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情劫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265 2013-04-23 09:43:19

  声音不大,但相当熟悉。所有人全部停下来。仰望着大殿。

“不可以伤害大王!”元晰被众楚兵护着,在下面大喊。

青瑜寻声望看过去,那人右手紧握着铁索,左臂空空,正是三年未见的承轩!

“你这个叛徒!”青瑜只觉脑中一片空白,除此之外她无法再找到更贴切的言语!

权尹尖声大笑,甚是得意:“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八千门逐出来的人,我受用得很!把楚王交给我!你杀了她!”他令承轩。

承轩右手抓住铁索,奋力将楚王往权尹面前一掷道:“拿好了!”

权尹顺着力道去接,青瑜忙乘机出剑刺向权尹。权尹只得接招,已顾不上楚王。而承轩掷出的力道甚猛,速度奇快竟在转眼之间与权尹交错而过。元晰与侍卫已将楚王牢牢接住。

熊询杀了几十名楚兵后,见楚王被元晰接下,欲挥剑上前。突然一阵喊杀传来,他的剑被虎牙矛挡住,正是承悦与承泽。原来恩佐与乐央接到元晰布署,率援兵已攻上山来,叛兵顷刻之间已被控制。

元晰厉声道:“熊询,还不快快就擒,你们已被包围了!”熊询放眼看过去,权尹的兵马早已檄械。

“保护大王与师傅”见青瑜正落下风,承悦边说边飞身上前接住权尹的剑招。

“无耻小人!”青瑜怒骂,挥剑向承轩刺去,承轩以铁索卷住她的长剑。“师妹!”他轻叫一声。

“我不是你师妹!”青瑜心中爱、恨交织,心神大乱。往事涌上心头,剑气俞发狠辣。承泽与熊询正在恶斗,熊询与权尹眼见大势已去,虚晃一剑,便向大殿外奔去,承轩紧随其后。

“哪里走!”青瑜师兄妹紧追不舍。

“追杀叛兵!重重有赏!”楚王惊魂未定。元晰着令侍卫护好楚王。

待他再看青瑜等人,已不见踪影。他心中一凛:“快快阻止青瑜!”

熊询与权尹跑到后山,承轩紧随其后。三人喘息未定,青瑜等人持剑追到,几人又缠斗在一起。

“师妹,你听我说!”承轩边躲闪青瑜的剑边说。

青瑜心中早已被怒火点燃,哪里听得进半个字。她恨极了眼前这个男人,三年前背叛她离去时那嘲讽地笑无时无刻不在她心里剌痛着。

这几年,她幻想过无数次他们重逢的情景,却唯独没有想过是这样的方式!背叛感情、背叛师门、背叛国家!

这就是她曾深爱的男人!青瑜玉牙紧咬,招招都是拼命的剑式。

承轩闪避之后,飞身高高跃起,他终于抛出他的大铜锥了。一阵风声而过,铁锥如流星一般从天而降。对此招她熟悉得很,她深知这招的厉害。

“师兄,你这招估计世间没有人可以躲得过去!”她曾经在练习时对他说过。

他嘿嘿一笑:“除非是我放弃或救人的时候才会有破绽!”他自信满满。

他要对她下杀手了!青瑜只觉心在滴血!仰头瞧见他的腹部出现空档。

“谁说此招不能解!”她心中暗想。持剑飞身划过,剑从承轩腹部穿过。承轩大叫一声,与此同时铜锥出手却是飞向另一端,正中权尹头部,权尹来不及嚎叫,顿时脑浆迸裂,倒地而亡。

一迅间风云突变,承泽呆住了。因为他的虎牙矛刚好脱手正是要被权尹的剑斩落之际,而权尹却中锥倒地。

青瑜从地上翻起,看着倒地的承轩。剑剌透了他的小腹,直没剑柄!他的铜锥出手却是在救承泽!

他的招数真的只有在放弃或救人时才有破绽,而他刚刚是出招是救承泽!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救承泽?是突然良心发现还是因为曾经欠他?

“大师兄!“眼前这一幕太出乎意料,所有人瞠目结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