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四十、围困龙家堡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12 2013-04-23 09:43:19

  “有年轻女子花重金做墨璧?看来,这案子越来越有看头了!你们马上分头行动!”承悦吩咐。

搜山已经连续多日了,依然找不到地道入口的丝毫迹像。

“为何不直接从龙家堡进去?”楚童已心急似焚。

“万万不可,他们突然转让与切断所有生意,后面一定有大动作。我们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突然上门只会打草惊蛇!”三娘忙道。

楚童此时哪管得了这些,他只担心仲姜的安危。他不甘心地绕着山径又转了一整天。

从齐国与魏国得到的消息,成荫与齐候根本就没有马匹与金器的交易。

“他们冒充成氏与齐氏,所有交易的印鉴都是假的!”乐心道。

“好,乐心速联络司马将军请求帮忙拖延商家出关时间,尽量将连非与离梵留在鲁国。我们速找到入口,只要拿到证据立即缉拿!”承悦果断下令。

楚童心情忧急已到极点,仲姜,你若有三长两短留我一人在世上又有何意思?生平第一次,他有了弃世的念头。

隐约传来马蹄声响,众人侧耳倾听。不错正是从山径另一面传过来,越来越近。众人飞奔过去,前面一辆马车正缓缓而来。马车通身被青布盖住,车前无人驾驭。

“退后,小心有诈!”三娘抽出剑来,飞跃上前一剑从顶上削开青布。

“是仲姜那天坐过的马车”楚童大叫一声,已顾不上考虑是否危险一把拉开车门。

赫然见到身上绑着绷带昏迷不醒的仲姜。

“快回奔月楼,乐地速请太夫!”三娘大叫。

“主公,他们已经进来了。”一位家人对着连非道。连非嘴角露出笑意:“少公子走了吗?”

家人躬身:“少公子昨晚已离开鲁国!”

连非点头挥手:“你们退下吧,把通道清干净些,让他们好进来!”

“兄弟,我们已经二十多年没在一起下棋了,今日杀一盘如何?”金不换走进来笑道。

连非见他身着淡青官衣,腰间束着白色丝带,上面系着鬼脸玉牌。

“我也该更衣了!”连非点头道。

“原来整个山都被挖空了,龙家堡与元夫子的院落都是相连的。可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承悦一众人顺利地穿过地道,竟然异常顺利。

“看,那里便是酒窑!”楚童指着前方。

“往那边走!”仲姜依稀还记得大概位置。

“小心有诈!”三娘提醒。他们在夜色中,轻轻前行。

推开十丈的酒窑大门,宽阔的库房内,成千上万的兵器,成捆地罗列齐整。只要战事一发,这些随时都能变成政变的利器。

众人只觉脸色都变了,继续前行。前方的院落环环相扣,怎么走也到不了尽头。

再向前行,房舍渐渐稀少。前面竟是空旷的山谷,而漫山遍野的梦魂草却已全部枯萎。

承悦拾起枯败的枝叶:“这里被火烧过,看来他们已早有准备。”

熟悉地山谷,正是仲姜养伤之地。而此时,花已全败,人去楼空。碧凡影踪全无,难道是为了救她而被害?仲姜忧心不已。

“咚、咚----“一阵战鼓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他们还来不及看,“小心!”大家只觉头脑一阵晕眩。“啊”几声惊叫,大家只觉眼前一黑。待清醒,却见都被绑在四面环石的谷中。

“怎样?诸位还舒服吗?”谷外有个声音传来。仲姜依稀辩出是连非的声音。

“是连非!”她小声对承悦道。

“连非,你好大胆。竟敢私自营造兵库,难道你想谋反不成?”承悦声音威严。

“哈—哈—”谷中传来一阵笑声:“死到临头还嘴硬!我们与你们八千门之仇不共戴天,把你们关在这里,然后慢慢的折磨你们,也算是为大公子报了当年之仇!”

三娘神情大变:“你们是权尹余党?”

连非冷笑:“呸,你们侵略霸占了我们权国的土地,逼死我们大王。八千门的人杀害了我们大公子。今天总算老天有眼,让你们在这里陪葬!”

“你以为我们死了你们的诡计就可以得逞吗?”承悦声音响亮。

“为什么不可以?我们这些年苦心经营,有足够的军晌之资与你楚国抗衡。只要少公子一声令下,我们的军队随时杀到楚国!”连非的声音冷静而又得意。

承悦哈哈大笑:“令尹大人早就料到你们还有余党未清,这些年一直在注意你们的动向。我若猜得没错,现在楚国早已做好应对准备,就等最后一网打尽了!”

连非哈哈一笑:“好啊!我倒要等你们的好消息过来。不过已经来不及,因为整个山谷我已埋满了硝粉。只要我一点火,你们全部都要与山石灰飞烟灭!哈-----”

得意狠毒的笑声弥漫整个山谷,所有人大惊失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