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四、少女情怀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002 2013-04-23 09:43:19

  少女见状轻轻一笑,伸手拍门。

庄院的门开了,一位管家模样的人走出来躬身:“主人您过来了啦?”

三人走入院中,整个庄院偌大无比,廊前庭后灯火通明,院落宽敞华丽。迈过几道门后来到大堂。

少女对管家道:“这是我的客人,你且先安顿吧!”管家连声称是将他们带到院内。

那院落呈方型,层层环绕。虽然不大,但错落有致清雅精巧。入得厅堂内,仲姜见其布置华丽而不俗气。其精简之中又蕴藏一种贵气,尤其是那几旁一尊玉炉,足足有半人高。看光泽便知为岫岩玉,虽然不是最好的玉料,但如此之大的玉料已实属罕见。此物与齐王宫中的玉器相比,丝毫不落下风。看来此女不是王室便是贵族之女。

少女对管家道:“着人安排膳食,我要连夜入城。可千万别让相公知道家里来了生人。否则割了你们的舌头,明白吗?”

那管家带着一帮家人连声称是,样子甚是敬畏。

少女转过来对仲姜言道:“此地虽然不大但还能凑合,姐姐若没有别的去处,不如就暂在此处落脚。这儿很是幽静,我与相公极少过来,你们就当给我看家吧!”

仲姜对少女笑道:“叩扰姑娘已久还没请教芳名!”

少女想了想道:“我叫祭靖琪,那铜铃上的字便是我的名字。”

仲姜突然想起郑国的国相祭祝,心中一动莫非她便是祭祝的家人?

当下微笑道:“原来是郑国鼎鼎大名的祭大小姐!失敬!在下仲姜,他是我的兄长楚童!”

其实,所谓的鼎鼎大名只是她随口的恭维,但靖琪却说不出的受用。她听到仲姜的名字微微一怔随即微笑。

晚饭后仲姜与楚童坐在院中。

“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屋子里透着一股熟悉的味道。那些布置与陈设大都和我心里所想的一样!”仲姜觉得这里似曾相识。

楚童不以为然:“咱们自小就在宫里,看见好东西当然觉得熟悉!”

“你猜那祭大小姐是谁?“仲姜问楚童。

”谁?“楚童想想猜不出来。

“她可以拥有如此奢华的庄院,在郑国除了王室,就只有国相祭祝的家人了!”仲姜叹道。

“祭祝!”楚童侧头想想,“可是之前梁太傅讲过的那位祭相?”

仲姜点头,“祭祝在郑国的声望极高,他深得郑王的信任。据闻郑王将礼祭之典都交由他主持,可见对他的倚重。”

楚童问道:“她难道是祭祝的家人?”

仲姜想想:“据梁太傅当年给殿下讲当今贤相有提到祭祝育有二子一女,如没猜错,她可能是祭祝的女儿。”

楚童大喜道:“既然她是国相之女,那岂不是很容易帮我们找到大公子!”

仲姜摇摇头:“这都是我们的猜测,也不知是否正确?”

第二日,大早便听到靖琪在嚷:“今日好冷!将炉火烧大些!”今天,她换了身水绿衫子,外面披着白色毛袭,管家忙吩咐家人添火。

看到仲姜出来她欢快一笑:“姐姐昨晚睡得可好?”仲姜点头致谢。

早饭后靖琪亲自驾辇带了他们在城内四处游玩,只到累得走不动了才回到庄院。

“姐姐真是极有趣之人,我明儿再来找你们!”临走时靖琪笑道。

接连几天,她闲时便领着他们跑遍了整个新都城。这是仲姜逃出齐国以来最开心的几天,因为这里是姬昕出生的地方,感觉一切都透着亲切与他的味道。

毕竟是少年心性,楚童前些天还和靖琪斗嘴闹气。几天相处下来早已冰释前嫌。靖琪要楚童教她武艺,两人在园中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从与靖琪的交谈中仲姜得知这座庄院的主人是她未来的相公。他们自**好,他对她温柔体贴、百般宠爱。

“他说成婚后要把这里变成我们的乐土,要让我成为全郑国最幸福的女人!”靖琪的脸上涣着快乐的红晕。

仲姜喜欢看她讲起心上人时一脸满足与骄傲的神情。

她不禁想起姬昕,自己又何尝不跟她一样。在她心中姬昕是当世无人能比的男子,想到这里一丝微笑浮上脸庞。

“姐姐,你在笑我吗?”靖琪不解地问。

仲姜忙摇头:“岂敢,我是为妹妹高兴!”

“真的?”靖琪嘟嘴不信:“那姐姐可否有心上人?”

仲姜羞红了脸点点头。靖琪拍手蹦到跟前道:“原来姐姐也是有心上人的,快告诉我姐夫是怎样的人?”

“可是我们近在咫尺,又胜似天涯!”仲姜有些感伤。

“听不明白?”靖琪不解的问道。

仲姜苦笑:“他不是一般人,所以我们暂时还不能在一起!”

靖琪疑道:“姐姐的心上人是郑国人吗?”

仲姜点头道:“我从齐国千里而来,就是为了见他!”

靖琪的脸刹时沉下来:“姐姐是从齐国而来?”

仲姜将玉蝉拿出道:“我们在齐国相遇、相知、然后订下婚约。可是因为种种原因他要暂时离开我。这是他分别时他给我的信物!”。

靖琪拿着玉蝉仔细地端详,她的手在微微颤动。

仲姜道:“如今既已在郑国也不差这几日。今后可能还要烦请妹妹帮忙寻找!”

靖琪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的确不用差这几日,我当然会助姐姐一臂之力。”她从管家手中拿过马鞭:“这几日城中追捕逃犯查得有些严,为免生事端姐姐暂且在院中屈就几日不要外出才是。”

说完她头也未回的离开庄院快马加鞭而去。

往后几日靖琪都没有再过来,仲姜与楚童只得在院中给管家帮忙。

从与管家的交谈中得知靖琪与他相公每月约一二次来此处,且在院中最中心的那间屋子便是男主人的房间。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

“若主人知道有生人居住,我们都会被赶出去!”管家在一旁警示。

“大富大贵的人家性情多半如此!”仲姜站在屋子前思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