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五十八、初遇落尘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652 2013-04-23 09:43:19

  宣姜前脚刚刚离开,姬昕下朝回来。原来,郑王接到鲁王寿宴的邀请。而郑后以郑王身体不适为由,建议由姬昕代父出使鲁国。

“就当在外面散散心吧!”郑后也想利用这种机会缓和一下母子关系。

出使鲁国前夜,姬昕过来看芷青。沉默很久后姬昕终于开口:“前后半年我便可回来,你要保重!”

姬昕言简意赅的言语中透着一丝关怀,毕竟她已怀有他的骨肉。

芷青强颜一笑:“大公子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见他似乎心情不好又轻轻说:“明儿您要出远门,妾身吹箫送你如何?”

“你会--吹箫?”姬昕很是意外。

“妾身自小受父亲调教,略知一二!以前常偷听大公子吹奏故而不敢献丑。”她取出玉箫,端坐在姬昕面前。

箫声悠扬,居然是一曲《女曰鸡鸣》。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

报之。”

姬昕心里默念着这首郑国民谣,不禁忆起与仲姜唱过的《有女同车》。此情此景还历历在目,只是与自己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的人却换做了她人。

“大公子,你不喜欢吗?”看他神色黯然,芷青止住箫声。

“很喜欢!你的技艺不错!”姬昕勉强微笑,芷青看见他眉间的忧郁比往日更甚。

“是妾身的箫声让你忧郁吗?”她放下箫轻轻地走到他面前,怯怯地伸手轻抚他的眉头。姬昕沉默不语,此刻他心里满满都是思念。

“若大公子半年后回来,我们的孩子就已出生了!”芷青善解人意的转移语题。

姬昕目光移向她微微隆起的腹部心中突然想:“如果这孩子是我和雪儿的那该多好!”

夜晚,楚童正在奔月楼清算当日收入。

“不就是考进紫湘轩做个玉人吗,至于高兴成这样!”见仲姜得到消息后一天都在乐,楚童打趣她。

“那是当然,要知道当世只有三间玉坊是可称最顶级。现今我家与连璧大师家都已不存在了,紫湘轩就是唯一最高等级的玉坊了。”仲姜自豪地嗔他一眼。

见她已完全走出情伤楚童心里也替他高兴“说得也是,光入门就考了三次。相信咱们的姜雪不久便会成为紫湘轩的大技师!”

仲姜点头:“我不仅仅要成为大技师,还要争取拿到鲁王亲自嘉奖的‘玉魁”不出十年,咱们汝家玉坊定要重振雄风、独树一帜!”

楚童拍手叫好:“我相信你肯定做得到,来,姜雪大师,在下敬你一杯,祝你明日开工顺利!”

他俩端酒走到大堂,发现一位客人还趴在桌上,已醉得不省人事。

“咦,不是关门了吗?怎么还有人没走?”楚童放下酒走过去叫他。

“客官,小店要关门休息了!”连唤几声,那人哼几声抬起头来,面露不悦之色道:“你既开门做生意,哪能有钱不赚的道理,给我上酒!”

楚童道:“客官,你不能再喝了,你已经醉了!”那人手一挥满口酒气:“谁说我醉了,就算满世界醉了,我还清醒着!快上酒来!”

楚童摇头道:“也不知他住在哪里,实在不行今夜只能在这里过夜了!”

仲姜摇头:“那怎么行,一宿不归,他家人肯定会急死的!叫醒他!我们送他回去都成!”

可是无论俩人怎么叫,那人一动不动。楚童只得倒了半碗清水,含一口喷他一脸。

那人“腾”地跳起来:“你们想干什么?”

他浓眉紧锁,脸上醉意中充满愠怒,目光中隐含一丝戾气。

“小店要关门了,客官请回府休息吧!”仲姜忙道。

那人闻言怔了半晌道:“这么早就关门,做哪门子破生意!”

仲姜仔细看他,也就十八、九岁的年纪,样子还算俊秀。身上衣着也很干净,看得出来应是出身于很好的人家。

他把楚童放在桌上的酒几口喝光,将钱扔给楚童起身披好外衣,摇摇晃晃地走出奔月楼。

仲姜追到门边道:“你住在哪里?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

他大手一挥手转身便走,摇摇晃晃消失在夜色中。

“酒鬼!”仲姜自言自语走到桌旁收拾。却见桌上遗有物什。拿起一看原来是一块精致的玉佩。仲姜追出去,夜色中哪里还见得到那人的身影。

“怎么办?”楚童问道。

仲姜仔细看玉佩颜色白润、雕工精雅,底端束着一根蓝色结带:“这物应是紫湘轩的东西,我应试的时候曾见紫湘轩的管事腰间都是这种丝结。难道他是紫湘轩的管事不成?”

“那岂不是刚好,你明日开工便带过去。若能还给他也算有个人情,没准他以后会多关照你一些!”楚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