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五十七、宫心计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82 2013-04-23 09:43:19

  芷青与宫人前往郑后宫中请安,适逢宣姜在内。芷青来不及回避,神情甚是惊慌。

宣姜目光飞瞟她那稍稍隆起的腹部一眼,然后主动上前握住她的手温柔笑道:“刚才还在和母后说起要去探望妹妹,不想就来了!”芷青被她突然热情的握着,受宠若惊。

芷青给郑后施礼,郑后让宫人呈上锦垫,让她坐了。

宣姜却走到郑后跟前突然“扑通”一声跪下。

郑后大惊:“刚已请安,为何又施如此大礼,快快起来!”

宣姜一本正经叩首道:“儿媳长在深宫,自小受父王母后谨训。此生有幸与大公子结缘,又蒙受母后恩宠。儿媳谨记母训在宫中克守本份,却不曾想前些时日身子抱恙,宫人们没有将芷青妹妹一事禀报于我,故一直未曾探望妹妹。”

芷青惶恐陪同跪下:“夫人千万不要如此,奴婢应该要去探望姐姐才是!”

宣姜拭泪:“我们同为大公子之人,理应同心同德、互相关爱。可因儿媳失了礼数,若是张扬出去让不明事理之人以为房中失和,到时使大公子无端受人非议。儿媳越想越是愧疚,心中惶恐日甚。故行此大礼望母后与妹妹谅解宣姜之过!”说完伏地叩首。

郑后听罢甚是感动,连声道:“真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快快起来!”

“母后与妹妹若不原谅,宣姜便跪着不起!”宣姜丝帛试泪,伏地不起。

芷青惊慌失措:“奴婢身轻地微,哪敢与夫人相提并论,还请夫人谅解才是!”宣姜握住她的手对郑后哭道:“看来,妹妹还是不肯原谅我,否则怎如此生份?”

郑后忙起身扶起她二人道:“如今芷青有了身子,虽然没有正式名份,也算是昕儿的人。你就不必拘礼,以后姐妹相称吧!”

芷青低首称是,对着宣姜轻轻叫了声“姐姐”。宣姜连声应道,这才破泣为笑。

郑后心中一宽,赞叹道:“有你们这样知书达礼、贤德聪慧的儿媳在昕儿身边,本宫还用操心什么?”

夜晚,宋妃前来探望宣姜见她心情极好便笑问:“前些日子还愁容惨淡的,今日就容光焕发,难道有喜了不成?”

宣姜鼻中轻哼一声:“我哪有那么好的福气,有喜的是那位不是我!”

宋妃闻言一笑:“那你还高兴得像是自己有了一般!”宣姜给她斟酒,放下壶叹息道:“自嫁大公子以来,大王与王后便想着儿媳能尽快添王孙。可我这身子一直不争气,如今芷青有喜,也算给我减轻了负疚之感,您说我能不高兴吗?”

宋妃叹道:“宫里头难得还有你这样明事理的孩子!听闻你为没去探望芷青在王后与她面前自责赔罪,现在整个宫里都在称赞夫人之德啊!”

宣姜笑道:“不敢,儿媳才疏学浅跟母妃相比还差之甚远啊!”

宋妃意味深长一笑:“后宫长大的女人当然要高人一等,那些个庸脂俗粉又怎可与你相比!王后执意与齐国结亲是走对了。有你相助,大公子定可成就大业。”

“蒙母妃夸奖,宣姜不甚惶恐!”宣姜忙给宋妃敬酒。

“你可曾想过,芷青若生王子,便是长子。会不会对你---”宋妃面露忧虑之色。

宣姜沉默半晌笑容显得很是宽厚:“若生王子我依然是嫡母,有何担心?”

宋妃点头:“话虽如此,可终究不是你亲生!只怕将来---?”

“宣姜就是个过好眼前之人,后面的事就放在后面去想吧!”宣姜平静回道。

“想想咱们女人一生也挺无趣,嫁个好夫君吧!你喜欢,别人也会喜欢。赖的吧!别人不来抢自己看着又难受!你说,是不是如此!”宋妃笑着将话题转移,宣姜点头笑而称是。

两人把酒言欢,直聊到深夜方才送走宋妃。

回到内室梳洗完毕,宣姜更衣后面色阴冷的躺在榻上,心里止不住在冷笑。

“想从我嘴里听到消息?门都没有?”她回想着宋妃的神情,心中恨恨地想到。

现今在郑宫,自己除了四凤与齐国陪嫁过来的侍从也没有特别贴心之人。宋妃接近自己除了同病相怜外显然还有其他目的。不过表面交好总会胜过关系恶劣,没准她还可以帮到自己。想到这里,宣姜一笑。

“四凤,明日备些齐国送来的礼品,我要去看芷青!”宣姜对着放下帐帏的四凤传令。

第二日,从芷青宫里出来,宣姜脑中挥之不去的是她殿内清新怡人的焚香,陈设虽然不及自己宫内华丽,但整个透着一种温馨、喜悦的氛围。尤其是那绣着华丽纹式的锦被与软榻,她仿佛看到姬昕与芷青在上面卿卿我我数不尽的柔情蜜意。

一阵眩晕宣姜心中如针扎一般,脸色阴沉得可怕。“四凤,给我备水,我要净手!”四凤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我带着那股子穷酸味到自己宫里头去吗?”宣姜不耐烦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