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十五、元夫子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556 2013-04-23 09:43:19

  “我明天约了玩家曲三过来看货,他与元夫子私交甚好。若是货对得上眼,我们便可接近元夫子。”乐心继而又道。

承泽点头,“元夫子是鲁国玉器大玩家,他身上一定可以找到突破口。你明日与乐地千万不要露出破绽。”

乐心乐地低首一揖:“请师父放心,我们已准备好了!”

楚童将自己在龙家堡所见告之仲姜,仲姜听完紧锁眉头。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这种凶猛的鸟她还是头一回听说,有权有势的世家子弟竟然拿人命当诱饵玩如此残忍的杀人游戏。

“杨将军给殿下教习时曾有讲传说最北边高山之上有一种鸟,身形奇大叫声怪异。能飞千里,猎杀异类快如闪电,莫非就是这种鸟?”仲姜突然想起来。

“看样子这些传说都不是虚言,世上真的有这种鸟。可是更奇怪的是,那些人喝了那种水之后就变得很听话了!”楚童百思不得其解。

“那定是迷人心智的药水,喝了便甘心情愿成为他的诱饵。看来这龙家堡藏着迷啊!”仲姜疑叹。

楚童点头表示赞同,但他总想不明白。既然是诱饵为何要穿上王侯的衣服,坐在那么华丽的宝座上呢?好奇怪的做法!

“明日你跟我一起到大堂,现在把你放在这屋里我有些不放心了。”楚童给她端上饭说道。

仲姜心中一暖微微笑道:“有八千门的人看着你怕什么?”

楚童摇头:“我也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事有些邪门。你明日还是坐到大堂边上,光天化日之下,那些坏人总不敢吧!”

是夜,星光点点,微风习习。杏花楼已送走最后一拔客人。伙计正要关门,一辆华丽的马车在门前停下。两位白衣衫的人下得车来,其中一人身上背着一个包裹。

“客官,我们————”伙计的话未说完,扮成商人的乐心伸手将他往旁一推,看也没看他一眼道:“烦请跟楼上的客人说,我们来了!”他操作一口地道的郑国口音。

伙计莫名其妙,那掌柜的忙跑出来迎道:“主人已恭候多时了,楼上请!”

那俩名白衣人跟着掌柜的往楼上走,伙计忙将酒楼大门关上。

走过长长弯曲的回廊,终于在尽头右拐到了一房门前。掌柜的手轻敲门:“主人,客人到了!”

乐心与乐地进得房内,其房内的华丽奢华令他们叹为观止。

曲三正陪一位五十来岁的微胖男子饮酒,见他们进来,他忙起身相迎并介绍道:“这位是我们鲁国最大的玉器玩家元夫子!”

那元夫子身材魁悟,面色紫红,气度不凡。对他们点头示意坐下。

“莫非就是那位传言为昆山美玉不惜以爱妾相赠的元夫子?”乐心露出一脸钦佩。元夫子微微颌首:“正是老夫”。

曲三指着他们对元夫子道:“这二位是郑国的朋友荐引的玉行玩家,手上有好货,特地带过来请夫子鉴定!”

元夫子微微颔首,曲三道:“兄弟能否将墨玉给夫子一观?”乐心挥手,乐地将锦盒放在案上,白衣人慢慢将盒层层打开。

在明亮的灯火下,那团墨玉呈现着黝黑的光润,似如深不可测的墨色的海。元夫子眯着双眼,凑近身子围着墨玉仔细地看了一圈,又用手不停触摸着。

“好玉!好玉!”他双眼发光,连声赞叹。

“要价多少!”他问乐心。

“夫子是识货之人,自然应知出价多少!”乐心很冷静。

元夫子哈哈一笑:“按常理来讲,美玉无价。但此玉还是有些瑕疵,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老夫却知它的败象在哪。小兄弟还是出个价吧!”

乐心也笑道:“无瑕不成玉,夫子是此中高手,难道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吗?”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夫子止住笑容,沉默半晌后道:“小兄弟,我虽然是玉行的大掌柜,但也有合伙人,这块宝贝要花大价钱,我须与他商量!”

乐心收好墨玉:“既然如此,那就待夫子商量好之后改日再谈。”

夫子赞同点头,唤人送客。

深色越来越深,厚重的乌云渐渐的遮住了月光。漆黑如墨的街上已人踪全无。杏花楼的大门打开,俩位白衣人走出来,上了马车。马夫扬鞭,马蹄声在静寂的夜色中格外响亮。

“看来,他们非常谨慎!”乐地有些担心。

乐心点头:“刚刚你在楼上可曾发现什么?”

乐地疑道:“我四处看了未曾发现可疑之处啊!”

乐心摇头:“刚开始我与你一样,可是那房子的右边有一处地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我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