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六、不速之客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994 2013-04-23 09:43:19

  元夫子兴奋站起:“可真的是碧玉?”

狗子连连点头,元夫子得意的大笑几声:“不急,百里公子的倘未开出!”

仲姜依然不动声色,照旧饮茶。

大掌柜传上酒菜,三人边饮酒边等结果。

狗子又是一阵大喜跑过来:“百里公子的那块料已开过了,全是渣料!”

至此元夫子的门人一阵欢呼,楚童只觉眼前一暗,一时呆住了。

“百里公子,说话可曾算数啊?”元夫子胖胖的手指在桌上一敲一敲。

仲姜哈哈一笑:“俗话说,一刀穷,一刀福。结果怎样还未可知呢!麻烦师傅在腰上开第二刀!”

元夫子笑容凝住了,他突然想起有一种山料叫鬼生子。其腰上生纹理形似鬼脸,而在裂口处剖出的往往是绝等上品,俗称鬼生子。这种机遇百年难得一遇,刚才自己也是稳妥起见才选了这颗冰料。难道就有这么巧?

一阵欢笑过后,众人寂静下来等待结果。

随着一声惊叫,匠人们奉上开石结果。

仲姜兴奋站起拿过石料。只见此料从腰上开口,其玉周围呈奶白色,如冰似冻。中心一点红色犹如一滴鸡血鲜艳欲滴,果然是千载难逢的鬼生子。

众人连声称奇,大掌柜惊叹不已:“宫顶红!居然是宫顶红!”

元夫子哑口无言,瞠目结舌。此料何止是百年一遇,简直是数千载也难求啊。

楚童心头大石这才放下,他长舒一口气,情不自禁对仲姜又平添了几份爱慕之情。

“元大人,说话可曾算数啊?”仲姜对近似痴呆的元夫子笑道。

“当然,当然!”元夫子回过神来,拭去额头之汗。

他禁不住深深一揖:“百里公子果然是大家,在下服了!”

仲姜伸手相扶:“是元大人承让才让本公子有捡了个便宜,多谢,多谢!”

杏花楼的深夜寂静无比,住客早已进入梦乡。而庭院高大的槐树上,两位黑衣人敏捷地跃到廊上,四处环顾确认无人后,悄然地滚落在一间房门前,他轻轻叩门。门慢慢开了一道口子,两位黑衣人一闪而入。

进入内室,黑衣人扯下面罩见仲姜早已坐在案前等候。

“百里公子今日一赌成名,在下佩服”承悦微笑一揖。

仲姜起身相迎,请承悦与三娘坐了,楚童则在厅外守卫。

“可有情况?”三娘直奔主题。

“元夫子已与我约定明日去他的玉仙阁,奇珍异宝任我带走一样!”仲姜给他们斟上茶。

“明日你去之后,尽量让他相信你是真正的百里其!只要他相信你了,迷香的证据自然可以得到!倘若利益巨大,他一定会介绍背后真正的老板与你相识。”

承悦分析道。

三娘疑道:“就怕有人识得百里家族的人,身份若穿了就会有危险!”

“放心,百里家族虽然名声在外,子弟却是相当低调之人。他们平日不显山露水,外人很少得以一见。况且百里其现在正在师傅府里作客呢。没有三五个月是不会出来的。”承悦胸有成竹。

仲姜秀眉微扬:“承悦大人所授的百里家族人物大事我已牢记在心,应不会差错。只是若真与他交易,其资金可能要烦劳大人早些准备。”

承悦点头:“我已传信回去,乐和这几天便会将送十万燕币过来。”

“对手太过凶残,为安全起见,这些天若有信息你就在窗上掠件衣裳。我们见了便会想法子来与你会合。”三娘颇为担心。

仲姜点头应允,承悦神情突然黯淡下来:“今日找到了乐天,他已经被害了!头被削去了大半扔在河里惨不忍睹,若不是手上那杖指环我几乎不敢相认!”说罢竟流下泪来。

仲姜忆起那日运酒所遇的黑衣男子,一股寒意从脚而起,胸口发冷差点吐出来。这才感觉自己与楚童已身不由己陷入了巨大的危险之中。

“放心,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护你们!”三娘握住她的手安抚她。

玉仙阁坐落在鲁国城外约六十里之地,是元夫子休闲养生之所。其修建所花费用除了鲁王宫、龙家堡之外,其次便是这里了。

车马沿着山道走了大半个时辰,一路山水风光尽收眼底。

楚童指着后方:“绕到后山,便是龙家堡了。”

仲姜闻言隔窗遥望,“此地山势险峻,人迹罕至。元夫子与龙家堡都居住在此,可见此地风水甚好!”

楚童伸手抚摸粘上的胡须故意老成道:“老身夜观星相——-”

“扑哧”仲姜掩口一笑:“小心些,别扯掉了!”

她今日金冠束发,着青色隐纹丝织长袍,其袖口与衣襟带有浓厚的燕国服饰特点。尤其是腰上所佩玉饰,无不显示出百里家族富可敌国的显赫身份。

“遵命,公子!”楚童一本正经鞭子一甩,马车速奔起来。

山到尽头,宽大的金边朱色大门出现在面前。尤其是“玉仙阁”三字苍劲飘逸。

好在仲姜出自名门且入宫数年,此地的气势并没有将她的气质比压下去。

管家早已在大门前等候,见到仲姜下车满脸堆笑迎上前来。

仲姜背着手目光冷峻:“你家主人好会享受,此地的确太幽静了!”

管家连连称是,躬身引他们进入。此时一辆华辇靠在大门边上,仲姜见辇上华盖翠羽心中一动:“府上今日还有其他客人么?”

管家低声道:“方才凑巧主人的朋友连大人到访,此时正在大厅奉茶呢!”

穿过几重大门,终于到达元夫子的大厅。其厅巨大无比,中间四根紫色的木柱更是有俩人合抱之粗。上面雕满花虫之图,描上金色使得整个大厅气势恢宏。

看到仲姜进来,元夫子放下茶碗起身笑脸迎客。

而在他厅上端坐着另一位年约五十留着花白胡须的老者却淡定地在饮茶。

“百里公子,给你引荐一下。”元夫子热情地将仲姜带到案前:“这位是我的朋友连非连大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