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五十五、新生命来临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803 2013-04-23 09:43:19

  郑后吩咐宫人给宣姜起居之事须要侍候好,每日补药之类要定时煎服。安排妥当之后方才出得宫来。

宣姜虽已被她安抚住,但姬昕后面还不知会闹出怎样的事来让她们难堪。她心中暗自恼恨姬昕的固执与顽劣,将自己的如意算盘打乱。

姬昕那日的暴怒让她深信儿子是个有性格的男人,她只有这一个儿子,母子之间倘若真出现裂痕,得利的是宋妃等后宫有王子的女人。

“该如何是好?虽然宣姜被侮一事她已下令封口,但这口气她还是要帮宣姜出的。”她边走边想,不觉已到姬昕宫前。

宫人忙上前施礼欲入内禀报,她示意不用便径直入内。走到内院远远的听到一阵嘻笑声。

“是谁笑得这么放肆!”郑后不禁皱眉挥手示意身后宫人不要随行,她要亲自过去看看宝贝儿子在玩什么花样。

灯影下,五六名宫女嘻嘻哈哈的躲在石几旁、花丛中。芷青被一位身着睡袍、坦胸露怀的蒙眼男子背着,她正指挥他向那些藏身的宫女们走去。

“这边往前走三步,再转-再转,哈哈抓到了!”芷青与众宫女一阵哄笑,嚷着要罚酒。那被抓到的宫女走到石几边端起酒杯自罚了一杯。

郑后定睛一看,那衣冠不整的蒙眼男子正是姬昕。她铁青着脸走过去,众宫女玩得正尽兴,突觉一道寒光闪过,王后就在眼前,吓得全部跪倒在地说不出话来。

芷青正指挥姬昕转过身来,正好迎见郑后发黑的脸庞。

“王-----后!”她惊呼一声,赶紧摇摇姬昕的肩膀。

“什么王后?”姬昕问道。突觉气氛不对,忙放下芷青扯去蒙眼布见郑后满面怒容站在面前。

“母后过来怎么也不通传一声?”姬昕语气有些责怪。

郑后冷眼环顾满院跪倒的宫人:“好大的胆的奴才?你们就是这样照顾主子的?”宫人们伏地发抖,不敢吱声。

“母后,是儿臣一时兴起,请休要怪罪宫人们!”姬昕若无其事系好腰带,面上还有些笑意。

郑后看了芷青一眼:“仗着主子的宠爱,你们如今都越发猖獗了?传令下去,将这帮不懂尊卑、不守宫规的奴才们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以示惩戒。宫人芷青举止不端、妖媚惑主,交内务关押三月面壁思过。期间,没有本宫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探视!”

“慢着!”姬昕大喝一声。“母后,都是儿臣的错,请不要责罚她们!”姬昕见宫人们被侍从拖下,忙向郑后求情。

“拉下去!”郑后没有理会他,依旧怒喝。

“你自己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放着千媚百娇的正妻不要,偏要宠幸姿色平常的宫奴!你成心要气死本宫吗?”郑后看着面带怒色的姬昕。

“母后不是曾经对儿臣承诺,只要娶了齐国公主,便随儿臣心意娶钟爱之人为侧室吗?儿臣也是谨遵旨意,为王室早日开枝散叶啊!”姬昕看着郑后,毫不以为意。

郑后心中一阵刺痛,这语气与神情哪是往日那个与自己亲密无间的儿子。

“昕儿,你真的爱芷青吗?你若真的爱她,母后也不为难你!可是你根本不喜欢她,你只是作践自己存心跟我作对!”郑后强忍怒气。

姬昕冷哼一声:“我现在除了作践自己跟您作对之外就找不到一种理由可以让我谅解您!”

他眼含泪光:“从小您便将所有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但凡我所想要的,母后无不满足。但凡您允诺的,我从不怀疑。正因为如此,才会痛失一生挚爱。我没办法说服自己再相信您说的每一个字!”

说完,再也没有看郑后一眼,转身愤然而去。

看着内务端来的酒,芷青惊恐万分:“王后不是说让奴婢面壁思过吗?为何要赐我毒酒。请管事饶了奴婢,奴婢着实没有媚惑主子!”

内务府管事的上前道:“芷青姑娘,王后有令小的也不敢违抗。王后说了您喝了这碗酒将以大公子侧室之礼安葬,您也算是死得其所了!”言罢示意侍从强行灌下。

“啪”大门被人踢开,黑衣的姬昕满面怒容出现在面前。内务府管事与侍卫吓得立即跪倒在地。

姬昕杀气逼人冷眼扫过:“你们这帮奴才好大的胆子,连本公子的女人也敢动!”

内务府管事叩首不已:“请大公子恕罪,奴才也是奉命行事!”

芷青面色青紫,呕吐不已。“请大公子救奴婢!--”说罢又呕吐不止。

姬昕一把抱起芷青走到门口满面寒霜:“马上给我传太医!”

“是,奴才这就去办!”管事的忙令人传太医。

他在宫中侍候众妃子日久,看芷青的状况已明白几分。若真的有了大公子的骨肉,这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搞不好他的老命也保不住。

果然如他所料,芷青已有孕二个月,管事的忙向郑后禀报。

郑后闻报又惊又喜,思虑再三道:“既已有王孙,那暂且饶她不死。转到内宫好生照料着。待生下王孙之后再行处置!”

就这样芷青凭借腹中小生命保住了性命,宫人每日轮番侍候甚是周到。

郑后经常抽空过来探望,神情与上次发怒时判若两人,嘘寒问暖甚是慈祥。

只有姬昕过来探望时言语甚少,似对这个小生命的来临没有任何惊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