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十四、夺璧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459 2013-04-23 09:43:19

  连璧也悄声道:“实不相瞒,此料已有人定下且已琢成玉璧!”

伯夷喜道:“那更要一睹为快了!”连璧面有难色迟疑道:“这个——做弟弟的跟那主人有定契约,若有任何差池,除了工钱分文未有,还要赔偿全部!!此物太过珍贵,故不敢大意!”

伯夷面色突变:“难不成你将做哥哥当成是贼不成?不看也罢!”说完起身欲走。连璧见状忙拉住他:“哥哥休恼!兄弟岂敢!兄弟这就去拿!”

他想起伯夷乃宫内总管,平日对他也甚是照顾,也不敢使他恼得罪于他。便打开暗室铜锁,拿出锦盒,双手捧出玉璧递给伯夷。

伯夷小心地接过玉璧,睁圆了双眼。那玉璧在他眼前闪过一丝炫丽的光,太精美绝伦了!世间竟有如此美得让人砰然心动的宝物。

他举起玉璧,在灯下贪婪地看着。此时,奇景出现了。那光透过玉璧竟然在墙上投射出日月星辰的景象。

两人诧异得张大了嘴,看了半晌方才齐呼:“神物,神物!”伯夷将玉璧还给连璧,刚才太过激动,以致于都满头大汗,他边拭汗边道:“当真是稀罕的宝物!绝世之宝!”

连璧将玉璧小心重新放置,再着人送伯夷回公子府!

深夜,他想起玉璧竟没有一丝睡意,不由又起身到内室,取出双璧在灯下印看。白璧呈现日月星辰,美丽不可方物。他不由又拿起墨玉在灯下印看,只见所雕山川河流印在墙上若隐若现,有一种说不清的诡异之感。

出于好奇,他将两璧叠在一起在灯下印看,只见一片混沌。他暗笑自己有些荒唐,哪有如此看玉的。待将两璧交错在手中慢慢转动,墙上的影印却越来越清晰。最后竟重合成一幅完整的画面,他目瞪口呆,越看越心惊!

第二日,宫内来人传话,楚王听闻有此宝要借去一观!连璧心中悔恨不该给伯夷炫耀,只得献出锦盒,伯夷捧了锦盒扬长而去。

一连几日,没有一点消息。他急了,去找伯夷,伯夷却推说太忙不见。

连璧心急似焚,坐立不安,只求老天保佑宝物归还之后金不换再来取。

不巧,金不换终于来了,而宝物却没有任何消息。

连璧只得推说宝物还未完工,请求再宽限十日。金不换有些愠色道:“我已比约定期限晚取,为何还未完工?”

连璧只得哄他道:“先生的玉璧雕工要求甚高,我们须精雕细琢,不敢怠慢,故请宽限十日!”

金不换转身走道:“那我十日后再来,若还是取不到,只能按约定办事了!”

连璧送走金不换,心急火燎的跑到宫门前请求侍卫放自己进去找伯夷。但平时很好说话的侍卫像不认识他一般,硬是不给通传。

连璧有气无力的走回来,心中似失了魂似的。如今看这状况,宝物入宫已难说可以回来,若如此自己的身家要全部倾尽不说,全家上下几十口人该怎么办?自己又有何面目对先祖?想到这些,不禁在室内一愁莫展,叹息不已。

这日,他听说伯夷在外面采办,忙打听确定地方。赶过去正见伯夷迎面出来。他急得一把拉住伯夷:“哥哥不该将此事说与大王,如今你教弟弟如何是好?”

伯夷挣开叹息道:“唉,原本只是给大王与王后说些新鲜事,谁知王后却上了心。一看宝物,喜欢得不得了。我哪敢找她去讨!你自认倒霉吧!”

这句话不亚于晴天霹雳,连璧拉着伯夷一阵哭喊:“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分明是你想讨好大王与王后,故意陷我于困境。可怜我全家老小几十号人,若是我玉坊全赔了,你教我如何面对先祖!啊!--”

伯夷挣了半晌也挣不开,忙使眼色给宫奴。几名宫奴上来三下两下将他拉开推在一旁。伯夷欲走,连璧上前紧紧拉住他:“今日若不给个说法,你休走!”

宫奴们又拥上来推开他一顿拳脚,打得连璧坐倒在地口鼻流血。但他心中气愤难平,口中怒骂不止。

眼见路人已纷纷围拢,伯夷上前对着他的胸前猛踢一脚骂道:“真是个奴才命,偏偏要拳脚伺候才老实!”说完,理理衣袖,率众而去。

连璧被踢得眼前一黑,口中鲜血喷涌而出,坐倒在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