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三十八、线索分析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933 2013-04-23 09:43:19

  楚童举目四望,遍野荒山。心中已是万千遍焦急的呼唤——仲姜,你在哪里?

此时,承悦正率乐心、乐地与鲁国官府之人搜山。因为他们接到报案元夫子已失踪近七天,那么意味着仲姜也是一样。

“有情况!”乐地对他说。楚童忙跟着他向山谷间奔去。

在杂草丛生的荒径上,一股恶臭传来。众人掩住鼻,赶走蝇虫。楚童忍住恶心,一种不安的情绪骚动着。

直到看到那腐烂的胖腿,他终于放下心来,不是仲姜!

“是元夫子,太惨了,活生生撕裂而亡”!鲁国的官兵看过后告诉承悦,因为那只断肢上戴着一只硕大的玉环。所有鲁国人都知道,那是元夫子的标志。

“这是何种杀人方法,如此残忍!”承悦与三娘相对无言。

“怪鸟,是怪鸟!”楚童在一旁呕吐完后,将上次去龙家堡所见之事细细述说了一遍。

“附近仔细搜,不可放过一点点珠丝马迹。”承悦吩咐乐心、乐地。

他们在周围一寸一寸搜寻,又陆续发现了四位黑衣人的尸首。挑开蒙面,承悦仔细看他们的装扮与致命的创口,眉头越锁越紧。

“是风云雷电的门人”承悦看着他们腰牌肯定的说。

“风云雷电当年不是被大师伯废了吗?怎么会?”乐心不解。

“我不能理解的是,从他们的伤口来看,是八千门的手法!”承悦心中疑团越来越深。

“有东西!”乐地惊喜大叫一声。

众人寻声过去,一团发黑的草丛里有一块卷成筒状已被鲜血侵染的帛布。

承悦展开,楚童悲喜交集:“是仲姜的字!”

悲伤瞬间填满了大家的胸膛,那血是仲姜的吗?如果是,那她应已招毒手!

承悦将带血帛巾收好,“扩大到方圆三十里仔细再搜,看是否还有其他线索!”

仲姜只觉自己在黑暗泥泞的路上不停地行走,这条路太长太长了。她累得已迈不动脚步,可还看不到尽头。

我在哪里?我在哪里?为什么这么黑?她跪在地上四处张望?

我不是在宫里吗?可是怎不见瑞香姐姐与殿下?

对了,我是逃出来了!可是楚童呢?楚童在哪里?仲姜摔了一跤,只觉腹部好痛,她捂着腹挣扎着往向走。

那个身着玄色长袍,剑眉俊目卷曲头发在风中飘动着的少年,正向她走过来。

姬昕!她大叫一声奔过去伸手去拉他,他竟然冷漠地与她交错而过。

为什么不理我?她哭喊,而他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径自朝前走了。

我是雪儿啊!仲姜哭喊欲回头去追,却见前方隐隐透出一丝光亮。

“雪儿,快过来!”她转过身来,见是父母在向她招手。

“爹、娘!”仲姜大叫一声忙奔过去,一脚踏空向无尽深渊坠去。

“啊——!”一声惨叫,有人在她耳边轻语:“你终于醒了!”

仲姜慢慢睁开眼睛,这是哪里?我怎么了?她疑惑地四处张望。

“别动,你伤得很重!”声音既熟悉又温柔,她的意识渐渐回来,原来是碧凡。

她的脸色苍白得一点血色也没有,样子非常憔悴。

仲姜这才慢慢想起那日被元夫子所杀之事,“这是哪里?你怎么会在这里?”她虚弱地问。

碧凡微微一笑,“你的血都快流干净了,还好被金老夫子遇见将你救回来!”

她端着汤药过来轻轻笑道:“我该唤你百里公子还是百里小姐?”

“啊,”仲姜此时知女儿身已败露,只得道:“女儿之身外出多有不便,还请姐姐谅解!”

碧凡细心地给她喂好汤药:“好在那天我没答应跟你走,否则这一辈子怕是要被你辜负了!”

仲姜想起乔装男儿时与她的柔情蜜情,不觉面上一热。

她给仲姜解开额头包扎的帛巾:“只可惜了妹妹的绝世容颜,怕是要留下疤痕了!”

仲姜这才觉眉心上方隐隐作痛,碧凡给她上了些药道:“这伤口形似梅花倒是雅致,不如给你着些朱色日后可遮饰。”

“对不起!我骗了你!可我是真心想带你走!”仲姜无力地握住她的手。

“你是女子我反而更高兴!”她给仲姜喂粥,嘴角漾起一丝浅笑。

搜山结束,并没有找到仲姜的遗体。大家心中稍安了一些,至少多了一份她尚在人世的希望。夜色降临,奔月楼三娘的房间里承悦与弟子、楚童正在案前看仲姜的那份带血帛书,上面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图型。

“仲姜所述之事证实了我们推测的元夫子受人胁迫之事,而这金不换身份到底是谁尚不得知。她说马车在进山之前被全部遮住,因而不知道在何处。不过,她真是冰雪聪明,你们看!”承悦指着画中城楼,这是指出城。然后一条直线下面写着一万零九百,然后便是水纹线。”

楚童挠头不解道:“这是何意?”

三娘思索道:“在车内看不见外面,当然只能凭感觉。难道这条直线是表示路势平坦,然这数字是不是表示这条路有多长?”

楚童恍然大悟:“对啊!数一万零九百下!”

承悦赞赏道:“这样分析,后面就顺了!”他指着水纹线又道:“这是指道势不平,约数一万下!然后——”

大家随他的手势看过去有一个圆圆地回旋图样,“向左转过去,数一百下再向右转。此后每逢一二百下便转。”承悦继续道:“这里有一道门,然后是直线六千七百下。嗯,为什么会在这里画一坛酒?”承悦皱眉。

“她看不见外面,为何会有一坛酒?”三娘奇道。

“是不是她闻到这里有酒香!”乐心一拍脑袋道。

“酒香!”楚童突然想起空旷的龙家堡酒窑,“我想起来了,会不会是龙家堡,龙家堡酒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