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五十四、决裂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971 2013-04-23 09:43:19

  终于,姬昕将芷青慢慢放开,挑衅地看着怒火中烧的宣姜。

“滚下去!”宣姜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芷青,芷青慌忙退出大殿。

“不知今日这情形给我那仲姜姐姐看到会做何感想?”宣姜平静下来嘲讽的笑着走到案边。

姬昕若无其事:“娶你的那一天就注定我姬昕这一生已背弃她,又在乎多一个吗?”

宣姜怒极反笑:“你想跟谁赌气?跟母后吗?她不让你娶奴婢,你就偏要宠幸奴婢。若是跟我赌气,那我就当咱们打了个平手!哈——哈!”宣姜说完一阵大笑。

“住口!不要拿你的丑事与我相提并论!”姬昕转过头狠狠的盯着她:“安份守着你夫人的位置,过你的太平日子!”

宣姜止住笑意,双手抱在胸前:“怎么?戳到你的痛处了?其实我也知道你心里没有我,所以也就不再做那个指望。别忘了,你日思夜想的仲姜是和楚童私奔出宫的,想想这大半年孤男寡女在外面每日每夜,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干出点事来?更或者——”

“滚出去!”姬昕拍案而起面色铁青双眼几欲喷火:“来人呀!夫人有病给我送回去休息!”

“我没病,谁敢上来?”宣姜大声喝道,侍卫被她气势唬得不敢上前。

姬昕没待宣姜有反应,一把拦腰将她挟住大步便往宫外走去。

“放下我,你要干什么!“宣姜用力挣扎叫喊,怎奈被他臂膀挟得根本动弹不得。到殿门前,他将她狠狠抛在地上。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得擅自入我殿中!”他对着摔在地上的宣姜冷冷说道。

“姬昕!我乃堂堂齐国大公主,你竟然敢这样侮辱我?”宣姜的心摔碎了一地。

“只要你安分守己,我们就可以相敬如宾!记着!以后不许在我面前侮辱仲姜。半个字都不可以!否则,你就收拾东西回齐国吧!”他狠狠地吐出这几句话,眼神冷漠而决绝。

随后殿门“呯”地一声合上,宣姜眼望着那道紧闭的门,仿佛坠入一道深不可测的深渊。那冰冷的关门声,如同在她心里插上了一把锁,将这个男人锁在里面。而她的深情、爱恋、幸福和依靠全部锁在了外面。

“--姬昕,开门!”宣姜大叫一声不顾四凤与宫人的劝阻拼命撞门,直到筋疲力尽她靠在四凤身上,放声痛哭。

“你居然想收宫奴芷青为侧夫人?胡闹!”郑王听完一阵恼怒。

郑后见跪在地上的姬昕,思虑再三道:“大王息怒,昕儿所想也不是没有道理。他成婚已近半年,自上次小产后一直不见有孕。而昕儿也渐年长,须开枝散叶,给大王添上几名王孙才行啊!”

郑王听罢也觉有理:“昕儿要纳侧室,放眼天下不知有多少公主都会心甘情愿,却为何要区区一名宫奴呢?”

郑后心知姬昕挑选芷青的原由,但也不便说出真相只得道:“王儿已娶了齐国公主,面上的事情都已足了。收个侍妾,门第出身已非那么注重。更何况那芷青是尉康之女,这些年在我身边为奴,是个纯良听话的孩子!大王就准了吧!”

郑王一怔:“尉康之女!还是个有罪之身的奴才!哎,也罢,先按侍妾之礼供给,若有子嗣再准收纳。”

姬昕谢过郑王与王后,起身告退。郑后摇头叹息,她心里此刻正在盘算要怎样去开解宣姜公主。此时太子之位未明,齐国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筹码。无论如何此时都不可得罪齐国。

芷青不敢相信自己的命运竟然在这几天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此,她对姬昕更是极尽之温柔。两人如平常夫妻一般,倒也其乐融融。

这一切,是宣姜最不能接受的。那日被姬昕扔出宫门外适逢一场大雨,她在雨中悲伤的痛哭流涕,回到宫里便一病不起。

郑后看在眼里颇有些心疼与欠疚:“都是昕儿这个顽劣子,让你受苦了。”

言罢抚摸了一下宣姜的额头:“有些发烧,药可吃了?”

“禀王后,药已煎好。可是夫人就是不肯服药!”四凤回道。

郑后示意四凤退下,她必须单独来开解宣姜。

“王儿!”郑后坐在榻边,拉起宣姜的手:“这件事情都怪母后考虑不周,我原想将这两个奴婢放在他宫里,可以帮你我通些消息好掌控他的举动。谁知这个倔孩子,他竟然反过来将你我一军。是母后对不起你,可无论如何你都要熬啊!”

宣姜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泪水滚落腮边。

“母后,儿媳不是不想熬,是连这个机会也未曾有!如此下去,只怕没等熬到那一天,我便已撒手人寰!”说完悲恸不已。

郑后给她拭泪:“傻孩子,怎能如此沮丧!在母后心里,昕儿只有一位妻子。郑国将来只有一位王后,那便是你!放心,母后会劝他回心转意,你再给他点时间,好吗?”

宣姜点头谢过,郑后怜惜地看着她:“这样才对,你是大国公主,应有这个气度。”

“多谢母后劝慰!只是——”宣姜欲言又止,神情甚是难过。

“寻常男子,一年多有些收CD会动纳妾的心思。自古至今,你可否见过有为女人从一而终的男子?你还得要看开些才好!他能宠幸芷青,最起码证明他已经开始放下仲姜,这是好事啊!总有一天,他会将心思都转在你身上。”

郑后边叹息边握着宣姜的手:“多疼惜自己的身子,只有保全好自己才有资本去打败她们!”

宣姜点头:“母后说得极是!儿媳谨记了!”郑后见宣姜心情稍有好转,心中稍觉安慰。两人拉家常闲聊,不觉夜色来临已是晚饭时分。

郑后吩咐宫人给宣姜起居之事须要侍候好,每日补药之类要定时煎服。安排妥当之后方才出得宫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