好礼品,刚要起辇靖琪又道:“昕哥,我饿了!要不你先陪我吃点东西再过去吧!”

姬昕一想天寒地冻的,到了庄院可能也是深夜了。便点头应允,俩人又回祭府吃完晚饭再出发到城外。

到庄院后,见姬昕没有发现异常她才放心。

“昕哥,天色已晚我明儿回去吧!”靖琪请求:“反正爹也知我跟你在一起!”姬昕还在犹豫,靖琪又道:“你成亲之后我就不能来了,你就收留我一夜如何?”、

姬昕把玩着摆件:“你若不嫌弃就尽管来吧!我可没有赶你走!”

当晚,靖琪便睡在姬昕房中。拥着暖暖的袭被,见姬昕披着毛袭在灯下看书。看着他嘴角的微微笑意,她心中纠结万分。他心爱的人此刻就离他只有百步之遥。而他却一点不知。明天啊明天!真相大白后会有怎样的掀然大波?

靖琪不敢再往下想。

“昕哥,若是你没遇到仲姜姐姐你会娶宣姜公主吗?”她忽然问道。

他想了想:“应该会吧!”

靖琪叹道:“若是失去仲姜,你又会是怎样?”

姬昕放下书简佯装不悦:“明日是我与仲姜的大喜日子,你就不能说几句好话?”

靖琪吐吐舌头,“那祝你和仲姜姐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行了吧!”

姬昕甚是受用:“这还差不多!”

大清早,靖琪推开门。见整个院子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大喜唤道:“昕哥,我们去松林赏雪可好?”此时她已悄悄从管家口中得知仲姜去了松林。

两人梳洗完毕,食过早膳之后便在庄院前的林中漫步赏雪。

靖琪远远便见林间有一行浅浅的脚印,情知松林中有人来过。她故意大声呼唤姬昕帮自己取冰挂。余光微瞟不远处林中隐隐露出一个人影果然是仲姜,她立即佯装跌倒。姬昕伸手相扶,她顺势倒入姬昕怀中。她知道,仲姜一定会看到这一幕。她应会认出姬昕,那她自然会明白这一切!

直到他们上了辇车,她悄悄地掀起布帘一角,见仲姜正失魂落魄地跌坐在雪中。眼见仲姜悲伤的身影在雪地中越来越小,靖琪的心被“愧疚”二字击打着。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真正伤害别人,对不起!她心里暗自道。

“你怎么啦?”姬昕察觉她的异状,她眼中涣泪摇摇头咬牙不语。他以为她是为他将大婚而难过:“放心吧!这里随时都欢迎你!仲姜一定会当你是最好的姐妹”

靖琪看着姬昕那真诚热切的眼神,她开始害怕了。

第二日大早,她跑到庄院已不见他们的踪影。他们用马跟管家换了辇车在大风雪中离开了这里。

“仲姜姑娘好像生病了人虚弱得很!”管家说。

能不病吗?如果换成是自己,恐怕早就疯了!

靖琪立在雪中,一种莫名的惶恐涌上心头。她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姬昕和她的命运将会由她这个错误的决定而改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