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五十、权秀与碧凡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243 2013-04-23 09:43:19

  权秀哽咽无语,低首叹息不已。

“王后为了熊颜尽快即位,她给先王献的美酒中都下了炼制过的梦魂草,以致先王慢性中毒而亡。本来,你们原计划在七月十三楚王寿宴上以“吹雪兰”的烈性毒酒举事。那十八坛封存的吹雪兰可谓是毒上加毒,因为不仅仅是你们,熊回也利用丝儿在里面投上剧毒。熊回老谋深算,此举若是败露,所有罪责就推在王后与你们身上。若是你们成功了,他便可名正言顺的举事来夺位。王后察觉他的狼子野心,果断将酒偷梁换柱,为诱熊回中计她将计就计她换上的是渗有迷晕药的吹雪兰。”

“你是如何得知?”权秀不解。

“王后在事发前夜有书信给元晰大人,坦白了所有一切。她提出了两个条件与元晰大人交易,其一此事不能让楚王知晓!其二她希望此案结束后将功折罪换你们一命。如果有一天,你们落在元大人手里,也要放过你们。而至于她,因为加害于先王,故抱了必死之心!”仲姜道。

权秀长叹一声:“阴差阳错,我一直以为她没有改变复国想法!”

仲姜叹道:“王后设计周全,当然不会让你们知道她的想法。熊回冒充成荫、齐候两家之名与元夫子做马匹、金器交易。他秘密屯兵、私造兵器,因数额巨大被你们发现后。为了帮助王后,你说服英哥燕术放弃复国之计。为使宝藏不落熊回之手,你说服元晰大人利用墨璧引诱熊回出手。为安全起见,你又悄悄在鲁国复制了一块假璧诱惑元夫子等人盗璧,而真璧你却故意丢在我们的车上并留下线索给承悦大叔取走。”

“你分析得很对!”阳光下权秀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秀目泪光盈然地看着仲姜。仲姜心中一怔,似曾相识的眼神!

“乐心那日带着楚童去杏花楼假装与元夫子交易,正适逢你故意约元夫子在赏假璧。为不使计划穿帮,你有意泄露乐心的身份。与此同时,熊回的杀手冒用你们权国剑法故意在奔月楼与八千门的人交手想把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你们身上。只要八千门盯上了你们,他便可以坐收渔利。你们结束了所有生意,封存起事兵器。你以假死脱身回到龙家堡,多次秘杀熊回的亲信救我们。英叔与燕叔虽然已被你说服,可始终无法向先王交代,故只有选择与八千门人同归于尽算是为你的大哥权伊报仇!”

权秀叹道:“之前我们的确是想一心复国,这几年我亲眼目睹伊曼的生活幸福安乐,便决定更改心意。察觉熊回的阴谋后,我决定取消七月十三的计划。我从鲁国匆忙赶回楚国本是想在庆典之前阻止王妹的,可惜晚了一天!万万没有想到,王妹私底下也在做出同样的安排!”说完嗟叹不已。

“因为在王后的心里,亲情与爱情同样重要!她不可负你,更不愿负楚王”仲姜劝道。

“乐天!你放弃苦心经营的一切助我们破案,大王已下令特赦于你。!”

元晰与承悦不知何时也来到他们身边,在邓曼墓前深叩祭拜之后元晰长叹一声:“只是八千门已不适用于你,今后如王后所托付,放下一切终乐一生吧!”

权秀凄然一笑退后几步:“我们虽然已决定放弃复国,但身为权王之子,终究愧对先祖之灵!师祖、师父对不起,这些年权秀欺骗了你们!”

说完朝元晰与承悦伏地长跪,在众人的惊叫声中突地拔剑自刎。

承悦与仲姜阻挡不及伸手将他抱住,“王后牺牲自己不就是为了让你活下来吗?为什么你不顺从她的心意?”

权秀对仲姜虚弱微笑,他慢慢地伸手欲抚摸仲姜的脸。一阵熟悉的清香传来,仲姜几乎不敢相信:“你是---,碧凡!”

权秀点头笑容清雅:“我---骗—了你!你不会—恨—我吧!”

仲姜含泪连连摇头,“我一直都在找你,可燕叔说世上没有碧凡!”

权秀深吸一口气神情痛苦:“我—从小便—是孤—身一人,没有—人陪伴,只----有你!谢谢,可以-------让我死在你---怀里---”

说完喷出一大口血来,在仲姜怀中安然离去。

“碧凡————”仲姜哽咽难语,悲不自禁。

黄昏的夕阳,血红的颜色尽染大地。仲姜抱着权秀坐在荒草丛中,耳旁似有凄婉苍凉的箫声阵阵传来。他可以殚尽心智将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而自己却只能抱着他渐渐冷却的身体无能为力。

边界旁,承悦、乐心率众门生送别仲姜与楚童。

承悦给仲姜递上件物是:“奔月楼房契,师妹托我留给你们的!”

两人伤感别过众人,策马狂奔。

“仲姜,元晰大人说楚王要封赏咱们。而咱们却这样悄悄走了大人会不会不高兴?”楚童问。

仲姜笑道:“我们还是齐国的钦犯呢?不用留名更安全些!到鲁国后就平静的过日子吧!”

楚童想想也觉得有道理:“承悦大叔说权秀为了救你,损耗了自己大半的真力。以致于在回楚国的路上疲于奔命误了行程,否则他定会我们之前揭穿熊回!”

楚童看仲姜一眼轻轻道:“我想他应该是真心喜欢上你了吧!”

仲姜眼前似又响起凄婉苍凉的箫声与碧凡秀丽风雅的仪态,那晚他给自己额上点上朱色,是想要给她留个纪念让自己成为她心头永远的朱砂痣吗?

“也许吧!”除此之外仲姜得不出更好的解释。

“只可惜楚王不知真相,还在痛恨王后的背叛。”楚童摇头。

“放心吧!过上一段时间,元晰大人一定会把这一切如实禀报的。”仲姜勒住马,此时南方的境内正是大暑季节,草长莺飞,花红柳绿,处处透着一股生机勃勃。

“以前,我总以为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在一起。现在我总算知道原来放手也是一种喜欢。”楚童无限感叹。

仲姜点头赞同“这段时间我收获了无数个感动,每一个人的故事都让我领悟到真正喜欢一个人不是占有,而是要倾尽全力、为他付出一切!”

“其实我对你又何尝不是如此!”楚童心想,他试探地问:“咱们今后有何打算?”

“我已经想好了,去鲁国考紫湘轩的技师,我要让汝家技艺发扬光大,以慰爹爹在天之灵!”

仲姜的回答让楚童心中略感失望,但他还是为她高兴,最起码她能有这样的打算就证明已走出姬昕之事带给她的伤害。

“我一定会兑现承诺永远陪着你,无论去哪里!”楚童深情地看着她心里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