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四十九、情天恨海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2268 2013-04-23 09:43:19

  邓曼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吐血:“你其实没有真正爱过任何人,你爱的人是你自己!一年前我便悉知你的野心,这一切都是我和元晰大人安排好的。对不起!因为只有你死,我的丈夫、孩子与兄长才会安全!既然你说爱我,那我把命赔给你,你应也无憾了!”

“贱人!”熊回大吼一声,提剑欲刺。手腕却感一阵酸麻,“当”剑掉在地上。

一声怪异的呼啸,两只巨大的怪鸟从天而降,倾刻熊回惨叫一声已到半空之中。一阵腥风过后三五下便被撕裂成几块。瞬间,两只怪鸟一阵哀嚎,落地挣扎而亡。

“伊曼!”一位戴面具的白衣男子大叫一声从外面冲进来,将她一把抱在怀中。

邓曼疑惑地看着他,男子轻轻摘掉面具,眼前出现一张清秀俊美的脸。

“你---是!”邓曼气若游丝轻轻问道——

男子哽咽道:“是我!权秀!”

邓曼眼中涣出满心喜悦:“王兄!-你是王-兄?”她颤抖地慢慢伸出手去触摸他的脸。

权秀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哭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邓曼微笑摇头:“王兄,我要走了。放心,我已安排好---所有的一切!你们—不会有事的!”

权秀痛哭流涕,邓曼气息微弱强撑着道:“放手---吧!复国还——不是为了—百姓。把---我—葬回父王---身边!”说完吐出一大口鲜血轻轻靠在权秀怀中,永远闭上了眼睛。

权秀失魂落魄地一把抱着邓曼,这时众侍卫围上来,他面无表情喝道:“让开!”

此时,他那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方才显露出来。

众人被他那股霸气所震摄,纷纷让出一条道来,他抱着邓曼便往外走。

“乐天!”承悦欲叫住他,元晰拉住:“让他们去吧!”

熊颜面色冷峻地看着乐天抱着邓曼走远,他走到熊回撕裂的尸首旁,站立许久恨恨道:“即刻传令下去,三王爷熊回意图谋反、满门抄斩!大司马灭其三族!平权氏家族之冢,让他们永世无葬身之地!”

而此同时,三娘正率八千门弟子、楚童等人正与风云雷电兄弟斗得正酣。浑不知宫内已是何情形。风云雷电兄弟被大司马多年秘密收留在府中,身手绝不在三娘、乐地师兄弟之下。几百个回合下来,尚分不出胜负。

三娘虚晃一剑,剑气如霜。似排山倒海一般呼啸而来。风、云忙挥刀相阻。楚童见三娘全是搏命的招式,忙持剑上前帮助。

风、云的刀法变化莫测,招式狠辣。不多时楚童已受伤倒地。云狂笑一声:“去死吧!”挥刀直砍。“退下!”三娘飞身上前。

楚童只觉一股大力将自己推开,而此时,三娘背上已中刀。

乐地师兄弟正苦斗雷、电已无瑕顾及。三娘背上刹时鲜血如注。楚童从地上跃起,扶起三娘。

风、云得意狂笑,慢慢走近:“都闻八千门的大名,早想比试一番。直到今日才算见识,不过如此!”挥刀欲落,突觉手上剧痛,一支短箭插在自己的虎口上,又快又准!他转过头,只见仲姜在不远处举弩对准他们。

他愤怒地暴喝一声:“去死!”挥刀砍向仲姜。

“危险!”三娘与楚童飞身扑过去。

三娘只觉腹中冰凉,与此同时她也奋力抛开了腰间的大铁锥。在入楚国时,她就将大铁锥带在身边,她要他和自己一起并肩作战。

风被大铁锥扎实的打中,脑浆迸流。而云的刀刚好刺中了三娘的腹部,又深又准。同时楚童的剑又剌穿了云。

“三娘!”楚童与仲姜抱住三娘放声哭喊。三娘微弱地睁开双眼:“别难过,我是故意的!---现在终于可以———随——他而去了!”楚童与仲姜放声大哭。

三娘拉过仲姜的手与楚童握在一起:“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过了十八年,你—们要—好—好在-一起!别为我难过,我很开心。现在我终于————可以放下了!”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目光缓缓地移向天边,当年原野上一对年轻情侣双手紧握奔跑嘻闹的情景又出现在眼前。“大师兄,我——来了!”三娘说完含笑闭目而逝。

“三娘啊!三娘-------!”楚童狂叫一声,挥剑朝雷、电等人疯狂刺去。

此时,宫内已完全被元晰控制,林飞救援的大军已到,叛军大势已去纷纷投降,而雷、电等人也相继战败被杀。

一切终于在血雨腥风中拉下了帷幕!

都城郊外,八千门所有门生与楚童、仲姜白衣如雪正在三娘与承轩合葬墓前祭奠,他们终于如愿在一起了。

“三娘、承轩大叔!你们安心吧!我和仲姜一定会好好珍惜地过日子!”楚童抚摸着墓碑心中默默地念道。

而权县城外,柳叶飘飘夕阳西下,邓曼的墓前权秀孤单而立,那修长的背影投射出无比的孤寂与落寞,现在整个家族只剩他一个人了。

“王兄!我要王兄!”他耳边响起那日权国战败,燕术抱着伊曼逃出宫时,伊曼挥手对他哭喊的声音。

权伊起事失败之后,他不惜牺牲自己所有的一切,投身于八千门。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可以离妹妹近一点随时知道她的消息。

三年前权县发生天灾,王后请命去巡视安抚,他奉命保护王后。在一个傍晚,他远远地看着妹妹眺望着权县的山水,心事满怀,他知道眼前的一切勾起了妹妹的亡国之痛。

“王后,此地风大,还请入内歇息!”他找了个借口跟妹妹接近。

妹妹神情寂寥看他一眼示意丝儿给她递来披风,依旧伫立在风中。

他在她身后默默地守候着,“你有家人吗?”妹妹突然问他,他一时哽语不知该怎样回答她。

“你这么细心,你的亲人一定很幸福!”她继续说着,然后转过来对他一笑。

此时此刻他突然感觉让妹妹幸福与安全是一件多么重大的责任。

“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想到这里,权秀抚摸墓碑悲伤不已。

仲姜在邓曼墓前斟了一杯酒深深一揖。

“谢谢你来看她!”权秀轻轻说。

仲姜沉思一阵后道:“她是没有带着遗憾离开的,你也不要太自责。”

权秀摇摇头:“她已经走了,所有都不重要了!”

仲姜点头:“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玉璧的秘密其实早已被王后破解。三年前,权县天灾。她便以巡访的身份到权县令人秘密开掘了宝藏用于振灾。这件事情,一直隐瞒至今。甚至连楚王都以为是拿国库的钱在救济。权县百姓因为有了钱财安稳地渡过了灾期,从而更感念楚王的恩情。王后也由此而领悟到复国之道应一切以权县百姓生计为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