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四十三、王后邓曼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158 2013-04-23 09:43:19

  她吓得本能往后一退见是一身蓝色官袍,轩昂的三爷熊回与侍从,忙上前施礼。

“你入宫也有三年了,一切可还好!”熊回的微笑甚是温暖。

丝儿低首:“托王爷的福,奴婢一切安好!”熊回轻轻点头:“好好侍候王后,待大王庆典过后,本王爷重重赏你!”

“多谢王爷,奴婢谨记!”丝儿忙施礼告退。熊回看着丝儿的背影,若有所思。

丝儿走到没人的地方,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自小她就在熊回身边长大,不知为何,她特别怕他。尤其是他那严厉的目光,她很少见他笑。

其实英俊的王爷笑起来很好看,她只看到他笑过一次,那是现在的王后邓曼还没有出嫁时。

邓曼是都郊尹邓时的女儿,与熊回早已相识。王后那时非常年轻,清丽得如同一支欲放的水仙花,少年的熊回狂热的迷上了邓曼。

不过,在迎娶的大事上他一直在犹豫,因为大司马家的千金同时也对他有意。邓曼的父亲只是一位负责京郊的官员,有名无实。而大司马却是兵权在握。邓曼单纯得没有一点杂念,她从没有发现熊回会有这么重的心思。但熊回却是真心喜欢邓曼的,连丝儿也看得出来。

少年的熊回与美丽的邓曼漫步在园中,与周围的美景是那样的和谐,仿佛就是一道风景。他们在园子里谈得正欢。大公子熊颜刚好造访,他对邓曼一见倾心。

没过多久,邓曼就变成了大公子夫人。所有人只见到婚礼上谈笑风生的熊回,却没有人见到那日参加喜宴回来在月光下孤单自饮的三公子。

那天晚上,他醉倒在他和邓曼曾经漫步的园子里。

时间就这样过了好几年,那一年她十三岁。

有一天,三爷问她愿不愿意去侍候邓曼,说是她要生产了,身边缺个贴己人。

就这样,她到了大公子府上。不过这时候,熊颜已被封为太子了。

那年三爷娶了大司马之女,但还是在夺嫡之中失败了。

因为她是三爷推荐的人,邓曼对她象自家人一样。从太子府到王宫,她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靠着她的诚实稳重成了邓曼身边最得意的亲信。

三年没见熊回,他似乎比之前沉稳了许多,只是潇洒俊雅依旧。

私下里丝儿也会把大王熊颜与熊回作一下比较,大王是那种内敛、不苟言笑但很宽厚的个性。他与邓曼有说不完的话,经常想着法子让她高兴。丝儿常想,若是三爷娶了邓曼,情形又会是怎样?他会象大王一样长久宠爱着她吗?估计应该很难!

丝儿入得内宫,见王后邓曼正在内室品酒。她身着宽襟华丽的宫服,高高的发髻上插着一支兰花。虽然已是三位王子的母亲,身形依旧婀娜。她优雅地端起酒樽闭眼深吸一口气道:“刚刚好!醇厚清香!”

丝儿见那酒色略带浅蓝,在杯中微微波动。邓曼端在她面前道:“你轻轻吹一口气!”

丝儿有些犹豫的看着她,邓曼美目示意:“试试!”

丝儿轻轻地吹动着杯中酒,一阵清香慢慢飘来,渐渐弥漫整个屋子。

“王后,真是太神奇了!我都快醉了!”丝儿惊喜地叫道。邓曼莞尔一笑放下酒尊,动作极为妩媚。“这是我在娘家就常酿造的酒,当然不一样!”

“王后的手艺在奴婢看来,连我们楚国红醉坊的师傅也比不上您!”丝儿赞叹。邓曼轻点丝儿额头:“就你这张小嘴会说话!红醉坊的酒酒香醇厚,味美无穷,哪是我这小打小闹所能比拟。”

丝儿又闻了闻:“王后的酒可有特殊配方调制,看这颜色与味道就与外面的不同。”

邓曼点头,然后似又想起什么对丝儿道:“你速出宫去一趟红醉坊,我以前在那儿封存了十年的那些酒应该可以送进宫了。你跟管事的说一声,让他挑个日子在十二那日送进宫来吧!”

丝儿轻声应诺躬身告退出宫,邓曼尖尖的长指拔弄着酒具,陷入了沉思,她眼前渐渐演变成鲜红一片。

火光冲天,喊杀声、嘶打声阵阵传来,权国的城池即将攻破。

宫内,诸候王权胜正抱着年幼的王子权秀与伊曼公主痛哭。

“大王,再不走来不及了!”英哥与燕术在旁不停的催促。

权胜抹干眼泪,怀抱公主,坚定地说:“我对不起权氏祖先,还有何脸面逃生!权尹、英哥、燕术听命!”

三人伏地听令,“我权国地小兵弱,如今举全国之力却挡不住楚国铁骑。现城池已破,大势已去。如今之计,尔等只能忍屈含辱。权尹身为长子要承担复国兴家之大业。你率众臣暂归降于楚,待他日时机成熟再复我权国。英哥与燕术,我将权秀与伊曼托付于你们。他日权尹复国你们再共谋大业。”

三人领命,权胜从内室取出取出一幅羊皮卷画,挥剑划成两半。

“这是你们复国大业的资源,我早已准备好了!他日时机成熟便可按图中所指方位去取!尹儿与秀儿各执一半,两半合为一体,方可举事,切记!”

英哥与燕术抱过权秀与伊曼,

“我要父王、要父王抱!”两人大声哭闹,挣扎不止。

权胜冲上前又将他俩紧紧抱在怀中,不舍地贴着脸,痛不欲生:“是父王懦弱,没有建起强大的国家,才会让你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我可怜的孩子!”言罢又对他二人道:“你们一定要好好善待公子与公主,不要负本王所托!否则本王在泉下将化为厉鬼来索你等之命!”二人悲痛点头。

“父王,和我们一起走?我要你陪我!”伊曼将手伸向权胜,哭喊着要他抱。权胜仰天长叹,狠心不再看伊曼一眼:“父王九泉之下一定会保佑于你!你一定要记得要报国恨家仇!”说完挥剑自刎。

四人跪地大哭,而伊曼却吓呆了,她不敢相信那血泊之中的人是她那慈爱无比的父王。

宫内已乱成一团,有位小宫女跑过来,权尹挥剑将她杀死。

“给她穿上公主的衣服,从现在开始,伊曼公主死了!”权尹泪流满面,悲愤交加。燕术抱着伊曼跑出宫的时候,一抹鲜血刚好飞过来,伊曼吓得躲闪不及,“叭”一下蒙住了她的双眼。她试着睁开双眼,却见一片鲜红。

“哇”她大哭起来,一脸的血泪。

那一年,她才四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