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四十四、国恨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542 2013-04-23 09:43:19

  一颗泪滴在酒中,邓曼长长的睫毛垂下盖住美丽的双眼。那些回忆至今还会令她的心抽痉。

“燕叔叔,为什么要报仇?”稚嫩的童音在耳边响起。“因为你是权王的女儿,是权氏的血脉!”燕术的声音传来。

“记住国仇家恨!”权王的声音在心中无数次响起。邓曼只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拼命跑出内室,坐在殿前,双手抱住自己的胸,头无力的靠在案上。

“母后,你怎么啦?”六岁的小公子熊括胖乎乎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小手伸出来在她额前摸了摸说:“你生病了吗?”邓曼疼爱地将他抱在怀里。

“母后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她微笑地对着熊括说。

熊括圆溜溜的眼睛不解地看着她:“父王说母后是全楚国最幸福的人,难道最幸福的人也有不愉快之事吗?”

邓曼被他逗笑了,她亲了亲熊括:“母后也是凡人,凡人就会有喜怒哀乐!你长大了才会明白这些道理!”

“是要长得象父王和母后一样大才会懂吗?括儿什么时候才会长这么大呢?”熊括胖乎乎的脸挨着邓曼说。

邓曼抱紧了熊括默默不语,她想起了自己的大哥权尹。

十岁那年,吃晚饭时,听养父与养母谈起,方才知权尹与熊询起事失败被杀。她一边大口吃饭,一边流泪。养母诧异道:“这孩子,是饭食不好吃么?”她哭道:“是汤汁入了眼睛!”

时间一晃过了三年,她随养父邓时入城时终于见到了燕术。

避开所有人后,燕术递给她那半张皮卷图与那块玉牌。“大公子的遗物!现在给你应是最好的时机。”

她展开图卷,见正是父王权胜当年留下的半块图。

“这图的秘密我们研究了很久,其秘密是要琢在玉璧上两璧相交方能显示。我们好不容易花重金买到玉料雕琢而成,谁知出了点意外,玉璧现被楚王夺走,以后只能伺机入宫盗璧。”燕术说道。

“叔叔千万不要冒险,经五年前一役,我们的人本就不多了!让我来吧!”邓曼说道。

邓曼将图卷放入油灯之上点燃,燕术惊叫:“公主!”但已来不及阻止

“不给自己退路,我一定要将玉璧拿到手!为父王、王兄报仇雪恨!”

看着它被梵烧为灰烬,邓曼坚定地说道。

“既是如此,那公主就想办法接近大公子熊颜吧。”燕术道。

“熊颜?”邓曼疑道:“我只认识熊回。”

燕术道:“楚王的几个儿子,实力上能相近的只有大公子熊颜与三公子熊回。但大公子与令尹元晰关系非常好!颜回虽然有大司马相助但终究实力不如熊颜。

元晰大权在握,且上次平乱有功。若是相争,熊颜为太子的可能性要更大些。”

“好!我会想办法接近熊颜!”邓曼暗自决定

“在下惭愧!不能帮到公主,累公主牺牲自己相伴于仇人之子!”燕术内疚心中痛惜道。

“兄长可曾安好?”邓曼已不在乎自己的牺牲,她只关心她唯一的亲人:“已有九年不见了!”

燕术点头:“你放心,少公子现在很好,长得比我还高了!”

邓曼眼中露出一丝欣慰之色,“我们兄妹定不会忘记父王所嘱,家仇国恨时时铭刻在心。”

她一步一步按自己的计划进行着,终于见到了那渴望已久的玉璧。

那是在老楚王驾崩后的第三天,内侍捧出两只锦盒呈给熊颜。新楚王打开锦盒,禁不住一阵赞叹:“早闻当年和泰璧之事,今日总算得见真璧,果然名不虚传!”他取出玉璧给邓曼。

邓曼双手颤抖地捧起玉璧,轻轻地的手上把玩着。

“这璧有更奇特的地方,你来看!”熊颜取璧在灯前印照给她看。顿时,满屋繁星,如置身夜空一般。太奇特了,大家都被这眼前的奇景感叹着。

“难怪父王会将此璧据为己有,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熊颜赞叹。一转眼,见邓曼泪流满面,甚是奇怪道:“曼儿,你怎么啦?”

邓曼忙拭泪水行礼道:“臣妾睹物思人,想起先王的慈爱故而悲伤,请大王宽恕!”

熊颜疼爱地将她扶起:“父王在世最喜欢饮你酿造的美酒,重病时你更是亲自煎药侍俸。真是难得你的一片孝心,若不是你受父王的恩宠,也不会有我的今天。你的存在是我熊颜之福啊!”

“母后,我想去看父王,你陪我一起去好吗?”熊括脆嫩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邓曼慈爱的搂着他:“好的,母后陪你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