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四十七、丝儿之伤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444 2013-04-23 09:43:19

  邓曼倒吸一口冷气:“你是连璧的女儿?”

“是的,这几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苍天有眼,总算机会来了!”丝儿一把抓住邓曼的吉服恶狠狠地言道。

邓曼点点头:“是我的家人对不起你,你要报仇,我也不怨你!你可否告诉我,白璧是他让你偷的吗?那迷香又从何而来?”

丝儿眼望熊回一眼得意笑道:“王爷当年将我放在你们身边原只是想撑握大公子的行踪。却没想到我发现了你偷祭权氏祖先,这才知道了你的身世。你在内宫偷偷研究玉璧,我早就看在眼里。不错,白璧是三爷让我偷的!原想着两块璧一起偷走,谁知凑巧你忘记放墨璧入库。玉璧是我父亲的心血,当然要属于我连家”

“迷香是我给的!”熊回道:“从知道你的身世后,我便知你的家族一定还会有所动作。而本王又怎能让我堂堂楚国落在你们权氏之手!本王曾经有恩于元夫子,故你家族的事情,他对本王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只要本王答应他,事成之后他不再受权氏掌控,他又焉能不为本王出力!”

邓曼苦笑:“区区王权,真难为你们如此苦心积虑。”

熊回得意道:“不管楚国的江山还是权国的宝藏、甚至连你,只要是我曾经失去的都要夺回来!”他咬牙得意地看着熊颜。

“你——还要——她!为什么?”丝儿指着邓曼激动地冲到熊回面前:“别忘了,你承诺过我什么?”

熊回哈哈大笑:“承诺过什么?本王忘了!”

“你!”丝儿脸色惨白:“当初是谁说事成之后,杀死邓曼封我为后,我们永远也不分开——!”

“哈哈—”熊回大笑,轻佻地在丝儿脸上摸了一把:“封你为后?你身体里面能和她一样流着高贵的血液吗?”

丝儿连退几步,她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男人前些日子还在枕边给她甜言蜜语,现在居然嫌自己的血液不高贵?

“这才是真正的三爷!”邓曼语气讥讽道:“你那点道行的确是配不上他!”

“你住嘴!”丝儿对邓曼怒吼。

“不,你会封我为后的!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打动你!”

她似疯了一般冲向熊回,死死地抱住他。

“放手!”熊回厌恶地一把将她甩在地上,丝儿哭得声嘶力竭:“我的心都给了你,你居然这样对我?”

熊回嫌恶看她一眼:“村野妇人就是不能招惹,像个沷妇似的!”

“熊回,你这个阴险的负心汉!我要跟你拼了!”丝儿闻言愤怒地冲向熊回,熊回这次没有再给她机会,拔剑刺向她的腹部直至剑柄。

“你想报仇吗?”十三岁那年,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他搂着她在她耳边轻轻地问。

年少的丝儿咬着牙点点头。

“那你去大公子府吧!他们正好需要一位贴心的人!”他轻轻的在她耳边吻着说。

丝儿眼角的泪痕未干,鲜血似一旺深泉正往上涌,她慢慢地倒下。她的思绪定格在年少的那一幕,是那样清晰的回放着。

“我会娶你的!只要成功了你就是我的王后!”他英俊的脸对着她,那么温柔的眼神似一泓深潭!而现在冰冷得像一块巨石,转瞬将那温柔击成了无数片碎块!

“丝儿”邓曼大叫一声将丝儿接在怀中叹息“你怎么这么傻,你还这么年轻,这么美丽。他不要你,将来还会有更爱你之人!”

丝儿口中鲜血似泉,面色如纸,她无限痛楚与羞愧地看着邓曼:“王后,对—不起!我—不该听—他的—话!来---害—你!那-玉-璧-在-在---”话未说完便断了气。

毕竟多年相伴情意深重,邓曼抱着她失声痛哭。

“你闹够了没有?”熊颜在一旁冷冷地问他。

“闹?不,王兄!我这是反!我要颠覆你的王位,抢回我的女人!当初你是怎样抢走的,本王今天就怎样夺回来!”熊回走到熊颜面前咬牙道。

“三爷行事果断有魄力,果然是做大事之人。更难得的是这些年还对我伊曼情深意重念念不忘记。如果我愿意回到你身边用我父亲的宝藏做为嫁妆,你是否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邓曼轻轻放下丝儿。

“什么条件?”熊回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