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血珀春秋

五十二、芷青

血珀春秋 尹口心一 1428 2013-04-23 09:43:19

  从宣姜小产到现在,除了宫中的礼庆活动他会象征性的与她一起出席。私下时间,他与她分开而居,极少见面。

小产的那孩子是谁的?他一直纠结着这个问题。此事若要查个水落石出,整个郑国与他都会被沦为笑柄,只能守着这个秘密到永远了。

想到这里,他无比郁闷地放下书简,踱步到园子中。现已是夏季,园子里的花草生机勃勃,长得极其旺盛,无不显露出一种繁荣的景象。

他却无心欣赏这些美景,心里装满了与仲姜的美好回忆。

不远处两位着红衣的女子正在树下玩闹,欢快的笑声不时传来。

姬昕寻声而去,看装束应是他宫中的宫女。俩人年方二八,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少女青春的气息。宫女们见到意外现身的主子吓得跪倒在地,连连请罪。

“起来吧!”姬昕道,也许是意识到自己过于严肃的表情吓到了她们,他马上微笑着说:“抬起头来!“

两位宫女慢慢抬头,果然是姿色一般。其中一位肤色很白,细长的眼睛。另一位则圆脸略黑。

“你们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当差?”姬昕问道。

那白肤细眼的宫女回道:“奴婢名唤芷青!先前都在王后宫里当差,前些日子才调到大公子这边。”那圆脸宫女也道:“奴婢名唤永欢”

“芷青”姬昕默念了一遍:“名字取得倒是雅致,你们在我宫里多久了?”

“奴婢已过来三月有余了!”那芷青恭敬回道。

姬昕算了一下,应正好是宣姜小产前后。

“退下吧!”他面色突然有些冷峻转身往郑后宫中走去。

郑后边饮茶边看着面带怒色的儿子:“王儿值得为这种事发怒么?”

“母后已一手策划了儿臣的婚姻,现如愿与齐国结亲又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姬昕忍住心中怒气。

郑后摇摇头:“做母亲的关心自己的儿女,有何不妥?本宫把自己身边最贴心的宫女放在你宫中。除了想知你的情况,更重要的是她们可以尽心的侍候你!”

姬昕冷笑道:“若是以往,儿臣定会感激母后的周到。不过现在,母后的所为只会令儿臣觉得身陷囫囵!”

郑后怒道:“王儿休出此言,你是郑国的大公子,随时可能君临天下。你有为你尽心尽力的母亲、有无以伦比的相貌、有卓越的才艺,娶的又是齐国的大公主。这是多少男人倾尽一生也不能拥有的一切,你却说如身陷囫囵?”

“哼!那母后您呢?您又缺少什么?您拥有多少女人几辈子也换不来的荣耀与尊宠。这么多年来,你独享父王的宠爱。在后宫之中,您呼风唤雨。不错,您是对儿臣尽心尽力。可是您敢说您不是为了自己吗?您害怕失去现在的一切,您希望在儿子身上能延续这种荣耀与辉煌。为掌控一切连亲生之子的幸福也不放过,可是您有没有想过,我是您的儿子不是您的夫君!”

连日的压抑,姬昕终于爆发。

郑后面色发紫,满面含怒、拍案而起:“放肆!你敢说这样对母后说话?难道本宫在百年之后能将所有这一切带走吗?昕儿,你为何不能体谅母后的苦心?”

她怒罢后又满面含悲,伸手欲去安抚姬昕。

姬昕退后一步“是!就如母后所言,这一切谁都带不走。所以儿臣宁可不要拥有这些!请母后三思,若还强行干涉儿臣之事,母后失去的不仅仅是这一切,还包括您唯一的儿子!”姬昕说得伤感而决绝。

“你!”郑后手指着满面漠然之色的姬昕,气得胸口一阵发痛。她轻揉酥胸,镇定心神。从小到大,姬昕从没有用这种眼神与语气顶撞过她。

“儿臣告退!”姬昕说完没等她有任何反应,便拂袖出殿。

郑后呆坐在榻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好小子!若不是我唯一的儿子,真该废了你。难道本宫真的做错了吗?可这是为了他好啊!”

姬昕回到宫内,胸中的怒火还自未消。侍女呈上晚膳,他举起酒壶仰天一饮而尽,心念一动:“好,既然如此,我便跟你们玩得更绝一点!”

他将壶一扔:“传芷青今晚侍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