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一、还回得去吗?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482 2013-04-23 09:43:19

  当剑刺入承轩的身体,青瑜只觉得所有的恨都已随一剑没入而烟消云散。

这个在她心里咀咒过无数次的男人此刻血流满地倒在地上,她却没有丁点复仇的快意。

“师妹!”承轩气若游丝在呼唤她,青瑜依然呆在当地。

“轩儿!”元晰与众人追来,见承轩中剑他顿足痛惜不已:“我来晚了,来晚了啊!”

承轩面色苍白,手心渐冷:“师——傅,承轩——总算不辱—使——命,现----现复命---回来!”

此情此景,众人这才明白,原来那场所谓的夺爱之争只是一场苦肉计。为取得权尹的信任,承轩自断左臂。难怪元晰这几年对熊询与权尹的行为了如指掌,会掌握熊询与权尹叛乱的情报、会有祭祀布署的地图。

心中的迷团已全部解开了,众人尽皆大哭。

承轩将承悦与承泽的手握在一起轻声道:“分别三年,我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

二人泣不成声不停点头。

“承——泽,好好照顾初雪,这三年——委屈她了!”承轩费力地说出这几个字。

“嗯!”承泽哭着点头。

“师——妹,你——不会——怪我瞒着你吧?”承轩转过头看着青瑜,慢慢伸手在胸前掏出半边玉坠,此时他的呼吸越来越弱,已渐渐失去知觉。

青瑜只觉自己的心脏跟承轩一样被剑贯穿鲜血淋漓,她手握玉坠凄厉的哭喊穿透山林,令鬼神也闻之悲伤!

“啊!原来是这样!那位青瑜姑娘就是您吧?”楚童听完故事只觉荡气回肠。

“那后来呢?比如说承轩大叔是生是死?还有承泽与初雪姑娘呢?他们最后在一起了吗?”

楚童实在是太好奇。

一切都已结束了,初雪呆坐在崖边。她在这里不知坐了多久,长长的青丝随风拂过她白晰的脸庞。

三年前,令尹元晰大人找到承轩与她时。她就已知只要置身其中,无论是成是败,这都是一条不归路。

背负着恶名,她随他来到权县一起经受了权尹的重重考验。三年来,直到结束这一切之前,她还被权尹的人时时紧盯着。只要她稍有闪失,他的命随时不保。

出门前,他收拾好行装看着她满怀期许的目光他忍不住轻轻地搂了一下她。

她看着他瘦削的脸,三年来,她无数次在灯下偷偷地看过这张坚定与沉稳的脸。只要看到这张脸便会心安,便会觉得有希望。

门外依然有人在盯,他心里有数。此时已容不得再有半点闪失。

他一只手慢慢解开了她的衣裳,她温柔地配合他。明日是生是死谁也无法预知,此时此刻他们不知是做戏还是想缠绵于人生最后一次激情。

门外人显然非常满意他们的表现,脚步声渐渐远去。

“我走了,你好好待在这里等我!若是自己的人来接你,它便用不上了。”他确定无人之后递给她一把短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她含泪点头,看着他要推门而出。

“等等!”她跑到他面前,没等他有任何反应,她飞快地在他唇上轻轻一吻。他呆住了,看着她。

“我等你回来,等你打开这道门来接我!”她迎着他诧异的眼神,坚定地说。

“初雪!”她的思绪被承泽焦急的呼唤而打断。

“不要过来!”初雪激动狂喊。承泽站住:“一切都结束了,我全部都知道。初雪,跟我回都城去好吗?”他问。

初雪默然,回去?回到哪里去?她只觉自己的心已随青瑜那一剑而碎了。

以前的初雪死了,已经死了!她流着泪笑着对承泽道。

“初雪,我带着你远走高飞,离开这里!我们到没有任何人打扰的地方重新开始好不好?”承泽乞求着她。

没人打扰?这三年来她不知有多少个这样的念头。她乌黑的眼眸里满是泪花,透过泪光看着承泽的身影在晃动。

承泽正向她走过来,“把手给我!”承泽温柔地召唤她。

“不,不!”她狂呼着往后退,泪水倾盆而下。

“对不起!承泽!我已经回不去了!”

她扭头没有再给他机会,纵身飞下悬崖,像一朵漫天飘舞的雪花迅间消失在山野中。

“初雪!”他大叫一声,倾尽全身之力扑过去,只抓到冰冷的岩石。

“为什么?初雪,为什么?啊!——”看着万丈深崖,承泽捶石大恸!

山风阵阵,落叶纷飞,都在叹息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