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二十九、斗勇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241 2013-04-23 09:43:19

  仲姜不由想起儿时曾经母亲在后院种植梦魂草的情形,她曾经好奇问过母亲,可她总是笑而不语。而父亲手指琢玉受伤时,她有采摘此叶给父亲包扎。“难道我娘与元夫子或司马家族有什么关系吗?”她疑窦丛生。

“龙家堡种植此物显然不只是为了和泰璧,连非、离梵、元夫子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还有他们真正的背景又是怎样的?这一切要彻底查清。”三娘道。

承悦赞同点头:“此物只是几颗种子倘且如此厉害,若是成千上万那会怎样?”

三娘与仲姜面色顿时变了,若有成千上万,那岂不是国将不国了!

第二日深夜,一辆青色马车过来将仲姜接走。上得马车,仲姜同见只有元夫子端在里面。待仲姜上来,他令狗子放下布帘。

“大哥今日要带小弟去向哪里?”仲姜佯装好奇。

元夫子一脸神秘:“兄弟去了便知!”

仲姜想起楚童他们还在后面跟踪,故意不经意要撩起布帘往外看。却见整个车身被布帘完全罩住,根本无法看到外面。

“这是什么意思?”仲姜惊怒道。

“百里兄弟别怪,我们这行有个规矩,谈大事必小心。”元夫子忙解释道。

“咱们做的都是正当生意,为何给人以鬼鬼是祟祟之感!”仲姜边说心中暗自揣测元夫子的用意。

元夫子叹息:“日子长了兄弟便知大哥的难处了!”

俩人便不再言语,车内气息似凝固一般,俩人各怀心事。

车身时而平畅,时而颠簸。时而快,时而慢。仲姜看不到外面,不知马车此时正在何处飞奔。只能靠感觉来断定外面的路况。

约过了三个时辰,马车突然停下来,元夫子闭目未动。传来开门声,马车又动起来。此时只觉道路平坦之极,车身一点也不颠簸。一阵阴风透过布帘吹进来,仲姜情不自禁将双手抱在胸前。

约走了一个时辰左右,空气中隐隐飘来一丝香味。仲姜用力吸气,不错,是香味!而且是一股淡淡的酒香味。

外面是什么地方?难道是酒楼?不对,酒楼怎会如此安静?她心中转过万千个念头。

酒香远去一阵后,马车终于停下来。元夫子睁开眼睛满怀歉意道:“让百里兄弟受委屈了,请!”

布罩揭下,仲姜打开车帘快步下车。一阵强光,刺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眼前琼楼玉宇,灯火辉煌,里面乐声悠扬,似正在夜宴。

“大哥,你这玩笑开得有点过份了啊!”仲姜潇洒地活动手腕佯装责怪。

元夫子诡异一笑:“今日要带小弟去见一个人!”

“大哥如此慎重,让小弟更加好奇!”仲姜点头应允。

她环顾四周,其宅第豪华无比,雕栏画栋足以显示出主人的阔绰与品位。大厅席地图案精美,厅中四根大柱粗得足要两位壮汉才能合抱。富丽堂皇的案几上,摆满珍奇异果。一位中年汉子席地坐在右边的案几上,几位娇媚的少女围着他正在给他喂食饮酒,娇滴的的笑声把仲姜的心都快融化了。

直到元夫子与仲姜走到跟前,他还在和那些美女玩得不奕乐乎。

“大哥,”元夫子走上前恭恭敬敬叫了一声:“你想找的人我带来了!”

那中年汉子轻轻的啜了女子递过来的半杯酒,坐直身子,挥手令那些女子退下。仲姜这才看清楚他的样貌,此人约四十来岁,一身居家的淡白色帛绸,形似八字的眉毛下,双眼炯炯有神。虽然酒色不断,身形却保持得极好,不像元夫子一身肥肉。他放下杯瞟了元夫子一眼,嘴角动一下示意让他们入席。

元夫子忙招呼仲姜在对面坐下,“此人是谁?”他看着仲姜眼神露出疑问。

“这位是燕国大玩家百里其小兄弟!”元夫子低首介绍。

仲姜略有矜持地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元夫子又对仲姜道:“这位是我生意场上多年的朋友金不换,金老夫子!”

仲姜脑中一片疑问:“从没听说鲁国有一位叫金不换的生意人啊!”心中虽想手上却一揖:“外仰,久仰!”

金不换听到百里其的名字眉毛向上一扬满面惊喜:“怎么如此凑巧?昨日百里家族的百里俊刚好在寒舍还未走,此时百里其又来那真正太难得了!”

他即令人请百里俊一同出席,仲姜心中“咯咚”一沉。抬头便见白衣少年飘然入内。那少年约二十来岁,肤色苍白,模样倒是周正。

“百里兄弟,真是难得在异乡与家人相聚!”金不换热情的招呼。

百里俊走上前来环顾一眼摇头道:“金老夫子真会开玩笑,此时席上除我之外哪有我百里家族的人啊?”

元夫子面色一变张嘴诧异地看着仲姜:“这-这是怎么回事?”

“冷静!一定要冷静!”仲姜心里对自己说。她冷笑一声傲慢地走到百里俊面前:“在下是百里其!”

百里俊哈哈大笑:“世上不知有多少人在外面冒我百里家族之名做生意,尤其是我堂哥百里其更是屡次被人顶替,我祖父为此恼怒不已!不知这位又是哪位?”

“你,你不是百里其?”元夫子惊道,他的脸开始变了,目光逐渐凶狠起来。

金不换倒是气定神闲饶有趣味的手握酒杯把玩着,他的目光定格在仲姜脸上。仲姜哈哈长笑后怒极拍案道:“我当元大哥是真心的朋友,想不到你们竟用这种法子来唬我!既然如此不信任,还做什么大买卖!告辞了!”

她佯装大怒离席欲走,元夫子忙上前拉住:“小弟莫怪,实乃误会!误会!”

仲姜一眼看到金不换沉吟不语知他心里还在犯疑,便道:“百里俊乃在下堂弟,我岂有不识之理。他年少时曾受过重伤,至今背上还留有一道伤疤。”她走到白衣少年面前,此时那少年已被仲姜的气势吓住,连连后退。

“哗拉”仲姜一把撕下少年的衣服,瘦削的身板上几道撕痕清晰可见。

“这些伤痕都还未结痂,请问元大哥在哪里找来的人敢冒我百里家人。这既是欺我百里家无人又是对我于不信,这种买卖再赚钱在下也不奉陪。”仲姜一把将那少年推倒在地,拂袖便要走。

“慢着,”金不换终于起身:“百里公子果然人如其名睿智稳重,只因此单重大才出此下策,真是得罪了!来人呀,拉下去!”他大喝一声,家人立刻上来将白衣少年拖下去。

金不换见仲姜还犹带怒色,干笑几声道:“公子是见惯大场面之人,还望能体谅我等在生意场上混口饭吃之人。请上座!”他躬身一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