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四、失璧之迷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432 2013-04-23 09:43:19

  “啊!不要!”仲姜厉声大叫,起身便扑过去。

楚童被突然奔过来的仲姜扑倒在地,而那短剑一个回旋又到了承泽手中。

楚童扶起仲姜又惊又喜,“刚刚你自己跑过来的,你的腿好了?你能走了?”

仲姜回过神来,抚摸着自己的双腿,几乎不敢相信地看着楚童:“我自己跑的?”

承悦与乐地还剑入鞘:“仲姜姑娘,你的腿已经没事了!”

这一下连楚童也莫名其妙:“你们到底在玩什么?”

承悦笑言:“上次姑娘被人劫持时说踢了凳子,我便知道姑娘的腿应没有大碍。今日一试果然如此!让俩位受惊了!”

仲姜感激一揖:“多谢承悦大叔与乐地大哥一番苦心!”

“啪”一只锦盒丢过来,几人不由回头一看三娘推门进来。

承悦摇头笑道:“我以为你真的不帮我们,原来偷偷帮我们抢石头去了。”

锦盒打开里面放了一块普通的石头。

三娘淡淡一笑:“三师兄果然越老越精,若知如此,我就不多事了!”

承悦摇手:“今日还要找二位讨还墨璧,以免落入他人之手。”

至此楚童不再隐瞒,将那日带仲姜外出运酒所遇之事和盘托出。

当即在后院之中挖出墨璧,奉还给承悦。

“在下听闻和泰璧为白、墨两块,不知为何会两璧分开?”仲姜疑问道。

承悦点头赞赏道:“仲姜姑娘慧眼,此璧乃我国神物。只可惜—”

三娘疑道:“难道白璧已----失窃了不成?”

承悦面容刹时沉重起来:“大王即位后将和泰璧交由王后所管,可是就在上月,白璧突然失窃。大王为此震怒不已,命师傅在三个月内必须将窃璧之贼抓捕归案。”承悦将茶饮尽。

三娘奇道:“楚宫虽然称不上铜墙铁壁,但也算守卫森严。怎会国宝失窃而当时没被发觉?”

承悦摇头:“师妹有所不知,盗璧者若是硬取当然不能得手。我们在现场察看后发现角落里有燃烧过后的灰烬,故推测库房守卫与宫人都是被一种香料所迷晕。可严审了守卫与宫人,那晚并没发现任何异常。而他们自己也不知怎会呼呼大睡到天亮。”

“竟有这等厉害的迷香?”三娘喃喃自语。

“所有的可疑线索盘查过后,没有任何进展,师傅才决定从玉璧本身下手。当年连璧琢玉后得了失心疯,后来被师傅所救。临死前曾哭着对师傅言道此璧中有秘密。但是何秘密还没来得及说就死了。那盗璧之人铤而走险会不会是因为知道这个秘密呢?”承悦放下茶碗。

三娘点头:“此推测不无道理,但为何只窃走白璧而留下墨璧呢?”

“据王后娘娘所言,那日夜晚正逢月圆。她取璧祭月后亲手将白璧放入锦盒,正欲放墨璧时闻大公子抱恙故而匆忙之间忘了。宫人将锦盒入库后,窃贼因而只盗走了白璧,墨璧却在王后殿内躲过一劫。”承悦说着站起身来。

楚童心道:“既如此为何还要将墨璧拿出宫来?”

承悦接下来又道:“如若真为了秘密,窃贼自然还想将墨璧到手。”

“所以你们拿墨璧出宫引诱窃贼出手?”三娘问。

承悦点头:“玉璧失窃一事有损国威。大王下令封锁消息,那晚当值宫人与守卫已全部控制。除了大王、王后、师傅与少数王公近臣他人并不知晓。师傅怀疑有内贼所为才故意放出墨璧。若有人伺机夺取则可肯定主谋为大王身边之人。”

三娘若有所思:“你们为何要带墨璧来鲁国?”

“除了玉璧这条线索外还有便是迷香,从残留的灰烬中得知这是一种很特殊的香料,其材料与制香技术并不是出自楚国。而当今世上制香术最高的当属鲁国的司马家族。”承悦面容严谨。

楚童心中一动:“莫非是指鲁国的司马田族人吗?”

三娘沉吟:“难道此案与鲁国的司马家族有关连?”

承悦摇头:“司马田正式接管家族之后已解散细作组织,且制香密方只有司马传人才会掌握。师傅与司马田素来交好,此香灰已请司马田仔细看过,他判断迷香的成份与司马家同出一辙。他大惑不解,可当世之间除了司马家又有谁有这样的技艺呢?他思量再三终于想起了一个人!”

“谁?”三娘问。

“在司马田祖辈时,制香坊里曾有一位技师元成身染重疾。为防他人被传染,司马老大人给了他一笔重金将他送回乡下。谁知元成回到故里病竟然好了。他用司马老大人的这笔钱开了一家制香坊,由于技艺出众后来越做越大传到了孙子元夫子这代。”说到这里承悦停下来。

“元夫子?他不是鲁国的玉器大玩家吗?”三娘疑道。

承悦点头:“元夫子祖上是制香技人无疑,据闻他早期因好赌已将祖业消耗殆尽。十五年前改行做玉器买卖,一下便成了大行家。元夫子当时变卖祖业也不过区区几千金,而玉器买卖动则上万金这钱从何而来?”

三娘微微点头:“师兄怀疑元夫子背后有人支持?”

承悦点头:“如若真是这样,那此案就不是一般失窃案。试问,花十几年的时间精心策划将元夫子扶持成鲁国巨富,其目的何在?他大费周则做这样的事情绝不是只想得到和泰璧这么简单吧!那和泰璧到底是不是有惊天的秘密,主谋者是否有更大的阴谋?这都是师傅所担心的。”

承悦看向三娘:“师傅知道你隐居在此,亦不忍心打扰你。但这次他托我无论如何要说服你出山共同协办此案!他老人家说此案过后也许你不会再有心结!”

三娘低头思虑再三轻轻点头:“我已明师父心意,一切就由师兄安排!”

承悦大喜:“多谢师妹,我们八千门四兄妹总算不再是我孤身一人了!”

三娘听到此言,心中一酸眼圈顿时便红了。

“师父”,乐心昏睡醒来,众人忙围过去。

他欲挣扎起来,被三娘按住:“不要动,有话且说!”

乐心缓缓说道:“那日我与乐地去见元夫子,在杏花楼里面有一间密室。刚进入时我曾见右边壁上有人影闪过。回来时看见曲三被杀,我们差点遭到毒手,想是有人识破了我们的身份。”

“我方才追踪那几位黑衣人,交手后从剑法招式上来看功力很高,招式毒辣。是来自楚国西边权县一带,但其招虽有形却不神似。”三娘道。

承悦思虑:“乐天护送墨璧被人一路追杀,乐心与乐地乔装又被识破,今晚他们更是入室偷窃。是谁走漏了风声?看来问题真的出在内部。”

三娘点头:“依师兄看来,是否还是要从元夫子身上找线索?”

承悦点头:“元夫子有独门秘香技术,而龙家堡里面却发现有失魂草。二者之间不知会不会有关系?我们先从这里突破,可似乎他们对八千门的人较熟悉,要接近他们,我们还要另找其人。”

说完众人将眼光向楚童与仲姜看过来,楚童忙摇头:“我这人有些笨,这个忙怕是帮不来!”

三娘却瞄向仲姜:“这个忙楚童帮不来,仲姜却是最合适的人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