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十九、伤别离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804 2013-04-23 09:43:19

  “什么啊!”大家一阵诧异:“龙家堡酒窑?”

楚童便开始讲述那日去送酒见到龙家堡地下庞大的酒窑之事。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说龙家堡在山间另外有一个秘密入口。而那个酒窑是个地下通道!”三娘分析。

承悦听完盯着帛布上的鬼脸玉佩图案,突然想起一事立即叫道:“师妹你速着人安排三辆马车。我们按仲姜所提示的进行探路。乐地马上去司马田大人府上,请求他协助调查离梵最近三个月马匹的买卖数量及买家是谁?乐心速去取证连非的矿土,是否有无红土。还有重点查一下他们的金器交易。坚决不可让他们逃离鲁国”

三娘紧盯鬼脸玉佩神色渐变:“师兄,难道连非与离梵是权国人---?”

仲姜坐在软榻上,现在她终于可以坐直身子看一看这外面的景色了。

这是一间在半山之间的院子,精巧的亭台楼阁依山势而建。在楼阁周围漫山遍野全是白色的月牙形的梦魂草。在夕阳下,如妖似媚美不胜收。

“这景致真美!”仲姜赞道。

碧凡放下汤药叹道:“美丽的东西往往都不是长长久久的!花期一过,就是一片荒芜了!”

仲姜想想也是如此,叹气不再言语,现在她只能等养好伤才能找机会逃出去。

碧凡调了些朱色,坐在她面前:“闭上眼,我给你的疤痕着色”

仲姜轻轻的闭上眼睛,她的衣袖在自己脸上轻轻拂来拂去,隐约闻到袖中的清香。随着她的笔轻轻触点,似有小雨点在敲打眉心。

“待颜色渗进去,伤口愈合便似一朵梅花了!”碧凡上完色轻轻地拍拍双手:“你可以睁开眼了!”

仲姜接过她递来的铜镜,眉心上一朵小小鲜红欲滴的梅花恰到好处地盖住她的创口,比之前反而增加了些许妩媚之色。

“你真是美!比我的妹妹更美!”碧凡欣赏着她突然叹道。

“她既是你世上唯一的亲人,为何相见又不相认呢?”仲姜不解。

“很多不得已的原因我们不能相认,若认了,只怕会毁了她的幸福!”碧凡显得心事重重。

“姐妹相认为何会有如此之难?看来碧凡的身世定不简单!”仲姜无语暗自揣测。

“你有心上人吗?”碧凡突然靠近她耳边问她,身上的淡淡香味泌人心脾。

仲姜见她突然凑近自己,神情十分亲密。她本能稍往后一侧,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碧凡淡然一笑:“看你的样子定是有了心上人!是姬昕吗?”

“啊!”仲姜大吃一惊。

“你昏迷的时候,念过他的名字!”碧凡低下头来:“几年前,偶然的机会我曾有幸听过姬昕的箫声,他的确是那种看一眼便让女人倾心一生的男子!难怪你生命即将逝去的时候还在叫他的名字,他一定是你最刻骨铭心的人吧?”她对着仲姜凄美的笑。

仲姜闭上眼秀眉微怵,那日自己快要死在元夫子剑下的时候,她突然好想再看他一眼。哪怕这个人已背叛了他们的承诺,背弃了她的深情,可要与他阴阳相隔却有着万分不舍!

“世上最痛苦之事莫过于与挚爱生离死别,但若为他比自己过得好又何尝不可!你说是吗?”碧凡拍拍她的手背,给她拭去眼角的泪水。

仲姜无语一任泪水撒落满枕,她心里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

“来,喝了它。伤口会好得快些!”碧凡端来一碗药温柔地说。

仲姜顺从地喝完,“我想听你吹箫!”

山风除来,裙衭飞舞。夕阳似血映照在一片月牙形的梦魂草上极尽诡异妖媚。

碧凡手执玉箫盘席而坐,在婉转凄美的箫声中仲姜头枕在她的腿上慢慢地合眼进入了梦乡。

“嗯,睡吧!睡醒了就什么都结束了!”碧凡放下玉箫搂着她轻轻地说,眼中无限深情。

马车在半山停住,承悦等人下车四处查望。在这荒郊野岭,除了四面环山哪里有什么大门。

“是不是我们数错了!”大家面对冰冷的岩石束手无策。

“我们已测过几十次了,应该大致就在这个位置。”承悦警觉的四处查望。

龙家堡在山的那一边,元夫子的府第也全部查过了。没有发现暗道机关之类的东西。此山与龙家堡方向相左,难道是仲姜记错了数?

这一次他们又失望而归,晚上乐心与乐地带来了新的消息。离梵的马场一月前已转让,而从通关记录查询上可以看出,其马匹在转让前三个月之内与齐国富商成荫交易三千。连非的矿队也是在一月前解散,根本找不到所谓的红土。但在通关记录上有查到最近半年铜器的最大买家是魏国的商家齐候。

听完乐心与乐地的汇报,承悦的眉头锁得更紧。经验告诉他,几月之内几千马匹与半年的铜器交易意味着什么?他仿佛看到成千上万只兵器朝自己飞来。

“乐心速传信回去,调查齐国成荫与魏国齐候是否与他们真有交易?若有交易这些货用于何处?”乐心领命。

“元夫子失踪后第三天,城外也发生了一起命案,有个玉坊的掌柜被杀了。本来和我们这案子没有关系,但其创口和那几位黑衣人是一样的。鲁国官府所以通知我过去看了。据查在一个月前,曾有位年轻女子花重金定做了一块墨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