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十二、谋划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503 2013-04-23 09:43:19

  元夫子叹息:“我狠赚了几笔之后,以为将本金还给连非我们便从此两不相欠。谁知没过多久,我与家人便得了一种怪病。浑身酥软无力,整日浑浑噩噩不出半月便骨瘦如柴,最难受的是四肢开始麻木不听使唤。我请遍了鲁国所有的太夫也治不好这种病,眼看一家人就要这样死去,连非出现了。”

仲姜心道:“这连非到底是个什么背景之人?他为何要设计元夫子呢?”

“他用了些药粉兑水给我与家人服下,不出三日病症全消。我又是感激又是惊讶。他便对我说我已中梦魂草之毒,每年必须要服用解药,否则便会毒发身亡。我这才知道着了他的道儿。他冷笑说,这一辈子我只能做他的奴才替他赚钱。我所有的财富都是他的,若有异心便让我全家死无葬身之地。这么多年来,我忍气吞声白白替人做嫁衣便只是为了保住倾家性命。”元夫子咬牙恨恨地放下茶碗。

“原来如此!”仲姜假意恍然大悟:“那与金不换又有何干系?”

元夫子摇头道:“这人与连非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十几年前他们让我在此建房舍。我便多了个心眼秘密留了此地以防万一!这么多年我所有的财富与心血也被他们榨得差不多了。如今孩子们一天天长大,我不甘心总这样受制于人呀。老天总算有眼,只要做了此笔买卖我便可以脱离他们。百里兄弟,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么?”

仲姜颇有为难地沉思:“不知大哥要小弟怎样出力?”

“那日连非已在我府里见过了你的本事,如不出所料今晚金不换会请你去他的藏宝阁看一样东西。你只要仔细记住他内室的摆设与宝贝存放的位置,画好图样给我,其他的就不必费心了!”元夫子悄声道。

仲姜眼珠一转,假意道:“小弟家族世代正经为商,可从不会干这些下三滥的活儿!大哥还是另请高明吧!”

元夫子急道:“我一生被人陷害,全家性命不保。为求自保出此下策,小弟难道认为救人于危难是下三滥之事吗?”

仲姜摇头道:“非小弟不愿意,可国有国法,大哥为何不向官府举报他呢?”

元夫子苦笑:“我也曾这样想过,可你有何证据?他们背景神秘,组织严密,我的一举一动皆在他们的掌控之下,哪里又敢为之。”

仲姜心中思虑万千,一时之间她无法静下心来判断元夫子的话是真是假。但元夫子受连非所控制一定是真,他想摆脱也一定是真。

“我违反家规来帮你,若日后传出去为家人所不容又该如何?”仲姜有意提出条件。

元夫子欣喜道:“老弟若肯出手,事成之后将所有家产一人一半!若是老弟信不过,我现在就立字为据!”说完他欲起身寻笔。

“不用了!我百里其向来只做赚钱的买卖!”仲姜笑道。

“好!”元夫子以茶代酒,举碗与仲姜相碰:“今晚请老弟见机行事!明日我们老地方见!”

楚童的马车跟在仲姜他们后面,绕过一个山头之后却突然发现,仲姜的马车不见了。他警觉地跳下车来,四处查看。夜色中山谷寂静一片什么也没有。他们竟然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他心急似火,只得加速赶回杏花楼。那里承悦与三娘正在等他的消息。

“马车不见了!”承悦与三娘大惊失色。

“现在怎么办?仲姜会不会有危险!”楚童才不关心失璧之案,他只在乎仲姜的安全。

承悦面色凝重:“我速着人打探,如若确认无车坠山崖之事。这山里面定有文章!”

三娘点头:“我对此颇为熟悉,这事交给我去办!”

楚童忧心忡忡,承悦安慰道:“放心,我们不会让仲姜姑娘有事的。”

他转头对三娘说道:“师妹,你还记得当年遗风玉铺的老板连璧吗?”

三娘点头:“当然记得,他是我们楚国最好的玉器琢刻大师!”

“连璧当年因为和泰璧一事而致倾家荡产,而令他赔光家产的据说是一位叫着金不换的商人。而这十几年来,师父一直在暗中查访此人。此人身份多变,估计金不换只是其身份之一。”承悦语气凝重。

三娘疑道:“连璧破产与此案有关吗?”

承悦点头:“这二者之间有一个关联之物便是和泰璧,而关于和泰璧的由来我曾听师父讲过当真是令人唏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